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名字--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0年5月5日】从今年2月4日,到4月13日,到4月25日,在去北京天安门正法护法的弟子当中出现了一批又一批不愿说出自己姓名住址的弟子,公安人员管这批弟子叫做“拒答”人员,他们都叫一个名字--大法弟子,针对此现象,我想从理性上谈一点认识,供你参考。

一、怎样看待国家为处理大法弟子上访而采取的办法--公安自称专政机器

从去年7月22日到今天,国家为解决法轮功上访人员问题,逐渐地形成了一套惩治大法弟子的办法,其步骤是:

1、无论你是去两办上访处、中南海,还是天安门广场,问出你是大法弟子,就不由分说上车拉走,到指定地点;
2、以接待你们上访为幌子填写一份所谓的上访人员接待表,上面除记录弟子详细身份外,没有任何东西了,其实这是他们为统计和掌握我们各地学员情况而用的表格资料;
3、填完表后就被关起来,等待你的单位或省、市驻地公安人员接走;
4、遣送回家后,接受当地公安机关的各种处罚,最严重的是判刑或打死;
5、整套处理大法弟子的机制涉及了国家从上到下,从中央到地方,无数的公安、单位、城镇、乡村、街道居委、里弄,职能部门的人员如果他们不制裁大法弟子,其自身的工作、工资等等都将受到威胁,这个惩治大法弟子的办法或专政机器,可以达到三个目的:

--有效地化解了上访人员在北京等待答复对政府造成的压力,回避了国家应该接待和答复法轮功问题的矛盾,近一年来,这样处理了将近200万弟子;

--由于上访后的弟子回当地后,大多都被处罚得很严厉,使得一些学员不敢上访,并使一些家属阻止学员护法;

--由于上访弟子的出现,与其所在地有关的主管人员将会受到相应的处罚,那些人希望达到的是,让地方有关主管人员迁怒于大法弟子、群众斗群众、让人民恨大法这一罪恶目的。其实地方主管也好,学员单位领导家人亲属也好,这些人都是群众、百姓,而真正制造和操纵这部机器的人和其背后的魔却可以坐享其成地叫嚷说,是我们法轮大法弟子破坏社会安定,破坏人民正常生活,破坏干扰各级机关的正常工作,破坏了家庭的稳定等等。所以他们被判刑是理所当然的。镇压者要达到的就是这种肮脏卑鄙的目的。

而弟子到天安门走一走,或抱一下轮就犯法了吗?没有!!!,那么我们为什么要按照它们安排的走呢?

我们再从修炼人的角度分析一下,大法给最低的人类开创了这一层人的生存方式,那么法律赋予公民的上访权利即正确接待处理上访之事,《宪法》第四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但是不得捏造或者歪曲事实进行诬告和陷害。对于公民的申诉、控告或者检举,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清事实,负责处理。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 ”。

那么这种方式是大法给开创的,也就是符合真善忍特性的。而现在魔利用人掌握的权利变异了上访的内涵,也就是说把大法给人类开创的上访方式的内涵掏空,充填进去上述专治大法上访弟子的“机器” ,而保留了上访的外衣,也就是说变异了的上访实质是背离、破坏宇宙特性的,和宇宙的法相对立的,那么我们如果再按它的步骤随和去做,还是不是正法和维护大法呢?还是不是法正人间的行为呢?

二、个人的“名”和与整体的“护法”之间的关系

我们谁都知道“名、利、情”是修炼中要舍弃的东西,而在以往的修炼中和对“名”的理解中,我只注重对“名”的内涵的理解和舍去,如完成一项研究或做好了上级交给的工作而不去和别人计较,这是我的功劳呀,表扬、奖励呀,写书、上报、出名呀等等。对名的理解仅限于此范围,那么从修炼的法理角度上进一步理解这个名的含义,发现人的姓名、名字就象一个巨大的容器,里面装载着人从小到大一生成就的一切功名利禄,包括学历、工作成就、业绩、官职社会地位,所有他的一切都得以这个容器--也就是他的名字在社会上表现出来。常人把它看的很重,一生为之奋斗,我们修炼人却把它看得很淡,但是这个容器还在,名字还有,这是我们保持在这个社会中可以维持人的正常工作生活、以人的形式存在的一个标志。

