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沙淘尽显真金

在“720”一周年之际再驳中国政府的“X教”论

【明慧网2000年6月11日】 法轮大法于1992年从中国大陆传出,影响与日俱增,得法修炼者数以千万计,给整个社会各方面带来不可历数的好处,不仅深得各阶层群众的笃信,也得到了官方机构的赞扬,报纸、电台均曾褒扬宣传,国家体委、气功科学研究会以及公安部所属机构都曾为之颁发表彰及感谢文函,……许许多多法轮大法修炼的感人故事在人民中流传,修炼者做好人,为社会做贡献的突出事例见诸于报端。这一切已成为有史可载的事实,法轮大法已在人民心中流传。

然而,中国政府突然在1999年7月20日的一夜之间对全国各地的法轮功修炼者同时开始了大逮捕并随后将法轮大法宣布为“X教”而予以取缔。对于中国政府为何不惜以数千万人为敌,不顾国际社会的舆论,无视法轮大法弘传以来事实上给国家、社会和人民带来好处的事实而一意孤行、 逆天叛道镇压法轮大法,我们在此先姑且不论,但中国政府的邪教论和镇压行为是否在法律、道义和事实面前站得住脚呢?对此,本文试图从介绍事实的角度做出一些分析,以便广大民众对目前中国政府镇压法轮大法的实质和法轮大法本身有个比较公正、客观的判断。

一、 从邪教实质看中国政府把法轮大法打成“邪教”之荒谬无稽

据笔者调查研究的结果,目前国际上对于“邪教”这一概念的认定尚无统一、明文的定义及标准,但世界各国大多以其对社会的正常秩序构成严重威胁和破坏作为界定是否邪教的一种公认标准。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各种形形色色的“新兴宗教”在战争浩劫后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面临严重危机基础上出现在一些发达的国家,特别是美国,西欧和日本等国。其中有些走向极端,煽动疯狂的宗教情绪,为非作歹,甚至恐怖活动,成为对社会极具危害的邪教集团。这些被西方学者称作“Extreme Church”即“极端教派”的邪教集团,诸如美国的“人民圣殿教”,“大卫教派”,“天堂之门”,“上帝之子”以及西欧、北美的“太阳圣殿教”,日本的“奥姆真理教”等,已成为人所共知的邪教典型。

(1) 邪教信奉者外求的心理状态

邪教抓住了人各种不正常的心理需求,投其所好,或使之在邪教精神界定的范围内发展和扩张,使个人欲望和诉求不断恶性膨胀甚至发展到极端。在西方社会物质生活达到极大满足而精神空虚,人生观、道德观、价值观出现混乱,信仰危机甚至出现变异,物质与精神严重失衡的情况下,一些人产生了各种不正常的心理追求,如:感到生不逢时、苦闷绝望而企图借助某种外在力量改变自己的命运;因精神受创失去平衡而希望追求某种说教以寻求解决精神危机;为逃避现实走入邪教,进而走向邪恶极端,由对现实的不满而转变为具有强烈叛逆社会心理的公开对抗者。由此可见,邪教信奉者大多在心理状态上呈外求型,指望外在环境和现实按照自己心理所欲求的方向改变,而不愿改变自己。

(二)邪教的特征

邪教集团是借用了宗教的外在形式以欺世盗名,蒙骗世人,其实质与正统宗教无丝毫相同之处,是具有严重危害人类、危害社会性质的犯罪集团。其特征主要表现为以下五个方面:

1. 以传统宗教为敌,在自奉的所谓“上帝”或“神仙”的名义下为非作歹、违法犯罪,危害社会。例如,美国邪教“人民圣殿教”教主将《圣经》摔在地上,公开与基督教决裂,宣称天上并没有什么上帝,而他自己才是人世间的真正“上帝”;日本邪教“奥姆真理教”教主则把自己奉为“神仙”的化身。所有邪教教主都自称他们是“活上帝”,“活神仙”,操纵生杀予夺大权,以便能够随心所欲地控制和操纵信徒,使信徒为其心甘情愿的去做一切被要求的事情。

