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馆行 【明慧网】

使馆行

【明慧网2000年6月10日】 5月22日,收到中国学联的通知,说中国驻爱尔兰使馆将于5月26日邀请在爱尔兰的中国留学生和学者参加一个冷餐会,先报名,然后发请贴。这样的活动,我来爱尔兰后还是第一次,这也是新大使上任后的第一次这样的活动,就报名了。后来了解到该餐会要针对法轮功把国内的造假宣传带到国外来,我想我更应该去参加了,如果他们当众攻击大法,我可以向大家澄清事实。

可是到26日时,我们这里五六个中国学生,只给我们的学生会主席发来一个请贴。他打电话给使馆的秘书询问,正好我在边上,我听到秘书一个个盘查每个学生的情况,问是否炼法轮功等。当问到我时,说不欢迎我去,其他人都可以直接去,到后再补请贴。而且批评那位学生,说他不动脑子。

不让我去,那我去不去呢?我拿不定主意。我是中国留学生,这是面向留学生的活动,我想我可以堂堂正正地去参加。可是,去,又怕因没邀请而去反而产生不好的效果。因为去年中国开始打压法轮功时,我们曾跟使馆人员面谈过,由于自己修得不够好,当时我谈话有时抢了人家的话头,给他们不太好的印象。我跟几位同修交流,有的认为不让去就不去了,有的认为不请也去。我想就不去了,给他们写封信,寄点国内学员被迫害的材料,同时把这个情况向媒体通报一下。

虽这样决定了,但我的心里老是不塌实。师父在新经文里说,“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相”,他们准备在公开场合污蔑大法,我怎么能视而不见呢?到了26日那天,我还是跟其他同学一起去了。进去时也没人拦,我就跟大家随便聊聊。后来看到那位秘书出现了,他看到我去了,可能感到很意外,然后我看到他跟我们的学生会主席交谈了很长时间。吃饭前,大使出来跟大家见面,做了简单的开场白,没提法轮功。我当时心里想,我是不是上去给她递交些材料呢?但又觉得那样的场合给他难堪不好,也怕别人不理解。吃饭时,那位秘书走到我跟前说,“你来了就来了,随便吃点东西。” 然后就问我还炼不炼,说我可能平时不看国内的报道,不了解国内的情况等等,并询问了现在这里的教功等活动情况……劝我自己炼就炼,不要再搞活动了,不要向当地人传功了,说有时间可以给他打电话。跟我讲话还挺客气。考虑当时是个餐会,大家都在吃东西,我没多说什么,可能还是情没放下。我当时是想,如果他们攻击大法,我就向大家澄清真相。直到10点多结束了,他们什么也没提。

回来后我还觉得自己善心不够,把他们想错了。但直到后来我才从侧面知道真相,他们那天本来是针对法轮功的,那位秘书见我去了,感到很吃惊,问我是怎么去的,想让学生会主席赶我走,那位同学没管他。他们也怕直接赶我走有失体统,面子上对我还是挺客气。后来这位秘书跟大使秘密商量了几次,因为我在那里,那天他们就没提法轮功,打破了他们的计划。只是在吃饭时秘书过来“教育”了我一会儿。

回头想想,这件事情也是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机会。如果他们给我们这里所有的人都发了请贴,肯定不会给我发,那么他们就有理由不让我进去。但是刚好有几个人都没发请贴,这样我去了他们也不好说什么。这样的场合,虽然不是什么生死的考验,但在去的路上,我多少心里还是有一点怕心,我想了很多,怎么跟他们交谈,当他们当众污蔑大法时,怎么向大家澄清事实,在那种场合下怎么才让大家能够理解大法,不觉得我是跟他们争论……。这些执著心不是平时自己心里想想就能放得下了,就得在实际中磨炼。去了那里,我心里告诉我自己,我们是最正的,是堂堂正正的,不用顾虑那么多,见不得人的是他们。心里才逐渐平静下来。当然那天我做得还是不够好,还有很多人的情面等东西没放下。我准备近日给使馆再写封信,寄一些国内学员被迫害的材料及相片。我要用我纯净的心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宇宙正法,国家对法轮大法的镇压是错误的,是天理不容的!

爱尔兰学员

2000年6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