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6月14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2000年6月14日】

【北京】前往劳教大队的北京学员被拘禁

北京消息:6月12日上午,来自北京各区县的至少100多名法轮大法学员自发前往大兴监狱,看望被非法关押在此的大法弟子,并提出无条件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和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的要求。结果有的学员在前往的路上被拦截并强行装上车,有的则在监狱门口反映完情况和要求后准备离开时被抓。公安方面好象事先知道了学员的举动,许多单位和片警打早落实每个学员的去向,要求由他们包干负责的学员不要外出。许多学员被满装在大轿车里送到大兴看守所。学员被分关在各个牢号,有学员认为自己没有违法而拒绝进牢房,结果遭到武警和保安的围攻,所有在场的学员立即齐声呐喊“不许打人!”“打人违法!”,致使他们收敛了暴行。

被关的法轮功学员大部份是妇女,也有老人和儿童。希望所有善良的人们和人权组织关注这件事情,制止这种违法和侵犯人权的行为,督促中国政府释放所有的被非法关押和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


【北京】团河监狱告急,不要再发生“梅玉兰事件”!

据可靠消息,北京团河监狱关押着大批法轮功群众,许多人已绝食多日,已知姓名的有:贾秀兰,王伟,李万庆,李凤义,田可,孙红,秋燕燕,钟向红,张永强,程大群,孙金霞,路红旗(音)等。

原已同意的6月12日的家属探视,现已取消,目前监狱周围已戒严。这些人目前生命危在旦夕,希望各级部门能予以关注,不要再发生“梅玉兰事件”!


【北京】侯立伟,女,32岁,2000年4月23日与其他五名大法弟子到天安门打横幅,被朝阳分局看守所关押,因坚决不写保证书,5月30日接到劳教票(5月18日签发,劳教一年),6月6日下监,转到北京团河监狱,6月1日开始绝食绝水,要求释放所有大法弟子,生命不息绝食不止。到现在无论是家属还是其他人,一律不准接见,家属也未接到任何通知(间接得到被劳教事实情况)。侯立伟现在情况不详,家属非常着急。


【四川】5月20日几百名大法弟子,利用星期六休息时间在公园游园,散步交流修炼心得,上午10点半左右,被出现的警察全部强行用警车载到成都青羊戒毒所,分别登记身份、住址后,然后通知本人所在生活辖区派出所来人接走。有些大法弟子为了抵制公安这种侵犯人权的做法,不报名,被非法拘留在戒毒所里。

被带回的学员被以"妨害社会秩序"名义拘留15天,或有的给以刑拘,有学员本人收到不公处分的同时,学员单位、家人、亲人等也受到株连。


【安徽合肥】来自安徽合肥的一组消息

◆5月15日,合肥市西市区法院第一次开庭审判法轮功学员吴云瑞、江峰、杨景芳三人。原安徽省旅游局副局长吴云瑞,为了避免给官方新闻机构一个造谣和诬陷法轮大法和李洪志老师的机会,他拒绝上庭。但公安人员仍将被迫害得不能行走的吴云瑞架上警车拉走。在法庭上吴云瑞始终紧闭嘴唇和双眼,使电视台无法播放审判实况。

◆◆合肥公安诱骗学员送劳教

5月23日安徽省发布了一个所谓的“帮教”"法轮功"修炼人员的文件后,合肥市对"法轮功"修炼者打压逐步升级,各公安派出所不惜采用欺骗手法,将大法弟子送往劳教所服刑。如:
▲合肥蜀山派出所以传唤形式将苗圃李芸夫妇诱出家门,夫妇各乘一辆车,李芸丈夫所乘的车绕一圈将其送回家(其丈夫不是炼功人),而李芸则被送往无人身自由的“学习班”,后直接从“学习班”送入女教所,据悉劳教一年。
▲合肥市和平路派出所管辖区的赵荣花,4月19日在外炼功被抓,收录机被没收。5月25日上午8点多钟,派出所通知她去拿收录机,当时下雨,赵荣花穿着拖鞋,拿着一把雨伞。直到下午1点多钟家里才接到“女教所”打来电话,说她已被劳教,叫家里人送东西来。
▲与此相似的还有张淑英、李士英、胡国华、周爱凤、裴洁云、李云等十几位大法弟子,均以谈话为名,被诱骗到派出所后,直接送到女教所。
▲皖江厂下岗职工孔德文去阜阳打工,阜阳某派出所通知孔德文去填一张表。孔德文一去即被押往合肥,随即送往劳改农场。

◆◆◆省女教所关押的合肥市大法弟子已达66人前一阵子,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体罚升级,他们强迫大法弟子一天干16小时的活。一经发现炼功就教唆犯人对大法弟子捆绑、打骂。美菱厂卢道珍因炼功被五花大绑,不许睡觉,甚至关进直不起腰来的禁闭室。建工学院吴晓华教授在被关押三个月后,家人会见她时,发现她裸露的胳膊青一块、紫一块,才知她挨打已有历史了。已劳教近半年的柏云因超负荷干活晕倒在地。在一次次善意的忍受无法使管教人员收敛的情况下,大法弟子以五次拒绝干活、绝食抗议,终于赢来了相对宽松的学法炼功环境。据悉,女教所的大法弟子由过去半个月、一个月会见家人一次改为三天可见一次。而且将干活的惩罚改为办“学习班”。


