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夏令营侧记

|

【明慧网2000年6月28日】 原定去芝加哥法会的飞机被取消(天气缘故),我被阴差阳错的带到一位马里兰州弟子家里,恰逢这里的法轮大法夏令营开营。在那里我与二十多位5-16岁不等的小弟子以及几位工作人员一起摸爬滚打度过了九天,大家同吃同住,一起学法炼功,修心提高。侧记如下:

背书的故事

夏令营一天日程很简单,早上炼功,看老师讲法录像,下午,晚上学背“论语”,“洪吟”,听故事。

第一天教大家背“苦其心志”和“做人”。小家伙们多数英文比中文流利,中文字不识几个,只能依靠拼音。集体领读后的休息时间,8岁的T过来说“阿姨,我需要一些帮助。”于是坐下来一个字一个字地跟我学念,其他小朋友在身边跑、闹、玩、笑,他并不为所动,神情很专注,大嗓门地念得很带劲。几乎一小时后,T终于能背下来了。这时别的小朋友才注意到,过来问我:“阿姨,我也要背吗?”“我背不出,怎么办?”“我不算在内,是吧?”当听我说每人都要背时才傻了眼,赶快去找来书念。尽管后来背的小弟子似乎反应快,记性也好,但毕竟是拖到饭后才背出。还有一位小朋友挺有意思,总是很热心的帮忙做这做那,但一看录像就说他看过了,不想再看。背书时,看一遍就捂上眼睛,绞尽脑汁地想重复出来,总记不对时就叹气说“TOO HARD(太难了)!”后来发现他在集体反复朗读时也能背得出,可见并非不聪明,只是脑子里原先没有这些东西,干想是想不出的呀。(当然,这话也是说给我自己听的。)

“论语”对于六、七岁不太懂中文的小弟子来讲是有难度。我宣布背不出相应段落第二天不能去参观中国艺术博物馆,以期他们能够加把劲。结果未曾想当晚给背哭了两个,他们眼泪汪汪地说:“背不出不能去MUSEUM,呜呜呜……”其实哭鼻子的这两个都是相当肯学、学得也不错的。T在一边很懂事地安慰他们:“阿姨只是在催我们啊。”言下之意是别担心太多嘛。于是大家又跟T一起摇头晃脑地背了起来。这件事提醒我:教育孩子时不能只注重方法,还是要让孩子充分体会到大人的善心。

佛光普照

夏令营第二天来了一位5岁的C,顽劣异常,一不顺心就打人,从上到下几乎都打一遍,包括阿姨。而且有一些五岁稚龄不该有的坏习惯,如撒谎、报复等。他的父母也对他很头疼。

9天结束时,每人都要挨个回答三个问题。当问到“这些天你学到些什么?”时,几乎众口一词都提到一点:学会忍让,打不还手。14岁的W说得最详细:“第一次他(C)打我时,我揍了他屁股;第二次他打我时,我拍了他;第三次他打我时,我用软枕头丢过去;第四次他打我时,我没还手;第五次他打我时,我说‘你能再给我些德吗?’”

C的变化也是不小的。有一次他破天荒地坐在小朋友中间,安静地听大家念“论语”。几遍后他忽然举手说:“我有一个QUESTION(问题)。”我很好笑,不知他能有什么问题。他问:“阿姨为什么不看我?”原来背诵时我会挨个盯住他们的眼睛,示意他们跟上我的口型,而我却没注意到C也在跟着背了。

还有两次我中午独自学法时,C悄悄溜进来,静静地坐在我身边听。我不禁想起了小J讲的在北京办的类似的夏令营的事:有个四岁的小男孩实在太捣乱,影响大家听法,辅导员只好把他“请”到门口去了。结果小家伙大哭不止,问他为什么哭啊,他说,“不让我听法……!”真的,小孩状态跟大人不一样,而且每个能来的小孩都不知是怎样的缘份啊。其实我们大人看这些小孩,而师父看我们又是什么样哪?我们也曾经不懂事,犯了那么多错,干了那么多不好的事,可是师父却原谅我们那么多,费尽心机地度我们,一直在管我们。每想到这,我都禁不住地流泪。一次C听我念书时见我哭了,就悄悄地跑开,找来一只玩具虎,放在一边。等我抬头望他时,指着那只小老虎说:“你看它是不是很FUNNY(好玩)?”哈哈地拍手笑,想逗我高兴。

每次C要被家人接走时都特别不乐意。第二次被送回时,他父母都很惊讶于他的变化,连声说“大法的威力!大法的威力!”

