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命中弃旧从新的转折点(译文)

芝加哥法会发言选编

【明慧网2000年6月20日】 大家好!

我叫乔.培恩,来自芝加哥地区。我35岁,是软件顾问,有一太太和三个孩子。生活在美国的我,在去年七月炼大法前对气功和大法知之甚少。以下是我修炼法轮大法的经历,一个正在发生着的故事。

平生第一次接触法轮大法时,我的生活正处在一片混乱。我和太太的关系几年来一直不稳定而且那时还在不断恶化着。在几年里我的身体也一天不如一天,从胃肠道问题到焦虑和抑郁消沉。不久前针对阵发性的焦虑和恐慌,医生开了大剂量的XANAX(相呐斯),让我每天服用。

在精神生活方面,我基督徒的生活也掉到了低潮。思想被生命的诸多不解困扰着,譬如死亡,生活的目的,我为什么存在及其意义等。依我基督徒的背景,我对“灵魂”这一概念无法理解。灵魂是在人生下来时才有还是在母体怀孕时就有了?在人的一生中它也成长吗,人死后它还继续活着吗?我无法理解一切,一直渴求答案。

医生建议我试试打坐。我自己略微试了试,没什么用。后来另一软件个顾问将法轮大法介绍到办公室,向同事们展示。这是我生命中弃旧从新的转折点。

在最初来试试法轮大法的人中,现在包括我在内有5人每天在午餐时间炼功。炼功伊始我就开始体验到我无法解释的东西了。一开始,我的手脚在炼功时变得特别热。就在午饭前,我还觉得懒惰懈怠,怀疑自己今天炼功能否吃的消;但炼功后,我又奇妙地充满了活力。同时,炼第五套功法时,我开始看到图像了。它象梦境一般,但一切却非常清晰生动。我非常清楚地记得第一个景象。我盘着腿在打坐中在一望无限的空间中漂浮着。在我面前同样漂浮着一个中国男子,也盘腿打坐着。然后他嘴唇动了,说起中文。我听不懂中文,但不要紧,因为我心里一切都明白。他说我正在承受一些很容易就调整好的病痛。他让我去见医生,更换一下用药,因为目前用的药正伤害着我。他还告我去看牙医。总之,我照做了。

服用XANAX我的焦虑症得到了控制,但我的循环系统却变得很糟。我的腿总是痛。见了医生后,他给我换了另一种药,爱提凡(ATIVAN)。马上,我觉得好多了,很多疼痛消失了。

我也去见牙医作了检查。我自觉牙齿没问题,但检查后却吃惊地发现一个臼齿有大洞。牙医很奇怪我居然不觉得疼,但他说有时会这样。我作了牙根管填充手术,治愈了感染,马上好多了。

于是,我对法轮大法非常感兴趣了!要知道先前我对气功和法轮大法一无所知,我无法想象会有这样的经历,但这却是实实在在的!

我记得接下来,手脚的发热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炼功时一种电流通过的感觉。接著,最奇妙的是,作第四套功法时,当手移过面部时,闭着眼我却看到了我的手!只是不是我那肉手,而是象白光。是一片手形的白光。我以为我在做梦,所以我紧闭双眼,但没有用,我仍然能看到。我手臂的轮廓及头前的任何部份的身体都象美丽的白光,似乎我的身体全是能量。

当时我每天学<<转法轮>>并炼功。突然有一天,我觉得自己变了,我不再觉得焦虑不安了。我觉得比以前冷静,心中充满了内在的祥和与智慧。我对生命的疑问得到了解答。每天的矛盾和问题对我不再是负担,而是一种挑战和体验。我又重新升起了对生活的兴趣。

今年一月时,当我炼功时,我感到象是身上有黑暗的东西在把我往下拉。我开始大出汗。然后,突然间,这种东西放开了我的身体,好像他掉到地板上了。我马上觉得轻如羽毛,似乎自己可以飘出屋去。我现在每次炼功还有同样的体验,变得发轻和放松。从那次体验后,我不再需要服药了。我降低了药量,觉得还挺好,再减,再减直至停药。不服药也根本不会有问题了。

精神方面,我也有了改善。有时人们问我你怎么能又炼法轮大法又当基督徒。我告诉他们,我炼法轮大法后,我比以前更象基督徒。尽管法轮大法是一种修炼,基督教却是宗教,但我个人觉得都指向同一条路,所以我个人没有发现有什么冲突。唯一不同的是,我由于炼了法轮大法,我比一年前发现了更多的基督徒生活的内涵。

有时我难以置信,自己还和一年前是同一个人。我不再有焦虑症和胃痛了,不再服药,身体充满活力,思想平静祥和。我用不同的态度对待生活了。我又开始做多年前喜欢做而由于某种原因不做的事了。我现在和太太,孩子及其他人关系融洽。

我现在帮着介绍法轮大法给像我一样不知道大法却渴望改善生活的西方人。我希望我的故事能帮助一些人走向更美好的生活。

乔.培恩
2000年6月17日 发表于芝加哥法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