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的认识,从理性上认识大法

从人中走出来后的体悟

【明慧网2000年5月5日】以前只知道按照大法,不折不扣地去做。7.22以前的集体反映情况,虽然去了,现在想来那考验实在不足以“见真性”。修过以后的几次考验,对一些问题有了新的认识,在此与大家切磋。

1. 老师留下了最好最好的圆满方式----也是大法中的“无形之形”

有的功友认为常人社会最复杂,麻烦多,正好修炼,上访、坐牢就修上去了?牢狱环境太简单, “复杂的环境出高人”。

我们都有这样的体会,矛盾中一个一个执著暴露出来,努力地去,也去不干净,有时还明知故犯。而许多功友却都有这样的证悟:关键时刻,在迈出决裂人的一步前,脑子里一大堆执著乱翻腾,很难很难走出去,“无形”的障碍就在面前,可是,一旦迈出去,豁然轻松,刚才的执著自然淡了,好象不翼而飞(实际已经消了许多)了!当走进为真理付出的大门时,已经纯净得没有一丝杂念了,那一堆执著全消掉了。

以前,我能“迈出家门”,在牢狱中却不能迈出决裂人的一步,被人的“法”束缚住了。再次上访入狱,悟到要突破。盘好腿,手印就是打不起来了,多少执著积压在手上?什么大家都对自己挺好啊,影响别人啊,人的情面,要带手铐就炼不了啊,加刑啊,炼功不讲地点,回家演练更充分啊(其实不讲地点为什么不能在那炼?)......可是当豁出去打起手印的瞬间,已经“荡尽妄念”了。整个一层执著师父全给拿掉了,人的东西已经够不着了,体悟到了“大道至简至易”。

形式简单,做到前却难。几位功友,悟到要去北京上访,可是买好车票却无论如何走不出去了,有的到了站台就是迈不动上车的脚步了,看着满载的列车徐徐开走......

“复杂的环境出高人”,为什么还是人的认识呢?是否有一层内涵没悟到呢?“出高人”,从人中出得来吗?《转法轮》中:“就是都能够坚持炼下去的人,还要看你能不能够修得出来,还得看你能不能下决心修,人人成佛这不可能。”在人的基点坚持到最后,行不行?

2.能在家天天看书,溶于法中,被抓进去,没有书,学不了法,怎么溶于法中?

学法是法背后的内涵在点醒我们,而大法的“内涵”都被《论语》涵盖着。特殊的环境有特殊的修炼方法,但必须不离开法!那时整天背“论语”、《洪吟》等,脑子都形成了自动的机制,平时都在不停地背,每提高后,大法的内涵自然点给我。怎么不是溶于法中呢?整天都溶在法中。

当然有的学员做到了大法书不离身。湛江的一个女学员过了几道关,把书带进监室,十来位学员在,心齐得警察不敢搜书,就剩几个人的时候,5个警察把她抬起来搜,结果她心念一正,请师父帮一帮,警察同时摔倒了,惊吓地说:“他们发功了”,全跑了。真是一正压百邪。

那些在艰难中用生命开创出学法炼功环境的人,更是整天在法中演炼了。

3. 在家在无为的境界中,没有那个难,那些难是“有为”地招来的?

《法解》中问:“对无为应该怎么理解?”“师:就是守住心性不能乱做有为之事,但是看到杀人放火还得管,那是心性问题。”对大法的破坏比杀人放火轻吗?有的学员为坚修大法付出了生命,而恶魔都在暗杀师父了!

《无为》中讲:“执著心去真无为。”为大法献身,魔难中去了那么多执著心,怎么是有为呢?

师父一次答疑时,我最初明白字面上的意思:被蚊子叮是我的血迎合了它,也许蚊子是我以前欠下的生命。你要修好了,蚊子叮别人,就不叮你。有没有被叮的麻烦,不躲不闪,蚊子面前说了算,关在“蚊帐”里,还说没有那样的难?迎接关键时刻的考验,不是一个道理么?不能从人中走出去,不有点象把自己关在蚊帐里一样?是自己没那个难吗?

同时集体炼功,同样上访,连打开横幅的人,都有被当成常人推开的,还有不少人从监室中走脱,当然原因是复杂的,但是在这样难中修过来的,没有牢狱之苦,也坦坦荡荡地达到了标准。但是,也许有其它原因,比如承受能力有限;当然用常人办法,圆滑“过了关”是另一回事。

脱离人的角度想想:决裂了人的东西,已经在某层神的境界中了,在难中,是否在修那层的辉煌呢?

