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苏刚被迫害致死事件的媒体报导 【明慧网】

关于苏刚被迫害致死事件的媒体报导

【明慧网2000年6月21日】

法新社:法轮功成员死于中国精神病院
星期日 6月18日

北京 6月18日(AFP) - 一个人权组织以及受害者的家庭成员星期日说,一位法轮功精神团体的追随者在警察拘押中死亡,成为已知的第22个死亡者,他是因在中国东部的一个精神病院被强迫接受中枢神经药剂而死亡的。

受害人的父亲苏德安(译音)在电话中对AFP说,苏刚(译音),一位电脑工程师及大学毕业生,在山东省长乐(译音)市长乐精神病院里,连续七日里每日被注射药物两次,之后于6月10日死亡。

他说,“他每天被注射两次,但是我不知他们给他注射的是哪种药物。”

这个香港民运人权信息中心说,5月23日警察和苏的任职单位齐鲁石化公司是在“没有任何精神问题的情况下”把苏送到精神病院的。5月31才日从精神病院里释放出来。

这个人权组织说, “由于官方封锁消息, 很难进行调查, 该中心认为,法轮功成员在警察拘押中死亡的人数远远多于22人。”

苏德安说,“中国有法律,如果苏刚触犯了法律,那么公安局应该起诉,可是公安部门若以将正常人投入精神病院的方式来执法的话,就完全地违背了法律与司法公正。”

其父说,苏刚被释放后, 无法清楚地记起医院里所发生的事,而且他不能进食,移动四肢都有困难。 苏父补充说,几天后,他不再讲话。

苏德安说,他儿子的工作单位签署了将苏送入精神病院的文件。

苏刚曾坚决反对对法轮功的全面取缔,并且几次到北京的中心天安门广场抗议。

苏父说,由于苏刚坚决拥护被禁的法轮功团体,二月中被管辖这个大型国营企业石化公司(邻近山东淄博)的公安派出所拘留,但仍允许他继续工作。

然而,4月25日,苏逃出拘押,到北京天安门广场去纪念法轮功万人在中共中央总部首次请愿一周年。

承认自己也是法轮功成员的苏德安说,自2月起,他曾经被允许每周探视儿子一次,但他是5月27日得知儿子被送进精神病院的。

老苏说,他儿子死后,他提交了一封申诉书,要公司给予解释并要求类似这样的事件决不能再发生。

根据人权组织报导, 自法轮功去年被禁以来,中国政府将那些拒绝脱离法轮功的成员投入精神病院的案例已出现了几起。

信息中心说,“自从去年七月镇压法轮功以来,至少22名法轮功成员因在监狱里遭受虐待而死亡,包括梅玉兰, 王秀英和田世强,这几人均于上个月死于北京的拘押中。”


BBC:中国在法轮功成员的死亡事件上受到谴责
6月18日,星期日

据报导,被禁的法轮功精神运动成员在精神病院被强制注射药物而死亡。

如果公安部门以将正常人送入精神病院的方式来执法的话, 它就完全违犯了法律和司法公正。

一个香港人权组织 --人权与民主信息中心,提到苏刚,说尽管他没有任何精神问题,仍被警察送进精神病院。

电脑工程师苏先生的死是与中国镇压法轮功相关联的,一年前,中国将法轮功定为“邪教”而加与取缔。

人权与民主信息中心称,已有22位法轮功支持者死于中国的拘押中。

该信息中心说,“中国有法律,如果苏刚先生触犯了法律,公安部门应依法起诉,但是如果公安部门以将正常人送入精神病院的方式来执法的话,就完完全全违背了法律与司法公正。”

法轮功是一种信仰,以李洪志大师的教义为基础,提倡儒家与佛家精神道德价值,并结合气功与打坐练习。32岁的苏先生,来自于东部的山东省淄博,他是在今年到北京去支持法轮功运动之后被逮捕的。

中心说,5月23日,警察把他带到中国东部的一个精神病院并给他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系统的药物。怀疑遭到殴打。

由于苏先生的亲属发起了一场绝食抗议,苏先生于5月31日被释放。但是回家之后,他失去记忆和食欲并且行动困难。十天后死亡。

这个中心还说,另外一位法轮功修炼者,王秀英,在警察强灌盐水以制止其绝食之后,5月22日死于北京的一个医院。

中心说,还有一位修炼者,田世强在北京的拘押中突然死亡,而且他的尸体被迅速火化,因而令人怀疑是否被殴打致死。

中国已承认被警察拘押的法轮功成员中已有几人死亡,但是却说死因是自杀或自然死亡。

(2000年6月20日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