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神论”是未经科学证实的假说


【明慧网2000年6月21日】 常人社会的法是宇宙大法最低层次的体现形式。正因为它是宇宙法的组成部分,所以,也不能因为它的层次低就没有一定之规,就可以胡编乱造,黑白颠倒。硬要这样干就要做错事,甚至干出非常坏的事情来。有的人以为,依靠强权便可以说了算。其实根本不可能。事物运动,其中包括政治运动,都有其自身规律的,是不以人的意志转移的。当镇压法轮功中的“泼脏水”手段愈来愈被广大群众识破时,事物的运动必然向纵深发展。

在肆意打击法轮功时,当权者手中有一张“王牌”:“尊重科学、反对迷信”。然而,真理是客观的。当权者是否真的尊重了科学,是否真的不“迷信”,是否真能尊重事实而不轻信,这才是说明问题的开始。

翻开历史便可一目了然,各民族自古以来都是“有神论”者,信仰宗教,相信超自然力量,在中国历史上也历来都是信佛信道,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当然,“无神论”也自古有之:有古代的无神论、“百科全书派”的无神论、费尔巴哈的无神论和现代无神论。无神论否定一切宗教信仰和鬼神及超自然、超社会力量的存在,认为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鸦片,认为有神论是自然压迫和社会压迫的产物。

现代无神论的产生和现代科学的发展交织在一起。它把是否符合“现代科学”视为“迷信与科学”的分水岭,凡是现代科学不能认识的、认识不到的一切都归为迷信和愚昧。

现代科学是属于实证科学。实证科学的一个重要特点是:真理的确立必须经过典型环境下重复试验的证实,如通过悬挂着的小球碰撞可以证实势能和动能互换定律。很多科学知识就是这样取得的。但是稍微留神一下就会发现,现代科学所涉及到的知识并不总能通过典型环境下重复试验得以验证。比如说,现代地质学中被公认正确的“大陆漂移论”便无法通过典型环境下重复试验给予证实。不信你重新“漂”一次让大家见识见识?天文学中的种种认识更是在“典型环境重复试验”范筹之外。这类认识假说的真理性往往是通过寻觅被认识过程中必然出现的典型事例而被确立。比如说,如果认为一个物种是由另一物种进化而来的,在现代科学中,如能找到其间的过渡形态的物种存在,那么这个假说的真理性便被证实了。从科学方法论而言,后一种方法是不严格的,仅仅是为了发展这种现代科学不得已而为之的便通方法而已,因为典型事例的找寻不可能概括事物发展的全过程。大量事实,甚至与假说相悖的事实,在假说的论证过程中被忽略掉了。不难解释,为什么被公认正确的理论能被另一学说替代。也不难理解,为什么像“达尔文进化论”这种找不到关键证据的假说能被推崇为“科学真理”。

真正的科学家是唯物的和理智的,他们知道,尽管现代科学取得了辉煌的成就,但离真正掌握宇宙真理相去甚远。我们人类所生存的银河系是宏大无边的宇宙中无数星云之一,相当于宇宙中的一粒尘埃。然而这粒“尘埃”的直径达90000光年(1光年=9.46×1012公里),其中包含着约1011个像太阳一样的恒星。而在这颗“尘埃”中离我们的太阳最近的一颗恒星为大犬星(又称天狼星)的一颗伴星,其距离为4.4光年。1977年美国发射的“旅行者”号人造卫星要经过35万8千年才能飞到天狼星座。能说向我们的近邻发一颗卫星就能把宇宙真理一览无遗了吗?所以现代科学只是人类认识自然奥秘的初级阶段。真正的科学家是不会把人类初级阶段的认识成果立为真理的识别标准的。

认识过程是不同存在形态的物质运动相互作用的结果。如果一种物质存在形式不能引起另一种存在形态的物质相应的变化,那么后者也就无从感知前者的存在。比如说,物体反射的无限丰富的频谱中包含了可见光光谱,它可以引起视觉神经变化,于是这种物体便被列为可以被看到和认识到的。如果反射的光谱在可见光范围以外,对认识者来说,这种物体是否存在便不得而知了。工具是人类感官的延伸。科学发展史可以作证,至今这种工具的延伸含括的波长宽度已达10-14厘米至106厘米这样20个数量级。一种物质运动若要引起另一种物质存在形式的反应,两种物质的尺寸之间应当匹配。海浪撞击礁石可以产生回波。可是在海浪中插一根针就不可能造成回波。往微观方向说,中微子穿过地球就像遨行在太空一样自由。为什么呢?那是因为探测物体的波长和被测物体尺寸间相差太远。所以工具的研制延伸了人类感官探测范围。但是在茫茫宇宙中所存在的各种物体尺寸系列是近似无限的,20个数量级在其中只占一渺之席。在这个领域外,在更长和更短的波长广阔范围里探测,对人类来说是未知的。所以断言那个摸不着、看不见的领域内物质存在形式如何如何是没有根据的。

