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5月26日大陆消息 【明慧网】

2000年5月26日大陆消息

【明慧网2000年5月26日】

【北京】近期北京部分地区对于去天安门上访打横幅的学员进行进一步迫害,他们在无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对部分大法弟子判一年劳教。

据不完全了解,仅西城区就有近四十位大法弟子被判,现都在团河农场,其中有部分弟子继续绝食(其中女弟子占多数),已有八天时间,我们将继续关注情况发展。


【黑龙江双城】周志昌遗体秘密火化

周志昌是黑龙江省双城市韩甸镇大法弟子,于5月6日下午2时多在看守期间死亡,遗体5月19日秘密火化,地点在双城市第二殡仪馆。

5月19日早晨,双城市所有通往殡仪馆的路口都被禁止通行,武装警察拦截行人和车辆。双城市第一殡仪馆(位于双城市郊)内,有百余名警察在院内巡视,二十余辆警车停在院内。二百多名闻讯赶来的各地大法弟子,被拦在离殡仪馆几里外的路边,警察禁止大法弟子为周志昌遗体送行。双城市附近各乡镇大法弟子,被政府工作人员通知不准去殡仪馆为周送行。

周志昌家属原计划按当地习俗,遗体在家停灵3天,接受亲朋好友的吊唁,然后火化。政府人员5月18日通知家属:19日必须火化遗体,地点是双城市第一殡仪馆。家属迫于压力,只好照办。

19日早6时,家属做车从韩甸镇出发,赶往第一殡仪馆,车在经过第二殡仪馆(位于韩甸镇附近)时,被强行停下。政府人员通知家属:火化地点临时改在第二殡仪馆,遗体一会儿运到,马上火化。家属不同意这么匆忙。政府人员表示:不同意就强行火化,遗体都不准见。家属无奈,只好同意。家属为周简单地清洗一下,穿好衣服。5月19日上午7时多,遗体火化完毕,骨灰被政府人员强行送到殡仪馆保管,不准家属保管。

周志昌是在双城市看守所绝食9天后死亡。在死亡的当天,即5月6日上午9点多,被看守所送到双城市医院检查身体,周志昌当时是自己走到医院四楼,检查结果身体正常。下午2时多,周志昌再次被看守所送到医院,瞳孔已扩散,人已死亡。目前详细死因不清,政府人员说是自然死亡。周志昌遗体极惨,面目表情极其痛苦。头部有外伤,身体多处有伤,手指、脚指都时青黑色,手臂有针眼,针眼处一片青黑,绝非正常死亡。5月6日周死前,曾被四个犯人抬着往墙上撞。

周志昌曾于99年7月22日早晨,去黑龙江省政府上访,要求释放7月19日被强行带走的哈尔滨法轮大法辅导站站长李洪奎、吴洪柱等人。周志昌被公安人员遣送回双城市后,关押一个多月后释放。他于99年9月9日再次去北京上访,向政府反映法轮功真实情况,又被遣送,关押在双城市看守所,到死前已关押8个月了,属于超期关押。


【北京密云】最近密云的功友在修炼过程中吃了不少苦,更重要的也是最可喜的是他们闯过了一道又一道难关,对大法更加坚定。
郭敬霞,女,因上访坚修大法被抓入狱,在拘留所期间因坚持炼功,遭到非人的折磨,在拘留所有一种非常残酷的刑罚—‘上大板’,就是把人固定在木板上,手腕用铁环固定、脚腕用带齿的铁环固定,然后大腿用皮带刹紧固定、小腹部用皮带固定、胸部用皮带固定、两个胳膊的大臂用皮带固定,人不能动弹,有时看守还要把木板倒立,头冲下,被罚的人非常痛苦。郭敬霞被上大板整整10天,10天期间大小便全都解在裤子里,并且绝食40天,期间曾被灌食多次,在这种及其残忍的非人待遇下,郭敬霞没有改变自己的信念,目前郭敬霞已被劳教1年。

祝天翠 女 因上访被刑事拘留30天,在拘留期间被上大板8天;
苏大妈 女 因上访被刑事拘留30天,在拘留期间上大板1天;
刘学成 男 因签名活动,目前已被劳教1年;

5月份部分学员因上访无门,坚持在户外炼功和集体学法被抓。据功友介绍从春节到现在拘留所一直有大法弟子被关押。


【河北唐山】河北唐山学员刘桂锦在被关押期间因坚持正信、不放弃修炼而遭到了当地公安的酷刑折磨,现被送往医院救治。详情有待继续关注。
各地对大法弟子仍实行层层责任制管理,不得擅自离岗,不得外出旅游,甚至出公差也受到限制。


【四川成都】5月20日在成都市南郊公园参加法会的200多名法轮大法学员在解毒所度过3天3夜之后,23日已有100多名移送九如村成都市拘留所正式拘留。
成都市拘留所还关押着已反复拘留10次的大法学员钟芳琼等,连管教都认为这种上午出、下午进的反复拘留是严重的违法行为。

另悉,成都市政府为了贯彻实施中央少数人制定的迫害政策,给各级基层组织予以高压,少数基层组织的干部在上边的高压下,已处于精神崩溃的边缘,呈现出歇斯底里状态,人性丧失殆尽。


【北京】迟来的天安门报导
5月11日


图一:两位山东大法弟子在天安门被警察抓捕,其中一位女弟子被便衣强行拉走。在被拖走的过程中,她一直喊着“法轮大法好”。
图二:警察脚踢该女弟子并扯着她的头发往暗处拖,她仍在说“大法好”。

5月13日

世界法轮大法日,用横幅向世人说句心里话:“法轮大法好”。


世界法轮大法日,同在一片蓝天下,唯有中国的警察容不得百姓一句真心话,见不得默默打坐的炼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