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5:中国政府以两面手法镇压法轮功 【明慧网】

系列5:中国政府以两面手法镇压法轮功

【明慧网2000年6月15日】

历史回顾〈五〉
中国政府以两面手法镇压法轮功


亲爱的听众朋友,现在是历史回顾节目。在这次节目中,我们将介绍4/25以后中国政府怎样以两面手法开始镇压法轮功。

1999年4月27日,也就是4/25事件发生后的三天,国务院信访局负责人向新华社记者发表讲话声称不会镇压法轮功的第二天,解放军总政治部下命令,军人严禁练法轮功。

5月29日,据《苹果日报》报导,中国北京,附近省市辖区内的居民委员会以及各机关单位,已受中央指示,要清楚掌握参与中南海事件法轮功炼习者名单。

1999年6月6日,法新社电:北京居民当天说,公安人员在北京西郊一个武术场逮捕了几巴士的法轮功学员。一位法轮功学员说:广州的学员被跟踪和询问,或被要求写报告。在北京,官方干部占据群众的练功场,有时还把拖车开进练习场,向学员开去,迫使炼功群众们离开。在6月初,据媒体报导,中共召开紧急会议,将法轮功定为邪教,且计划不久的将来就要开始抓人;也传闻不惜以5亿美元的代价,企图引渡李洪志老师回国。

针对各种传言以及各地政府对法轮功学员实质上的迫害,许多大法弟子再次向中央政府表达真诚的意愿。6月14日,新华社北京电,中办、国办信访局负责人接待部份法轮功上访人员并发表谈话。称政府对法轮功从未禁止,人们有相信并练习某一种功法的自由,要求法轮功弟子不要听信谣言,也澄清中央不会开除参加炼功者的党籍、团籍,公职。并申明“‘公安机关就要对练功都进行镇压’,党团员、干部参加练功就要开除党(团)籍和公职,这完全是无中生有、蛊惑人心的谣言。”而后来在1999年7月22日,当全国突然开始逮捕法轮功学员,并公布“共产党员不准修练法轮大法”,这一事实使人们感到政府的作为象魔术师,其变化令人目瞪口呆。

其实善良的人民不知道,就在国务院信访局负责人公开向新华社记者发表讲话,向全中国,以及全世界公开中国党和政府对4/25事件这一态度的同时,国家主席江泽民就给党的高级干部写了一封信,在信中说,“我就不信共产党治不了法轮功。”按照他的旨意,全国上下开始了残酷镇压千千万万法轮功修炼群众的大规模运动。

6月24日报导,大陆一万三千多名法轮功修炼者上周联名致信国家主席江泽民及国务院总理朱镕基,要求中央允许他们公开练功。

6月底,各地的党政部门几乎在差不多同一时间里不约而同地以口述或宣读文件随即收回的方式,传达“上级指示”精神,称法轮功是非法组织,是应予以取缔的邪教。在北京,公安部门抽调了绝大多数警力,用于跟踪,监控各法轮功修炼站点的联系人,挨门逐户地盘查、整理法轮功修炼者名单。在几十个主要的炼功站点派警车警员驻守,指使各种社会闲杂人员冲击法轮功修炼者的练功队伍。

6月26日,据《世界日报》消息,北京市公安局及各城区分局出动逾三千名干警,对经常活跃在长安街两侧的十三个法轮功炼功点进行强制整顿。一些拒绝离开的修炼者则被公安强行抬走。山东,省委书记亲自出马,声称要在两三年内将法轮功在山东省铲除,要严禁法轮功向农村发展。辽宁,党员干部必须退出法轮功,违者劝其退党直至开除党籍。各种法轮功书籍,资料一经发现,立即收缴销毁。江西,各高等院校接到上级指令,严禁法轮功修炼者在校园里炼功,一些党政部门的文件无视《宪法》,公然规定,三个人以上在一起即属聚众和串联。湖北,一些地区的公安人员在法轮功修炼者的炼功场所附近,以种种借口挑起事端,将炼功学员驱散,并收缴和销毁法轮功书籍和横幅。广州,一些企业在上级部门的压力之下,将所在单位的法轮功修炼者辞退和开除。

一时间,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面临著严峻的局面。下面,我们听一听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是如何回应这种局势的。

针对当时的形势和各种传闻,李先生于1999年6月2日发表了一篇名为《我的一点感想》的文章,文章说:

“……我只是教人向善,同时无条件地帮助人解除疾病,使人达到更高的思想境界。我不收任何金钱与物质报酬。对社会对人民起到了积极的作用。普遍使人心向善、道德高尚。......

“其实,我一再教人做人要以真、善、忍为准则,我自然也要做一个表帅。在我个人与“法轮功”弟子遭到无端的非议与不公正的对待时,都充分地表现出了大善大忍的胸怀,给政府充分的时间来了解我们,无声地忍受着。但这种容忍决不是我和“法轮功”的学员惧怕什么。要知道人一旦知道了真理和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为其舍命而不足惜的。......

“实际上我无心为社会做什么,根本不想管常人的什么问题,更不想要谁手中的权力。不是人人都把权力看得那么重。人类不是有句话叫做“人各有志”吗?我只是想让能修炼的人得法,教他们如何真正的提高心性,也就是道德标准的升华。而且也不会人人都来学“法轮功”的。然而我做的事也是注定与“政”无缘的。但人心的向善,道德提高后的修炼人对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民族都是一件好事。怎么能把帮助人民祛病健身、提高人民道德水准的事说成是邪教?所有炼“法轮功”的人都是社会的一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和事业。只是他们每天早上到公园里去炼半小时或一个小时的“法轮功”,然后上班去工作。没有宗教的各种必须遵守的规定,没有庙、教堂,没有宗教仪式。想学就学,想走就走,没有名册,何“教”之有呢?至于说“邪”,是不是教人向善,不收钱财,为人祛病健身也属于“邪”的范围呢?或者是,不是共产党理论范畴的就是邪的哪?……一亿多人是不少,难道还怕好人多吗?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坏人越少越好吗?我李洪志无条件地帮修炼的人们提高人的道德,健康人民的身体,使其社会安定,用健康的身体更好地服务于社会,那不是给当权者造福吗?事实上真正做到了这一点。为何不但不知感谢我,反而要把上亿的人推向政府的对立面,哪一个政府能这样叫人不可理解呢?

亲爱的听众,在下次节目中,我们将重点报导中国政府自1999年7月20日,在全国范围内镇压法轮功的情况。

(2000年6月15日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