上述人类认识领域内所存在的巨大空白区还仅仅是指的我们人类所存在的这个物质空间内的事。关于除了我们地球上的芸芸众生之外,在这个宇宙中还有是否存在着其它生命体的问题。法轮功明确指出,除了我们这个三维空间外,还存在着数不尽的物质空间,那里存在着无穷无尽的高级生命和低级生命。依傍着现代科学的“无神论”恰恰回避了存在着无数其它空间、现代科学至今不掌握通往另外空间的途径这一事实。当前社会上出现了不修炼的人对修炼人的事说三道四的现象,可以说,那些说三道四的人起码不是真正的科学家,否则他们不会如此不科学地评论他们根本不懂的事。

对于法轮功修炼者而言,与其它空间的高级生命之间的交往是直接的。大批法轮功实修者可以接触到另外空间的真实景象。以法轮为例,法轮便是另外空间存在的高级生命。大批法轮功修炼者在真修伊始便可感知法轮在体内外的旋转。从认识论来看,甚至从现代科学而言,这种高级生命的存在是可以被法轮大法修炼者所认知,并且是在典型环境下可以重复的。对修炼者而言,“有神论”的真理性不言自明。这从某一侧面可以说明,为什么修炼者宁肯冒各种残酷的迫害仍要出来证实大法,为法轮功讨一个清白。真理总是拥有无畏的追随者。十九世纪至二十世纪革命者宣讲“劳动剩余价值论”,大批群众不畏死亡威胁紧追不舍。为什么有这么大凝聚力呢?因为他们宣传的是真理嘛。而任何时候手无真理仅靠强权都是没有希望的。有人会产生疑问:为什么我不能感知法轮功所说的高级生命呢?答案很简单:那是因为你不修炼,就好象你没下过水所以不会游泳一样。当然这个例子还很不确切,实际上存在着更深刻的道理,一进入修炼状态你自然会明白。

为了向法轮功泼脏水,大陆政府宣传机构推出所谓的“法轮功习练者”自残寻找法轮的案例,以图论证法轮功如何如何。然而法轮功早已明确指出:法轮存在于另外空间。如果法轮和人的肉体同处一个空间,那还不和人体内脏搅在一起了吗?关于存在着另外空间的论述实属法轮功的基础知识。把连基础知识都没搞懂的人强行算作法轮功学员实属牵强附会、耸人听闻。搞这类宣传的人或者是没看过法轮功的书,或者是存心骗人;而法轮功修炼者看了这类反宣传之后会更加坚定地修炼下去,这里也包含了“撒谎效应”的必然结果吧,----事物向撒谎者愿望相反方向发展。

事物的发展规律客观的,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所有这一切对法轮功的无理镇压都将成为历史中不光彩的插曲。但是到那时,“无神论”仍将不得不面对自己的“天大的笑话”。

从另一方面来说,“无神论”这一假说要想取得科学论证、证明神鬼是不存在的,就必须完成以下基本工作:

1. 首先它应发展其观测手段,使之含括物质存在所客观触及的无限波长系列,从人类观察认识物质世界时所陷入的20个数量级这一条窄缝中解脱出来;

2. 其次,要突破不同的物质空间。被发展的观测手段不仅仅能应用于我们这个物质空间,而且能在客观存在的数不清的其它空间实施观测和认识。

如果真能实现这个伟大的突破,人类就会发现,那里客观存在着的是数不清的高级生命和低级生命,而“无神论”不过是不能自圆其说的假说。

所以出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如果你真心坚持“唯物论”,你就必须抛弃科学根本无法证实的“无神论”;而你要坚持“无神论”,那么就得承认,你所坚持的“唯物论”不过是“唯心论”而已。实事求是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