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安门的修炼经历

【明慧网2000年5月5日】自从去年7月20日以来,很多大法弟子都自发地为确立法轮大法在人世间的正确的位置呼吁,当然我也不例外,因为我也是法轮大法中的一分子。

那天,我准备了一幅写有“真、善、忍” 的横幅上天安门了,当时我知道我的这一举动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和待遇,同时我也很清楚我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我和一个功友毫无顾虑地拉开了“真、善、忍”的横幅,可是没到一分钟就被蜂拥而来的公安和便衣抢走了,我们被押上了警车。没想到我们这小小的举动,竟然会使这么多人那么紧张。不由得使我对法轮佛法更加敬仰,我们师父的威德真是高。

我被押送到公安局以后,按照他们的惯例逐个地报姓名、地址,然后被关在笼子里。很多功友都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和地址。然而我悟的跟他们不一样。

一、法轮大法在人间蒙难已经一年了,全国以至全世界的大法弟子都纷纷不断地进京上访,用自己的亲身体验善意地向政府和不了解我们的宣传机构反映我们的实际情况,却被当地公安、派出所监禁,由于各层人士的重视,通过一年时间的了解和接触,他们对大法弟子的思想境界、道德水准、健康状况都有较高的评价,有的人嘴上不说,心里不得不承认法轮大法是正法,他们的观念已经转过来了,只是在高压下面他们害怕自己的声名利益受到伤害不说而已。所以我们要正法、首先要正北京。

二、送回原地后,那种无期限的关、押、打、罚是不应该有的,因为我们大法弟子都是在做好人,都是按照法律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而做,也没有违反什么,所以我们不应该接受这种不公正的对待。另外,这些职能部门的工作人员在高压下无知地迫害着这么多好人。这对于他们的将来有什么好处呢?他们不是在做坏事、造业吗?常人不明白,可是我们已经明白了。如果我们还要去迎合他们的话,岂不是在害他们吗?师父要我们对大法负责、对社会负责、对学员负责、对自己负责,我们是修真善忍的,如果真正对他们负责的话,就不能配合他们破坏大法,从而使自己长期处于磨难之中。

三、常人社会的一切现象都是幻象是过眼烟云,那么我们真正的名字和地址又在哪里呢?世间的舍尽呀!

我一直不说的名字和地址,公安把我们关在小巷子里,我们彼此交流,下午天上出太阳了,一个功友说看,快看太阳,我当时看到了太阳的中心有一个卍字符,并且不停地时而正转时而反转,时间持续了半个来小时。在场功友有的激动得流着眼泪。我们心里明白这是老师在鼓励我们了。而被关在笼子里的功友,却没能看到这样壮观的景象。

第二天,他们见我们还是不说,就把我们一个个的手反铐起来并尽量拉紧,手铐都嵌进肉里去了,然后叫我们头朝下,腿蹦直站着,还不时地拳脚相加,一连几次,松了再铐、铐了再松。这时有的功友因种种原因登记了名址,看着“无名”功友越来越少,我深深地体会到用生命护法不是说在嘴上的。好几个功友都被折腾得晕倒,我也晕倒过三次,然而我坚信这么做的理,所以我决心坚持到生命的最后一息。我静下心来默念:难忍能忍、难行能行;生无所求,死不惜留。功友们两天不吃不喝了,豆大的汗、血滴在地上,没有人呻吟。他们看实在没有办法,就说这还只是第一轮,要一轮一轮地进行下去,直到我们说出来为止。我想,那么我们就一轮一轮地承受下去,可后来他们却把铐子收了。

晚上一个公安对我们说,以前的大法弟子无论人家怎样对他用刑,总是乐呵呵的,不由的人不对他佩服,都不好意思打他,一来到这里就把卫生搞得干干净净,你看你们哪个做到了。我们个个明白了,我们还差得很远,于是马上用颤抖的手脚打扫起卫生来。这时公安对我们的态度改变了,劝我们吃东西,我们不吃,就给我们大法书看,我们悟到是老师的鼓励。

三天时间里一直有各省市的人到我们中间来认人,期间有一个我们当地的人进来认人,他对着我的脸看了半天然后说:不是。我们中间还有个功友,他们当地的人叫着他的名字进来认人也没有被认出来。有个功友被照了像片,拿到各处进行辨认,反馈都说没有这个人。第三天,各省市的人根据我们的特征和口音来猜测,我被一辆外省的车接走了,我想这下可要接受更严峻的考验了,随即我又提醒自己,顺其自然吧,已经“生无所求,死不惜留”了还有什么可想的,于是我很平静地与车上的功友一起交流和切磋起来。对接待人的问话,笑而不答,这时他们从我和其他功友的对话中听出我不是他们省的人,把车开出很远后就叫我下车,我不知他们是不是要把我怎么样呢?谁知他们把车开走了。我一下明白我已经过关了。

老师在《转法轮》里讲:“难忍能忍,难行能行。…… 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几天的修炼经历破除了我很多观念的壳。老师就看弟子的一颗心,真把人的壳层层扔下,一点人的东西都带动不了。魔也就无可奈何了,也就该被处理了,真能做到坦然不动,就能堂堂正正地闯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