4. “一个不动”,还是“反向动”?堂堂正正主动付出和被动承受,境界能一样吗?

有一些人还在用“一个不动就制万动”给自己找掩盖。看看炼功点,看看学法小组,我们是真的“一个不动”吗?如果在炼功点一个不动,坚持下去,真能制万动。可是我们“反向动”了。

有没有那个难,欠没欠那个债,修过考验才能知道。修出了那个境界,自然看清其中的因缘。

坐着等着难来----跳出人的角度想想----等着债主来逼债?欠债不主动还?那是好人的标准吗?师父讲的“做一个好人”的内涵很深啊。《挖根》中讲:“你们不能总是让我带着往上走,而你们自己不走,法讲明了你们才动,没有讲明你们就不动或反向动,我不能承认这种行为是修炼。” 为什么不主动从人中走出来?债主来了再说?而师父让我们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更高境界的好人,直到圆满那样标准的人。

4月28日消息讲10个学员在天安门分局被拧铐时,看到师父心上插着10根针,望着她们。师父在替我们承受的同时,真心(谐音“针、心”)希望她们闯过去!结果他们都闯过去了,针随之拔掉了,随之就给她们解了刑具。如果我们不主动还债,都让师父为我们承担吗?

《在长春法会上讲法》中:"我们有的人就能走出来,有的人他还觉得自己为了实修不动呢。圆满了你都不动,我看你怎么办,你也不想圆满。光是修,修为了什么?不是圆满吗?实际上是为你自己找借口,为你另外一颗心找借口。不是实修不动,你平时表现得真的那么实修,那么不动吗?”

5. 宇宙是有联带的,我们是按照宇宙那种形式在修炼

《在美国讲法》中:“那个银河系和无数个银河系一样分布在宇宙中,它会不会构成一个空间呢?它也是有联带的。” 那么在常人中体现,弟子之间为什么不能联带在一起?我们是按照宇宙的形式在修炼啊。如果百脉连成一片,无脉无穴能奈何了谁?也就到了整体向高层次转化的时候吧。如果把自己封闭开来,割裂下来,意味着什么?

师父给我们留下了修炼的形式:集体炼功、法会切磋等,被我们“污染来”的怕心推掉了,怎么能说在维护法呢?打破封闭自己的小圈子,才体悟到师父留下的修炼形式是我们最快提高的保证。一个学员从看守所修出来,悟到要针对目前的一些问题写一篇认识;结果几次交流好象都在促成对那些问题的清晰认识;而另一边,不认识的学员,在渐悟中师父点化:立即上网找一篇文章,一天之内送到那些“没走出去的学员手里”,上网一找,刚登出来。立即分送给认识的学员,而几个地方的学员好象正在等这份心得了。个别人看到后没有触动就放下了,“就一篇个人观点呗。”可是当别人再次与她谈到那些问题,她才渐渐发现自己的不足。观念就是这样厚厚地封闭自己啊。

打破人为的封闭,在无形的大法形式中,“共同精进,前程光明”!不能这样封闭着自己,否则魔可高兴了,顺应了政客、顺应了魔的意思,现在暂时没有那样的麻烦了,可将来悔之晚矣。失去的将永远无法弥补。

6. 针对大法的魔难,对新宇宙的破坏,大法的一分子不在承受吗?

《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中:“在碰到干扰的时候,大法本身与我怎么去做的,路走得正不正,这就至关重要。直接关系到法正不正,法能不能度人......这样在风风雨雨中我们建立了自己的威德,才能给后人留下有可说的,有可讲的,才有他的经受不同魔难走过来的教训,经验留给后人。他才具备威德......”

我们每一分子走得纯正不纯正呢?直接关系到自己证悟的法能不能度人吧?写了保证,左右逢缘地讲话,顺应了政客要求的,怎么能说自己纯纯正正呢?在万魔祸乱的邪恶中,自己没有难,是不是得看自己走的正不正了?是不是封闭在“蚊帐”里了?

7. 别人的难是别人的难,自己修自己,都是他们自己的难吗?

不断有学员被劳教、判刑,那么多学员用生命为大法正名,甚至付出了生命。一些常人对此麻木,不站在无辜的善良的角度看问题,那是变异的观念,可有些学员怎么也觉得无关呢?无关为何还会听到?