大孩子们

TEENAGERS(10岁以上的大孩子)是对我的一大挑战。他们有一定的自己的思想,不会象小孩子那样满足于唱儿歌一样的背书(不过,大法的确不同一般,有两次他们真的念得很开心,尽管仍不太懂那些个中文的意思);也不会缠着你讲故事,可以让我趁机开讲“孔融让梨”,“韩信受辱于胯下”或其他小弟子修炼的故事;当然炼功学法更无法强求他们做到自觉,因为他们并不完全了解大法(好几个都还没读完一遍《转法轮》),而且可能由于家长急于求成,忘记了向子女弘法也是自己的修炼,方法上忽视了圆融法,结果造成一定的逆反心理。加之他们中文不太好,直接看大法的书有困难。

于是我尽量坐下跟他们聊天,听他们讲对“CHINESE MOM(中国妈妈)”专制作风的抱怨,听他们讲他们对大法的理解(他们都很喜欢德和业呀等道理,自己也想作个NICE GUY(好人)),听他们讲对中国目前发生的事情的看法。然后我尽量告诉他们我的一些经历、感受和理解,心里面把他们当成朋友,毕竟大家在师父眼中也只不过是众生,只是我比他们稍长几岁,因此也多走过一些弯路而已。第一次谈完后他们觉得这是夏令营中最有趣的谈话。之后我尽量抽时间跟他们交流,跟他们一起东奔西跑地玩“CAPTURE THE FLAG”(抓旗子),然后充当“CHINESE MOM”的角色,跟他们一起背书,念英文的经文。以下是这些大孩子们问的一些问题,写下来只是希望更多的家长能从法上想一想答案:

1)我妈打我给不给我德?
2)父母为什么总是对我期望那么高,甚至说我STUPID(蠢)?
3)为什么我妈把我当小孩,炼功表现乖时就给TREAT(请吃东西)?
4)我炼功一年,为什么脸上还有小痘痘?

夏令营结束时我给他们的建议是:多读《转法轮》,你会找到所有问题的答案。

与正法联系起来

在这样一个特殊时期,我们觉得自己无权剥夺这些小弟子们与正法联系起来的机会。其实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参加了过去一年中弘法护法的活动,但他们绝大多数都对目前中国发生的事不甚了解。

夏令营最后挨个回答的三个问题之一就是“你知道中国发生了什么事吗?作为美国的小弟子,你应该怎么做?”他们对于在中国被抓的小弟子都很感兴趣,也很想象他们一样能帮助更多的人了解真相。有的小弟子说可以打电话给国内的警察;有的说自己要做到“实修”中讲的那样,别人就会看到法轮功好;还有的说可以跟同学、老师讲,让他们也知道真相。有的大孩子们很有思想,与我讨论了很久为什么会出现这种魔难以及怎样做好。

“不是工作是修炼”

夏令营所有工作人员都很不容易,不仅要悉心照顾二十多位小弟子的饮食起居,还要抓紧学法,以便在小弟子之间各种各样的心性摩擦中更好的言传身教。除小J和我之外,他们都是家长,这样就更要求他们能做到放下执著,守住心性,真正的把每个孩子都当成修炼中的人来对待。毕竟大家也都明白,在人中,你是他们的父母,但在修炼中,佛性的那一面,你并不真是,大家有缘来在一起都是为了在法中修炼的。

开始的一两天似乎还有点手忙脚乱,但到后来大家都觉得越来越简单,越容易,因为都已经学会立足法的一面去做,而不是用人的一面去对付。

最后牵扯到伙食费用问题时,大人们着实过了一次关:主办的家长坚持不肯收多,其他家长坚持要多给(可能知道他们家专门为此次夏令营花了大笔钱)。结果一桌人讲来讲去,与旁边静静打坐的小孩们成了鲜明对比。后来大家悟到,可能这样一笔“糊涂帐”就是来给我们去对钱的执著的,于是不再多说了。我也就此搁笔吧。

费城学员 肖阳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