2. 建立与外界隔绝的封闭组织,实行彻底的精神与人身控制。这是邪教维持邪教组织的存在,保证信徒效忠无二的基本手段。如加入“奥姆真理教”时,要在诡秘的气氛中举行特殊的仪式,之后教主即对信徒实行严格的精神控制,即包括近乎失去人身自由的组织控制,也包括毫无人性的人身控制,使信徒们失去辨别是非的思辨能力,倒向病态的偏执和疯狂而不能自拔。

3. 大肆鼓吹“世界末日”等邪谈怪论以耸人听闻,制造紧张气氛强化人的恐怖心理以使人加入邪教集团求得自身解脱和拯救。如“太阳圣殿教”教主大肆宣传毁灭整个人类的“世界末日”正在到来,《圣经启·示录》中所描绘的世界末日到来时的恐怖局面正在一天天的变成事实,只有忠实于他的信徒才可避免灭顶之灾。又如统一教教主曾多次预言“世界末日”的到来,第一次说是在1967年,以后一改再改,不断修正,并宣称只有那些加入到他们教会中去的信徒才能得救。这实质上成为邪教集团扩大和巩固其邪教体制的一种手段。

4. 要求信徒放弃正常物质生活,交出私有财产,不择手段地非法聚敛钱财。现代邪教的教主都是发不义之财的暴发黑户。他们玩弄不同骗局,实质都是要将信徒们的钱财尽可能多地弄到自己手上。如“太阳圣殿教”的每个信徒都被要求缴纳巨额入教费,交得越多,越表示忠诚,一些狂热的信徒不惜变卖家产,一次将数十万美元交给教主;在日常宣教时,也要收取听讲费,每周25美元到100美元不等。“奥姆真理教”主要是通过其所谓的不同“传教仪式”收取费用,如要想学“小乘解脱”缴30万日元,学“大乘解脱”缴50万日元;后又推出“脑波同步仪”头套,宣称戴上此头套可使脑波与教主同步,每购买一部需1000万日元(约合10万元美金),即使租用一周,也需花费100万日元。据有关资料统计,奥姆教从创立到被取缔的六年间,资产扩大了250倍,共聚敛资财约11.5亿美金。

5. 鼓吹反社会思潮,与现实社会相对抗,用恐怖、极端的手段危害社会。邪教“教主”表现出不可遏止的权利欲望,大都有其狂妄的野心。为了实现自己的目的,他们不惜使用种种极端的手段,或以教徒的生命作为牺牲品和赌注,或以反社会、反人类的疯狂活动震惊世界,引起世人的关注。“太阳圣殿教”在西欧和加拿大等地广泛发展信徒,当私藏军火、图财害命、 侵吞资产等恶行被揭露后,教主在1994年10月,1995年12月,1997年3月亲自策划了自杀、谋杀事件,造成了70多人的死亡。日本“奥姆真理教”教主试图通过选举进入日本政治核心的图谋失败后,竟秘密研制毒气,在东京地铁施放对社会进行报复,导致5500人受伤,11人死亡。“人民圣殿教”教主公开宣布其理想是有一天“成为美国的统治者”,在邪教丑行败露后,竟宣布“末日来临”,诱迫900多人集体自杀,其中260人是天真无邪的儿童。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明确,邪教是利用宗教外在形式而实际上行反社会、 反人类之实,使个人欲望和诉求极端恶性膨胀,严重危害社会的极其危险的犯罪团体。

一年来,中国政府充分运用国家宣传机器散布了许多诬蔑法轮大法的言论,蓄意在世人心中制造一幅恐怖图画。但事实上,法轮大法究竟与以上提到的人所共知的邪教有无任何相同之处呢?数千万法轮功学员说,中国政府无视法轮大法弘传以来给国家、社会和人民带来的巨大好处,更无视一年来法轮大法修炼人对政府的极大信任、心怀大善大忍的种种说明大法真相的行为,不顾来自国际国内各方面的正义之声和内忧外患、天谴人怨的社会事实,坚持错误的镇压政策,压制正义之声,封闭事实真相,镇压不断升级,在自以为一手可以遮天的狂妄下,把纯正、善良、 无求的修炼群体当成“邪教”镇压,使法轮大法修炼者们一年来面临着失学、失职、 被无辜关押、 逮捕、 监禁、 劳教、 酷刑折磨甚至虐待致死。请看下列事实介绍和分析。