如果是你的亲人遭受如此对待,也这么麻木么?老师在讲4.25为什么那么多学员上访,提到天津学员被抓,抓她和抓你不是一样嘛,说他们是邪的,不就等于说所有人都是邪的吗?《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中:“......不是摊在你身上,也几乎像摊在你身上,你的感觉保证是这样的。”

为什么我们有人没有这样的感觉呢?《转法轮》中讲:“你看到杀人放火那要不管就是心性问题,要不怎么体现出好人来?杀人放火你都不管,你管什么呀?” 正常社会的好人的标准吧? 正义受到摧残时,还用人的“忍”?在这点上,够一个好人的标准吗?有魔想暗杀师父都听之任之么?

8.最大限度地“助法”,唤醒世人的本性

明慧3月26日登的唐山女子劳教队的情况,为什么深深触动过每一个人?天国世界的众生都在落泪啊。她们的境界触动了多少人的本性,把他们从变异人的标准中拉了回来,不是大善大忍?不在替众生承受?她们最大限度地,用生命在兑现“助法”的誓言。为真理献身的境界唤醒了多少人的良知?也许被唤醒的人可以由此留下做人了。他们的悲壮留给后人一个高境界的好人的标准:

“悲壮历史流水去,浩气忠魂留世间;千古遗庙酸心处,只有丹心照后人。” 《游岳飞庙》

也许这样的“为我为私”的念头又出来了:“我那样能承受得了吗?”相不相信难是根据我们的承受力安排的?但是我们能承受的绝不仅仅是今天的这一点。

9.为什么大批学员前赴后继上北京护法?谁在逆天意而行?

人间将正,天象在变,人对大法的破坏,“令天地为之震怒”(《再论迷信》),谁在逆天意而行?没有助师正法的弟子,也许铸造着自己生命的劫数。

造就整个宇宙的大法,最后一个问题讲“大根器之人”,宇宙演化到这一步,多少大法学员在堪称大根器之人的苦难中造就着,我们都跟上了宇宙的演化了吗?“大根器之人”的最后讲:“那么人类社会也就变好了,道德也就回升了”,等宇宙演化到那一步,就永远永远失去了旷古绝后的机缘。

在加拿大法会上,有学员问(大意):当大法进入人类社会时,弟子是否已修炼圆满?师父说(大意):差不多吧,我想应该是那样。

由此,我明白了为何师父一等再等,真到象《坚实》中讲的:“为了大法我不能再等待了,”怎么办?

《转法轮 卷二》中:“哪一层有哪一层的标准。你不够大学生你上大学能上吗?是你放不下的东西太多,身体太重上不去的。你的道德标准在哪个位置上,那么你就在哪个位置上。”

师父用借上学讲法理。那么,我们都进了什么考场?答了哪个位置的考卷呢?考试期间老师不会再讲题了吧?老师在美国东部法会最后讲到了:使那些落下的赶快追上来;使那些走错路的赶快回过头来!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不能够一次一次地再错过机会。

10.迷茫中的学员,需要精进的鼓舞,理性的升华,还是模糊认识和负面例子的障碍?

迷茫中的学员,需要精进的鼓舞,引导理性上的升华。明白了没做到,毕竟明白了。教功不能“教学员先根据自己的情况做,以后再慢慢变过来”,引导学员实修就能那样吗?动作做不下来,慢慢就能做下来了,因为知道正确的标准。在当前的形势下,理性上明白,已经升华了一大步了。在法理上,悟到下一个标准,一点点就会突破了。谁愿意老停留在一个标准?甚至一个很低的标准?

而模棱两可的评说、模糊的认识、负面的障碍,只能使迷茫的人越来越不清醒,那在做好事还是坏事?

带着人的认识,很难不折不扣地按法的要求去做:

“关键时我要叫你们决裂人时,你们却不跟我走,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修炼是严肃的,差距拉开得越来越大了,修炼中加上任何人的东西都是极其危险的。其实能做一个好人也可以,只是你们要清楚,路是你们自己选择的。”

去年11月前后,北京学员到信访办上访的基本都是刑事拘留,后来这种情况都不拘留了,到天安门炼功上访的才拘留。正是越来越多的学员走出去,共同分担,每人承担的就不大了。没有先驱者,都留给谁承受?哪里先驱者少,往往那里邪魔就猖獗。

多少神不忍师父再为我们承担下去,一同跪求师父结束了这件事。而师父还要等一等没来的弟子。

师父在“天门”上点名,很多弟子还没来,先到的弟子在苦苦地等着后来的人。

《法解 在郑州讲法答疑》讲:“说有多少人能够修炼出来,我在看、天上也在看。”

当初冒着天胆下来,如今如何兑现誓言,如何摆放自己的位置呢?

大陆大法弟子
2000年5月4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