【大陆消息】

◆以正压邪

在某地利用一个房间专门关押进京上访的全省大法弟子。近一年来,这里的两名公安对大法弟子非打即骂,更严重的是他们把这里变成了“创收”之地,向每个上访被送到这里的大法弟子每天收款50元。四月中旬,关押在这里的大法弟子一致认为,这里的环境该正一正了。在用善的一面无法唤醒他们良知的情况下,利用法律武器,发出呼吁并付诸于行动,拒绝搜身、拒绝交钱,不许打人,最后以绝食抗议。虽然此次护法许多大法弟子被打被骂,但最终取得了好的效果。

◆狱中争取堂堂正正的修炼环境某地一看守所被刑拘的大法弟子,发现这里的犯人想学法炼功阻力很大,一旦其他犯人向管教干部汇报,想学法的犯人就会招来打骂、戴手铐;而且大法弟子学法也处于非公开的状态。这时,大法弟子想起师父讲的:“你们想一想人类说自己是猴子进化来之说都能登上大雅之堂,而这么伟大的一部宇宙大法,你们却不好意思给他一个正确的位置,这才是人的真正耻辱(经文《环境》219页)。大法弟子感到争取一个堂堂正正的修炼环境是每个真修弟子的神圣职责。于是,大法弟子在又一次管教干部要采取暴力压制一个犯人学法炼功时,一号房的大法弟子一起站起来,保护这位新弟子不被强行带走体罚。大家高声背起《洪吟》中“无存”、“威德”、“善恶已明”,别的号房的大法弟子也跟着背诵,此起彼伏,震得天空仿佛都在颤抖,无论是管教干部还是犯人都感到惊讶:“这几个人声音怎么会这么大”。在大法的威力下,管教干部及领导终于与大法弟子和平对话,并答应大法弟子提出的所有要求:公开学法炼功,犯人学法炼功不干涉等等。又一次显示了大法的威力。


【海南】海南公安非法闯入大批学员家中抓人、抄书

6月7日凌晨,海南省海口市公安人员在法轮功学员事先没有进行任何活动的情况之下,非法闯入大批学员的家中抓人、抄书。很多学员被非法拘禁带到了公安局。据说公安局这样做的原因是因为他们听说有一位北京学员在海口市与当地学员交流,所以进行这样一次非法搜捕。这种执法者犯法,严重践踏公民人身自由权利、侵犯公民住宅和私有财产的行为是国家法制的倒退,也反映出在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根本没有基本的人权保障。


【北京】北京高温摄氏39度

据2000年06月13日北京晚报讯,北京市气象台预报今天下午高温达到39℃。


【福建】闽北地区发生洪灾

 中新社福州六月十二日电:连日来,八闽大地出现大范围降雨,在旱情得到缓解的同时,闽北地区因普降大雨、暴雨,致使闽江暴发洪水,部分地区受灾。

据此间有关部门介绍,自本月九日以来,全省有十三个县降雨量大于二百毫米,有二十二个县、市雨量超过一百毫米。闽江发生今年以来的最大洪水,闽北地区几乎所有的县、市都受了灾,其中浦城县降雨量最大,达二百五十八毫米。一些地方出现山体滑坡,道路中断,民房倒塌,农作物和水利设施被毁,损失严重。

政和县近期累计降雨量超过三百六十毫米,全县发生大面积灾情,三条出县公路全部中断,已造成经济损失六千三百多万元人民币。浦城县有十一个乡镇受灾,受灾人口达一点四五万人,倒塌房屋三百五十多间,农作物受灾二点八万亩,公路中断四条,堤坝决口三百处。

由于暴雨不断,闽江上游的建溪、富屯溪部分水文站洪水位已超警戒水位或超危险水位。闽江下游出也现了灾情,福州解放大桥水位已连续两次超过警戒水位,闽江流域部分农田受淹,福清市区出现内涝,部分街道被淹,长乐市农村稻田被淹三千多亩。目前全省灾情仍在蔓延。


【福建武夷】武夷山各主要河流出现较大山洪

 中新社福州六月十二日电:今天,福建一些地区暴雨仍在继续。闽北山区武夷山市境内各主要河流出现较大山洪,各乡镇不同程度受灾。

据武夷山市气象部门提供的数据显示,该市近日来普降暴雨,平均降雨量达一百毫米以上,最高达一百八十毫米。崇洋溪最高水位超过两百米,超警戒水位一米多,距危险水位仅有零点六九米。

连续几天的暴雨导致当地灾情蔓延。仅来自武夷山五夫镇、吴屯乡、上梅乡三个乡镇的受灾情况就显示,防洪堤屡被冲毁,小型水坝被冲垮,道路塌方,山体滑坡,农田受淹,房屋受损。地处市区的一家酿酒企业,因地势较低被淹,直接经济损失三万余元人民币。


【济南】水资源紧张,济南南部定时供水
南方日报2000-06-13据《大众日报》供稿

记者昨天从济南市自来水公司获悉,鉴于锦绣川水库也要见底的严峻形势,该公司从6月10日零点起被迫对省城济南南部地区实行“定时”供水:南郊水厂每天分早、中、晚三个时段,分别向居民供水两小时。 

据了解,南郊水厂实行“定时”供水时间暂定在每天早上5:30-7:30,中午11:30-13:30,晚上18:30-20:30。据济南市自来水公司赵玉德总经理讲,此举是考虑到锦绣川水库现只剩下约200万立方米的存水量,供水部门为尽量延长南部地区的供水时间,从而达到细水长流的目的。如果定时供水不能完全奏效的话,他们将尝试限量供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6/14/14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