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书信:关于神的存在 【明慧网】

朋友书信:关于神的存在

【明慧网2000年6月26日】 XX兄:你好!

上一封信中谈到的“神”是的确存在的。那么为什么一般情况下人们看不到呢?这就要涉及到许多超常的理。所谓“超常”,就是超出我们一般的观念,超出我们自懂事以来所形成的、在我们头脑中已经成为定势的常规观念。我们有必要重新审视一下许多我们认为是绝对正确的概念。

辨证唯物主义认识论认为,客观外界的事物通过人的眼、耳、鼻、舌、身,反映到人的大脑中来,产生了对外界事物的感性认识,这种认识积累多了,就会产生飞跃,成为理性认识;理性认识又运用于实践,接受检验,循环往复,理性认识不断上升、深化,从而认识到事物的本质,这就是规律。我们历来认为这是绝对的真理,这已经形成了一种观念。其实,这种观念极大地局限着我们、障碍着我们对客观世界的认识。首先,人脑对客观事物的感性认识是通过人的感官探知的,显然客观外界事物除了有人能感受到的视、听、嗅、味、触觉信息外,还有许多人感受不到的信息。比如,动物能感受到人无法感受到的地震的前兆。人们常说的所谓“第六感官”,说明人其实也早就认识到了这一点,如果人真有第六感官的话,人所感知到的世界就可能完全是另外一个样子了,就象一个一生下来就是瞎子的人觉得世界是漆黑的,一生下来就聋的人觉得世界是安静的一样。就人能感知到的信息而言,其范围也是十分狭窄的,人看不到红外线和紫外线以外的光,听不到次声波和超声波,如果人的感官功能更强一些,人会觉得世界更加丰富。也就是说,人所感知到的信息无论是种类,还是范围,都是十分有限的。因此,人对客观世界的认识是有相当局限性的,人能认识到的只是客观世界的一个小小的局部,或是人认识到的是一个片面的世界。

其次,人脑对客观世界的认识是通过人的感官反映到大脑中来的,这个反映过程是和人的生物功能相联系的,这种生物功能使人脑产生的认识和客观外界事物的真实状况出现了差异,带有了人的特点。比如,我们看电影的画面是连续的,而实际上它是跳动的;电视画面也一样,它实际上是一线一线扫描过来的,这都是因为人的视觉有延时保留功能。因此,人对客观世界的认识实际上和客观世界的本来面目已经产生了很大差异,人脑中所反映的是一个变了样的世界。

我不是要说辨证唯物主义的认识论不对,辨证唯物主义认识论是对的。但它只是在描述现代人的认识过程上是对的,它是现代人这一层的理。如果我们把它推而广之,认为它是绝对的真理,甚至认为现代人的认识以外的东西一概不存在,那就大错特错了。不能排除这样的可能:宇宙是浩瀚的,历史的长河是亘古的,人类的文明在其中只是一个极短的瞬间;宇宙空间是极其复杂、奥妙无穷的,人类的知识只是极浅的一点点。如果事实果真如此,那人在庞大的宇宙面前自吹自擂,抱着固有的那一点有限认识不放,那不是象井底之蛙一样很可笑吗?

恕我直言。我们之所以总觉得我们感知到的才是真实存在的,而超过这些的就很渺茫,很难接受它们的存在,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我们人的观念太狭隘,容量太小的缘故。要想认识和理解超常的理,必须突破原有的那些狭隘的观念。我们少年时代都记得有这样一个故事:谢廖沙和小朋友在一起玩军事游戏,被指派担任站岗的任务。天黑了,小伙伴们早都回家了,他独自一人还坚守着岗位,等了很久也不见一个人来接班,就哭了起来。一个大人闻声走过来问他,他回答说,没接到命令,不能下岗。大人说,这是游戏,你可以回家去了。谢廖沙认真地说,我是军人,没有命令不能走。于是大人跑去找了一位军官来,对谢廖沙下命令说,你的任务完成得很好,现在我命令你下岗!谢廖沙高兴地敬礼,大声回答说:“是!”愉快地回家了。这个故事还不十分恰当,不过也说明了思想容量的不同而引起的看问题的差异。人和神的认识能力的差异,当然根本不是谢廖沙和大人的差异所能比得了的。

“神”是具有那样的超凡能力!我们看到的丰富多采的世界,“万类霜天竞自由”,其实这些真的都是“神”造出来的。宇宙历经了人所无法想象的久远年代的变迁,在宇宙中有无数的神通广大的神存在,可是这个宇宙并没有“乱套”。这说明了什么呢?这就涉及到另一个相关问题:这说明宇宙是有法则的,是有“法”存在的,不过那个法则的制定标准要高深得多、高尚得多、神圣得多。这个“法”可能就是在制约着宇宙的一切,限制着宇宙的一切。不相信“神”的人说,我们怎么看不到神哪?我们看到了就相信。“神”有那么大的能力,可他们必定是高尚的、神圣的,“神”的所作所为,包括他在人间的显现,必然要依宇宙的“法”来行事的,必然是有一定条件的,要遵循一定原则的,不会象人想象的那样随意乱来、或者专门为了让哪个人相信而显现给你看的,讲悟嘛,还有个尊重的问题。神的思想方法和行为准则如果都象人那样,那不就和人一个水平了吗?那也就不是“神”了。

唯物主义认为,人的认识只能是客观世界的反映。世界上所有民族中都不约而同地有很多类似的神话传说,这种传说它很可能就是人类所经历的某种客观历史的反映,而不是哪个人臆想的、杜撰的。那些传说告诉我们,“神”在人类历史上必然显现出来过。当然,他是怎么显现的?为什么会那样显现的?凭现在人的观念是无法搞清楚的,时过境迁,沧海桑田,人的很多概念都变了,很难客观想象、判断当时人类生存的真实状态,特别是精神、思想状态。所以人想研究“神”,在现在人的这些概念范围内是无论如何也办不到的。讲个笑话,说如果“神”他几万年才能出现一次,那么在这几万年中间怎么能看得到呢?我们不能只用人的概念考虑问题,多少天出现一次,多少年出现一次。其实,惊天动地的“神”虽然少有显现,“神迹”却常有显现,只是人总是用人的观念去解释他们罢了。

总之,人看不到神,一是因为人的观念的局限,二是时机未到。认为看不见的就不存在,绝不是真正的唯物主义。

好了,这封信就先写这些。只是想平心静气地认真谈谈我所认识到的问题。我觉得对我们这一代人来说,观念得有一个相当大的突破,才能在对这些问题的理解上产生突破。再谈。

顺致安好。

XX弟于纽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