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法中的一些小故事

【明慧网2000年5月5日】 下面谈一些我在一个社区中心弘法中的一些小故事。

在1998年秋,我到当时所住的社区中心,要求免费教法轮功。当我讲明我们不收费,负责活动安排的人员开始有点面带难色,并说明社区中心每年需要一定的维修费, 通常要从每个来学习的人的费用中提收25%。我重申我们不能收费,就提出我可以自己付给一定的费用。虽然活动安排的人员有点不太理解,但她还是好意地建议我租用一个练习跳舞的教室,租金不高,场地不错。就这样免费学习法轮功被加入了社区中心的活动安排,我开始每周一次,一个半小时的弘法修炼

通常我放一个牌在教室外,上面写着免费学习法轮功和一些炼功图片。开始时,我常常去得比较早一点,在教室外的座位上打一会坐,也算让人了解,第一次来了两个人。几乎总有新人来,有时来的人多,有时来的人少,前前后后有好几十人,现在比较经常来炼功的有好几个。

1。一群中学生

有一次我看见教室外站着一群年纪很轻的人,打扮很稀奇古怪,有两个还染了一点头发,有个女孩身上画了很多图,让人看起来有点不好受。当时就想干扰来了,还在这个空间。我定了定心神,走过去向他们打招呼,问他们来干什么。他们的回答又使我吃一惊,他们说是来学炼法轮功。原来他们是附近一个中学的在校和刚毕业学生,有位同学告诉他们来的。不论是谁,也不管怎么样,只要是来学功的,我还得认真教他们。在炼功和教功时,我尽力排除杂念,心生慈悲,面带祥和之意。事实上他们都还不错,只是挡不住这个社会大染缸。后来再来时,他们都穿得整整齐齐,干干净净。

2。一个奇怪的“梦”

有一天炼完功,一位黑人女青年鼓足勇气地过来问我。她说有一次炼功时,她做了一个“梦”,她是一个小女孩,在中国的某个地方,玩得很开心。最后她还加了一句,“你也在那儿。” 我没有问我在那儿做什么,只是说也许我们很久很久以前认识,并对她说了中国人讲的缘,大家碰到一起是一种缘。她还说,从小别人就说她象中国人。当时我立即意识到海外弘法的重要性。来学功的人不仅仅是一个有缘人,还很可能与我们自己有点缘。

3。从没看过书的人

当我要求有一个来学功的中年人回家读“中国法轮功”时,他告诉我:他是那种忙东忙西、静不下心来读书的人;从高中毕业后,没看过任何一本书。我说学习法轮功一定得读书,你可以拿回家试着慢慢看。他犹豫不决地接过书。过了一段时间,他终于很高兴地告诉我,他读完了“中国法轮功”。后来我让他回家看九讲录像,他很快就看完了,不过看录像时经常打瞌睡。他说在读“转法轮”前,他还得多读“中国法轮功”。

还有许多故事,在此不必一一赘述。其实,我并不是一个善言辞的人,英文也不是特别的好,在有人说话的时候,一般默不作声。独自一人与不熟悉的人打交道并不很容易,好在来的人肯定是来了解或学习法轮功的,只需要打一声招呼。教功也不需要说太多的话,简单的几句话几个词就行,然后借书给他们看,大家一起炼功,提醒他们要多看书,反复地看。大多数人都能把“中国法轮功”读完。

一年多在那个社区弘法对我的修炼有很大的帮助。有时心情起伏很多,人多就高兴,人少就不太好,有时甚至不想去。作为一个修炼人,这样的状态是不该有的。通过一段时间努力,心情就平静多了。同时,我注意到了一个现象,就是我自己修炼的状态好时,来的人就多一些,修炼的状态不好时,来的人就少一些。由此我想弘法与自己的修炼是有很大联系的。自己要修不好,弘法工作可能只是浮于表面,甚至产生不好的效果。

由于其他老学员都住得离此处较远,第一年基本上就我一人去那儿炼功和教功,后来才找了另一位搬到附近的学员帮忙。现在社区的很多人都知道那儿可以免费学炼法轮功。我是在想,如果两人一组,每周一次,一小时到一个半小时,到一个社区中心,就美国就会有几百上千的地方,成千上万的人学炼法轮功,更多的人真正了解法轮功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亚特兰大学员
2000年5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