多伦多法会: 修炼心得体会点滴

【明慧网2000年5月24日】

尊敬的师父好!
大家好!

我叫XXX,今年15岁,去年1月来的加拿大。来时爸爸已在加拿大得法两年。刚到这天的晚上,爸爸就在我桌上放了一本《转法轮》,但因以为只是气功而已,加上学习忙,一直没有好好速读,可毕竟受环境影响,也渐渐的在接受大法。

直到去年4月一天,偶然听到爸爸与姑姑的谈话,谈到法轮大法弟子如何克服困难,努力精进等等感人事迹,深深震撼了我的心,便从此决定自己每天放学读两讲《转法轮》。5月份的两天法会我也参加了,听到许多学员的心得体会觉得受益很大,特别是听了李老师的讲法使我感动极了,才知道自己心性太差,便下决心,从此真正修炼。而后的几天,我都在时刻不断地找自己心性上的毛病,遇事用平和心态来对待,去自己的欲望,每天放学迫不及待地读法,有时不知不觉地读了几讲,晚上炼功,觉得几乎天天在变。明显感觉原来狭小的心胸不断地被什么一震一震的,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宽阔,对法的理解在一点点加深,体会到法的珍贵,应努力精进。后来进入一种状态,觉得没什么能打动自己心了,之后才知这只是刚刚开始。

7月暑假期间,国内狂风暴雨般的打压法轮功,多伦多学员也准备集体去华盛顿和平请愿,当时没悟出什么,只觉得这是法上的事,便跟着跑,去了之后慢慢跟学员在一起很好,同时也了解了一些国内的情况,那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去外地两天。之后学员们又决定去渥太华。回到家已半夜,我躺在床上将要入睡时,手无意中放在肚子上,记得小腹在剧烈地波浪般浮动着。后来暑期班也没耽误,落下的都补上了。

因国内诋毁大法新闻的宣传,有一个月母亲不断从国内给我寄信、打电话,但我从来没动摇过。后来母亲的反对信与电话也少了,有一次,我给母亲写信,写了我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的巨大变化,并附了一篇从电脑互联网上摘的国内大法弟子的心得体会,之后,发现母亲不那么反对了,我提起修炼体会她也笑呵呵的了。

有一次,我消业消得很厉害,每天咳嗽、吐痰、流鼻涕、发冷、头晕。其中有一天我正有一个讲演,又赶上我那几天消业最厉害的时候,头晕目眩、喉咙很痛。我以为这下糟了。但我站到讲台上时,却发挥得很好,声音比平时都响,结果得了全班唯一的一个满分。

随着我不断修炼,觉得自己功炼得不够,知道有许多学员早上很早起来炼功,便也想早起炼功,但这关对我来说似乎难过,我原来是有名的瞌睡虫,喜欢躺在被窝里,尽管我把闹钟每天调到5点半,但还是不情愿起来,最后一连几天闹钟奇怪地失了灵,可我居然能天天到点睁开眼睛,可还是起不来,渐渐我开始问自己:你在给谁修炼哪?懒不也是执著吗?为什么放不下?师父在《转法轮》与多次讲法中都讲了“修”与“炼”的关系。师父讲:“完整的一套性命双修功法,那就又要修,又要炼”,我没有做到,甚至不想做,岂不对法有偏见?修炼是给自己修的呀,为什么对自己都不负责?这样折腾了一段时间,我才能准时炼功,随着炼功,我在人体表面上又起了很大变化。

我再讲讲我炼盘腿的故事,我原来腿很硬,修炼后,看到别的小弟子以及年纪很大的人都能双盘打坐,而自己连单盘都费劲儿,很急,便下决心苦炼双盘,实在太疼就抱着枕头、咬着牙,我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盘不上,也许业力太大,也许是师父讲:“也有的元神他在天上不是人的形象,是其他的神的形象,那么他是不盘腿的,也可能有这个因素存在。”可师父又讲了:“……因为你有人身、肉身在,我想都能盘……”对,我一定要盘上,不管什么原因,我是个修炼人就要盘上,我长了这条腿不能用来修炼,我还要它干什么?渐渐地我的腿也软多了,现在基本可以双盘打坐。