那么现在进京护法的弟子们心里都很明白,我之所以上访、护法是因为我是大法中的一分子,不是为了个人,而是为了大法,为师父、为社会而来的,并且已放下了个人的一切,以至生命,甘愿为此而承受国家机器对自己的一切重罚,此举令天地为之动容,实为护法神迹,怎么能符合变异了的上访形式,被专治机器所吞食,以达到他们的三个目的呢?一年来,这部机器有效地运转着,是魔用来坏破坏大法阻碍法正人间而设的。师父在《道法》说:“……做为弟子,当磨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以过关了。再要是没完没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为存在其它问题,一定是邪恶的魔在钻你们放任了的空子。修炼的人毕竟不是常人,那么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 。

那我们的认识中或行为中是哪个地方出了漏洞,滋养了邪魔使其钻了空子呢?我想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在认识观念上存在着一个漏洞,长期以来由于机器的有效运转和弟子们的默默承受,渐渐地形成了一个观念:认为上访、护法就是这样的,受到刑罚是必然的,可以理解和接受的,结果人为地纵容滋养了邪魔。

另一方面,我们上访是把自己当做大法弟子而来的,在形式上却还携带着一个常人的标志--名字,这也是一个漏,就是因为还有这个漏,就被这机器吞食进去了。师父在《法轮佛法》长春讲法中讲到,“大家知道,不只你在修炼当中构成人的任何因素都不让你脱离人,构成人任何环境的东西都不让你离开,你什么都得突破...”如果我们把名字舍掉,从内心到外表形式上都是大法弟子,而没有人类社会的一切包括名字你看结果会怎样,“机器”会对你无能为力,不去符合它就是在正它,就是维护大法。

三、“拒答”护法的修炼体会

我并不是第一个以“拒答”方式来护法的弟子,在北京某拘留所去年7月以来就关着一个叫东北1号的大法弟子,由于那时这样做的大法弟子很少,因此所承受的压力、磨难就要大,人们几进几出都看到她还在里面,当局对她动用了各种刑具,然而她的坚定行为令所有的犯人和大多数警员落泪。

1、理性上的升华,行为上的坚定

要想做到“拒答”并不是很容易的事情,我的体会是只有明白了我为什么要这样做的道理,才能够坚定下来,公安会讲出许多道理来动摇你的信念,例如他会说你不真,不配做大法弟子;不符合常人的社会状态;没有圆融好法;不报姓名,无法上报上级你们的上访情况等等这个那个的,其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你说出自己是谁。他们也是为人所利用。你只有放下各种人的观念,才能不为之所惑。

2、拒答和登记后被遣送回家所承受的难不同

如果你按他的登记步骤去走,你会感到他态度真好,那时是因为你符合了它,你顺应魔了,它能不高兴吗?但那是假象,一旦它得到了,那“机器”就会毫无人性地吞食你,这种难虽然对与个人修炼有点好处。但对这部“机器”不会有任何纠正的作用。在社会还可能产生一种误解,使它希望让人民恨大法的目的得逞。

而不符合它同样要承受,但这是真正地为正法而承受,同时不会给地方、单位领导带来过大的精神压力,会对你的行为感到佩服,因为我们既维护了法又没有给他们添麻烦,相反正是“镇邪、灭乱、圆融、不败之法力”的体现。

3、善待“机器”体现修炼人的慈悲

公安人员自己也说他们是国家的“机器”,这是他们的工作,职责和任务,他们也都是人,绝大多数人都已经对大法和大法弟子有自己的认同,他们都有良心,只因为是工作,才只能把良心暂时放在家里,并希望我们大法弟子理解,师父讲过“不爱你的敌人就圆满不了”,他们远不是我们的敌人,其实对修炼的人而言不应有敌人。面对公安的打骂、动刑,开始还是很难保持一个平静祥和的形态,当我从内心真正地认识到他们只是这“机器”中的一个零件,不能把他们当成魔,自己所承受的磨难是自己的业力,他们由于充当了打手的角色,自己把自己的生命推向了深渊,这是所有构成这部机器的生命所面临的悲惨结局,这不可怜吗?我还能怨恨他们吗?并且换一个角度讲他们是在帮助我们修炼呢。

就写到这,仅供参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5/5/126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