二、 法轮大法是正在人间弘传的“真、 善、 忍”宇宙大法

法轮大法是集佛、 道两家修炼原理指导人修心向善、 提高层次、 实现返本归真人生真正目的的一部宇宙大法。他第一次把宇宙的特性,即制约宇宙中所有生命和物质(包括制约地球和人类)的特性----真、善、 忍最根本的佛法和宇宙的法理留给了人。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修炼的修炼原则就已经决定了法轮大法的性质,它与邪教的差异就象佛与魔、天堂与地狱一样,完全是截然背逆上的两极。

1. 法轮大法注重心性修炼

李洪志老师把法轮大法教给了人,并教导修炼人只有按照宇宙的特性真、 善、忍去修炼,注重修炼心性,去掉各种执著心,才能不断提高层次,以至最终达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境界。李老师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地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第2页)并告诫修炼人遇事要向内找,要看自己哪儿做得不好,要重德,要“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状态”去修炼,要无求而自得。同时指出,修炼人如果不是遇事向内找、看自己的不足,挖出执著心去掉它,而是向外去求,想利用外在力量或手段达到目的,那是在练邪法。

2. 法轮大法不搞宗教式的个人崇拜

李老师曾在讲法中对大家说过,(大意)你就把我看作是一个人,人相具全的人。并严肃地告诫修炼人,执著于对师父和大法的感情是横在修炼道路上的一堵墙。法轮大法要求修炼者在任何时候都要“以法为师”,用大法法理对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用理性去思考,做事要对社会、对他人、 对自己负责。修炼人个人对师父的尊敬之心是修炼人最起码的心性。别有用心的人拿此做文章欲嫁祸于李老师才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李洪志老师为人做事光明磊落,他不仅是社会中的普通人、善良人、好人,更是位给了上亿弟子健康的身心,并教给了人们如何修心向善、返本归真道理的伟大师尊。法轮功修炼弟子尊敬这样的师父和社会上一些人搞的宗教式个人崇拜从形式和内涵上都有着天壤之别。

3. 法轮大法是修炼群体

法轮大法无行政组织,无在册花名,无组织章程,无办公机构和设施,松散管理,大道无形,学员来去自由,参加修炼无需通过任何行政手续或某种程序和仪式。因此也就更谈不上有什么与世隔绝的封闭组织。法轮大法不脱离社会修炼,每个修炼者都是社会中的一员,都有着自己的生活范围,家庭、邻里、 工作单位,也都有着对社会的责任和义务。法轮大法使修炼人更懂得当大法在人间弘传时作为修炼人对大法、对社会、对他人和对自己的那份责任和义务的真正分量。这也是为什么在政府错误地镇压法轮功和极端高压政策之下,法轮大法学员心怀大善大忍之心,舍弃自己的身家性命也要走出来,走向天安门,走向各级政府机关,走向大街小巷、社会各个角落,走向广大人民。我们在用平和、理性的行为向世人说明大法的真相,我们在尽自己那份作为修炼者对大法、对社会、 对他人的责任, 我们在尽修炼人的本分。

4. 法轮大法揭示了宇宙间衡量好坏的唯一标准

法轮大法所有的书籍中都没有谈“世界末日”的内容。李老师在几年前一次讲法中讲到:“我讲的目的是告诉大家,一个是所谓的那种劫难是不存在的;一个是不做好人的人是危险的。”法轮大法修炼人都明白,宇宙中的一切生命和物质都受着宇宙特性真、善、 忍的制约,他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作为一个人,能够顺应宇宙真、善、 忍这个特性,那才是个好人;背离这个特性而行的人,那是真正的坏人。……作为一个修炼者,同化于这个特性,你就是一个得道者,就这么简单的理。”(《转法轮》第14页)法轮大法的修炼者们是在不断实践着宇宙法理对人的要求,不断在修炼的过程中提高自己的心性,去掉各种执著心,以最终达到同化宇宙真、善、 忍特性的圆满境界。这与邪教以“世界末日论”蛊惑人心绝无丝毫相同之处。法轮大法弟子们自1992年以来,特别是过去一年来,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向世人证明着:法轮大法是正法,政府的镇压政策是极其错误的!

