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玉兰迫害致死案见证人致梅玉兰亲属的一封信 【明慧网】

梅玉兰迫害致死案见证人致梅玉兰亲属的一封信

梅大姐的亲属们:您们好!

我们几人都是梅大姐的功友,是她的好朋友,对于她的突然去世,我们也都感到非常吃惊和哀痛。因为我们知道梅大姐是多么地善良慈爱,我们都把她当作亲人一样地关爱,所以对于她的去世,我们都想搞个明白。

可能你们都已经知道梅大姐是因为5月13日在炼功点上炼功后被拘入朝阳分局的,当时她被关在女筒607号,和我们几人关在一起,她是乐呵呵进来的,精神状态非常好,身体情况更别说了,号长就让她负责刷厕所,她干得也很好。

从5月16日开始,看守所为了阻止学员们的绝食呈请(我们没有干坏事,只是因为在外面堂堂正正炼功就被无端拘留,所以当时在以绝食的方式要求无条件释放和炼功学法),就陆续给学员们灌食(灌浓盐水和豆奶)。

梅大姐是14号开始绝食的,17号被灌的,我们只知道她被灌之前是个好好的人,活泼开朗、有说有笑的。可灌食之后,她回来告诉我们,当时没有灌进去从鼻子里呛出来了,而且管子插得她头很痛(我们相信她的话,因为灌她时我们都听到了她的惨叫声)。后来都坐不住了,心里老是恶心想吐,我们就让她躺下休息。可当天夜里,她就开始吐浓痰,然后就大口吐血,血块一样的东西,这时号长立即叫来了值班管教。这位姓孙的管教置之不理,而且说:“没关系,死不了,出了事我担着。”就没有采取任何抢救措施。同号我们的贾秀兰大妈(大法学员)就一直在她身边照顾她。

第二天上午,她被同号犯人背了出去,听犯人说她被照像了。这样抬回来之后,才又抬出去送医院,听说打了两瓶点滴。这样下午就又被背回号里躺下。散板后,大约5、6点钟时,管教给了一小碗米粥让我们给她喂下,她都喝了,只是嗓子肿得很大,讲不出话来。8、9点钟时,我们发现她表示出头痛难忍的样子,而且喘不过气来,坐也不行,躺也不行。当时贾秀兰一直抱着她。后来我们发现她开始手脚冰凉,眼珠也不动了,非常担心,立即报告了值班的马大夫,这才把她又送进民航医院抢救。

5月22日我们有2个学员去医院探望,看到梅姐双眼被白胶布贴着。我们趴在她耳边叫了她三声也没任何反应,她胸口只是随着医疗器械的启动而上下起伏,当我们向医生询问她的情况时,医生只是说她是个特殊病人,一切情况都不允许向其亲属及其他人透露,就这样被拒绝了。

我们24日夜里再去看梅时,被告之梅已于23日下午4点10分去世了。

这就是我们607号几个大法学员的亲眼所见,亲耳所闻。我们也在要求朝阳分局对于梅大姐的死给予我们一个公正真实的解释,严惩凶手。无论是直接或间接的凶手,我们坚决要求当局给予相应的法律制裁。我们和梅大姐一样,都修“真、善、忍”大法,而梅姐的死,也是与维护大法不可分割的,因此,我们觉得有必要将我们所知道的实情告诉你们,当然也希望你们把这封信给李万庆大哥,让我们一起为梅姐讨还公道,让事实大白于天下。

大法弟子(此处所有签名为编者略)
二零零零年五月二十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