下面说一说,我征集“请愿书”签名的经历。因为中国政府对法轮大法与师父的诬蔑及对中国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在国外的弟子们要向国会议员们请愿,希望他们转告中国政府尊重人权,停止对法轮功的镇压,于是需要大量签名去送给各省、市的议员们。起初我想在学校搞签名,但觉得中学生似乎不会对这感兴趣,便放下了。但有一次爸爸向我谈起一位学员一个人收集了大量签名的事,对我说:你为什么不在学校做呢?我一想,这不是在点化我吗?试试再说。于是,我打算利用下课时间找同班同学签名,第一天早上,第一节课是 ESL,同学大部分英文不太好,我一想,我英文也不好,不一定能说清,而且同学会不会理我呢?甚至想,要是有的同学知道中国的事,并听信了中国政府谣言,他会怎么看我呢?没想到这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心里胆胆突突的。但一咬牙还是红着脸站起来了。起初并不顺利,只有两个人勉强签了名。我难过极了,知道这是爱面子的心放不下,我一定要做下去,过这一关。大法现在在国内受到如此待遇,做为大法弟子怎能袖手旁观?再说这本身也是在给他人一次机会,我怕人么?大法这么正!这么严肃!为什么在乎人的想法,却不用大法去衡量?下午上数学课时,老师讲完课让我们做练习,我想这是个机会,便找数学老师签名,老师了解情况后,不但签了名,而且向全班同学说了这件事,允许我把签名单在教室里传,结果几乎每个同学都签了。之后几天,我尽量用休息时间征集签名,心也越来越平和、自然,签名的面积也在扩大,从班级到全校,其中也有很多心性的考验,我尽量按炼功人标准去做,签名的人也越来越多。现在学校很多人都知道“法轮功”了。通过这事我体悟到:护法和修炼是联系在一起的。师父在经文《挖根》中说:“我不重形式,我会利用各种形式暴露你们掩蔽很深的心,去掉它。”有一次,我炼功时炼到法轮周天法,突然感觉没了轻重一样,手下生风,真是如功法四句口诀所道:“旋法至虚,心清似玉;返本归真,悠悠似起”。

今年3月,听说有日内瓦法会,当时一看挂历,恰好在放春假期间,便决定去,后来机票也订了才反应过来,自己把日期看错了,一星期的法会正好在春假后,爸爸说:“这也不是偶然的,怎么的也去了。”我想,这是我应该去,那我就一定去。去了之后才听说,这是国际性的法会,而且在联合国前炼功。心想,多亏来了。通过听学员的心得体会,与各地学员交流,觉得收获不小。而且两次在联合国前炼功,我都能双盘1个小时,这还是头一次。

一个月后,听说纽约又有法会,正赶上又是放春假,高兴极了,提早几天便跟同学传开了,精进速度也放慢了。要走那天,法还没读几页便做做这个,做做那个,下午又和人家逛商场,缠着爸爸买东西,结果回到家时间很紧,抱着执著心带了一堆东西,到了集合上车时,发现自己护照忘带了。当时好象震动并不很大,好象知道就会有什么事发生来去去执著心。回到家,妹妹问我怎么又回来了?我说:我把最重要的护照忘掉了,我带了太多没用的东西,太执著了,师父让我回来好好悟一悟。我再也忍不住,大哭起来,决心今后一定精进修炼,决不放松了。想起自己以前总是拖泥带水,真是后悔不已。修炼太严肃了,任何一种执著心不去都不行啊!

我现在得法也有1年多了,但提高得太慢,悟性太差,在修炼上总是拖泥带水。当我听一些功友讲对法的理解与心性的提高时,觉得差得太远了。我现在也找到了自己以前的一些缺点了。我会做一个真正修炼人,真正地去修炼自己的心性,严格要求自己,因为我认识到人真正的目的是返本归真。

最后,愿同修都能努力精进,早日功成圆满!

加拿大学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