5. 法轮大法人传人 心传心 一切活动免费

李老师在《转法轮》中对传功提出了明确的要求,第一个要求是不能够收费。同时对炼功点(辅导站)也提出了不存钱、不存物,是一个真正的实修环境的要求。法轮大法的弟子们一直在遵循师父的教导去做,炼功点一律免费教功,参加九天的学法班以及各地的修炼心得交流会均分文不取。在法轮大法的修炼人中,流传着李老师“操尽人间事,劳心天上苦”,为弘传大法辗转于国内、国外办班、 讲法,吃过残羹剩饭,睡过没有竣工的工棚……过着清苦生活的故事,闻者无不垂泪。修炼人是要放下对世间名、利、 情的执著,在法轮大法群体中,你看不到社会上人与人之间那种为了名利的角逐、争斗、 尔虞我诈、 斤斤计较。你所能感受到的是在佛光普照之下修炼人的平静、祥和,它是人间一片真正的净土。这与邪教聚敛钱财怎能相题并论呢?

6. 法轮大法修炼不是政治

文行至此,明白的人或许早已清楚法轮大法修炼群体是具有怎样一种理念的修炼人群。法轮大法并非象有些人所说具有什么政治目的。大法针对的是个体生命的修炼,并不是要针对社会的问题做什么,在谈到现存的各种社会问题时,也还是落实在修炼人如何修炼上。李洪志老师在《我的一点感想》中说:“实际上我无心为社会做什么,根本不想管常人的什么问题,更不想要谁手中的权力。不是人人都把权力看得那么重。人类不是有句话叫做‘人各有志’吗?我只是想让能修炼的人得法,教他们如何真正的提高心性,也就是道德标准的升华。”对于修炼人李老师也提出了要求:“弟子们,你们要记住我们是真修的!是放下常人的名、利、 情的,社会的制度怎么样与你们修炼有什么关系?修得执著无一漏才能圆满哪!一个修炼者,除干好本职工作外,不会对政治、政权感兴趣,否则绝不是我的弟子。”(《精进要旨》<修炼不是政治>)

显而易见,“邪教”是中国政府泼向法轮大法的一盆污水,尽管它肮脏、 污秽,却实质上玷污不了法轮大法,因为法轮大法纯洁博大的内涵决定着他是金刚不破的佛法真理,任何人世间的邪恶都无法最终达到破坏佛法的罪恶目的。但这盆污水却会玷污人世间的环境。身在其中的人们如果因此而听不到正义的声音,看不到真正的事实,闻不到正在人间弘传的佛法,他们便被这人间的邪恶夺去了向善回升的机会,夺去了神留给人的选择自己的未来的机会。这是真正的不公平,这是真正的犯罪!法轮大法修炼者们一年来面对恶毒的诽谤和苛厉的镇压所表现出的无私无我的高尚境界,不仅向全世界人民展示了法轮大法在人间的威德,其实也充分体现了众大法弟子对世人的善心和关切。

三、 有关国家对邪教的打击策略与中国政府对法轮大法的镇压形成鲜明对照

在法轮大法不是“邪教”的前提下,让我们对他国打击邪教与中国对法轮大法的镇压作一比较,以说明中国一年来在施行镇压的高压政策中所表现出的无法无天和歇斯底里。

由于邪教的违法犯罪性质,对其实行适时和强有力的打击是社会和人类安定的需要。有关国家对于邪教种种疯狂的反社会、反人类的犯罪活动,在不断采取切实可行的积极措施予以严厉打击和防范。

日本、 澳大利亚、 英国、 法国、 德国、 比利时等国均依照本国打击邪教的有关法律,对进行违法犯罪的邪教集团的成员依法进行惩处。如,日本在1995年东京地铁毒气袭击案发生后,日本警方依法进行了长时间的侦破、取证、和搜捕,在充分掌握了犯罪事实之后,依法逮捕了邪教“奥姆真理教”教主及犯罪成员,并依法对四名首恶分子课刑惩处;引用“破坏活动防止法”和“宗教法人法”解散该教,取消其宗教法人资格,冻结其全部财产。尽管民众对官方量刑表示过轻争议,政府依然要依法行事。

又如,美国对于邪教“大卫教派”的镇压,是在基于多年的监督,掌握了确实的犯罪事实和证据之后采取的武装包围其总部庄园的打击措施;鉴于庄园内住有众多信徒,同时有大量武器炸药,美国联邦调查局一直试图以谈判解决问题,在相持了51天时,庄园被邪教分子放火烧毁。事件发生后,美国司法部开始了长达几年的细致调查,以寻找在整个包围过程中是否有施行手段的任何不当导致庄园内所有人的死亡。

观察有关国家打击邪教的做法,有明显的两点特征:

1. 严格依照有关法律实施打击措施,尽管面对的是罪孽深重的邪教犯罪集团,依然以法律为准绳,不可人为地肆意所为、无度行使。

2. 严格区分“教”和“人”,在打击邪教的同时对人的处理也要根据不同性质区别对待,罪责自负,不枉抓、枉课。

对于邪教的打击无疑是维持社会正常生活秩序和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以至整个人类社会正常发展的必需,也是人类惩恶扬善、维持道德水准的必需。法轮大法修炼者对此所持的态度并不与之相悖。邪教必须打击,但中国政府把法轮大法当作“邪教”镇压则是天理不容!

中国从开始错误地镇压法轮大法以来,“人意”高于国法,政策超过法律,肆意所为,有法不依,甚至为了镇压法轮大法不惜违背所签订的国际公约,在国际社会面前败坏国家名誉。一时间,成千上万的好人无辜被抓、被打、被以令人发指的酷刑对待,什么名誉权、上访权、信仰权、集会权、申诉权、生存权……都被无辜地剥夺殆尽;什么宪法、法律、条例、法规,都视同虚设,所有一切都为镇压的邪恶念头开绿灯,而被镇压的却是成千上万按照“真、善、忍”修炼原则修心向善的好人、国家最好最值得信赖的好公民!这难道还不令人悲哀吗?长此下去国真将不国了!

中国政府的当权者由于惧怕在自己所能控制的势力范围之外出现任何拥有众多人数的群体构成对自己权力的威胁而对与“政”无缘、平静祥和、强调修心向善的法轮大法修炼群体兴师问罪、大开杀戒。一年来,中国大陆几千万的弟子们面临着极其艰难的修炼环境,无数的弟子被关押、逮捕、监禁、劳教、遭受酷刑折磨的事实不断被披露于世,包括20位大法弟子为护法献出了自己生命的悲壮事实。然而,中国政府不但不反省、节制、弃恶扬善,反而疯狂地对所有敢讲真话、敢于告诉世人自己受迫害真相的大法弟子加剧迫害。人们不仅要问,究竟谁正谁邪?!

事实上,千百万法轮大法修炼者以自己和平、克制的言行举止和无私无我维护真理、坚持修炼的实践证实:法轮大法绝不是邪教,而那些为了私欲一意孤行、不惜代价强迫执行镇压政策的人才是破坏社会稳定、制造社会问题、威胁人民生存、强奸民意(反人民)的罪恶元凶。

正邪不是哪个人、哪个政府说了算的,宇宙中自有万古不变,能够衡量一切好坏、善恶、正邪的客观标准,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而法轮大法正是教给人们认识宇宙客观真理、并通过用宇宙真理约束自心达到修炼升华目的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法轮大法面世以来短短几年中,千千万万大法修炼者通过修炼获得健康的身心、道德回升,以及由此给社会带来的种种巨大效益,都在有力地证明着这一点。

1999年7月20日,是数千万中国法轮大法修炼者开始遭到中国政府全面疯狂镇压的日子。在“720”一周年即将到来之际,在那数千万法轮大法修炼者饱受专政机构各种非人待遇的今天,我们衷心希望全世界人民,特别是全世界华人同胞,都来关心一下围绕法轮功的是非曲直,拨开迷雾见真相,从一切可能的角度和层面对磨难中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声援,让镇压者的罪恶不再蔓延,让事实和真理在阳光下得到应有的位置。

海外修炼人
--------------------------------------------------------------------------------

注1: 本文有关邪教部分,请参阅世言编著《阳光下的罪恶:当代外国邪教实录》人民出版社2000年1月出版发行。
注2: 有关中国政府残酷迫害法轮大法修炼弟子的事实,请参见明慧网
http://minghui.ca 或 http://minghu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