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大草坪的弘法点滴 【明慧网】

华盛顿大草坪的弘法点滴

【明慧网2000年6月30日】 为了弘法,大家在华盛顿国会大草坪上建了个炼功点。那儿来来往往的游客有时候特别多,这些游客不仅有来自全美各地的,还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和先生把周末去华盛顿炼功变成了去那儿义务教功和介绍大法。一到周末,我们自己早早在家附近的炼功点炼完功,和功友读完一讲《转法轮》后就驱车去华盛顿的炼功点。在大法弘传人间的这段日子里,我们弘法时遇到了各式各样的人。下面我就挑几个来讲吧。

一、一个有缘的以色列人

今年冬天,一场大雪把大草坪严严实实地给盖住了,天气阴冷,没几个游客走过。我们在功友铲出来的圆圈里炼抱轮。忽然我注意到一个男人在草坪边的沙石路上站着,望了我们好久没离去。我先生向他走了过去并告诉他我们在炼法轮功。接着诧异地听到他的回答“我也会这个功。” 然后他开始讲他的故事。九四年他去北京学中医时在天坛公园跟人学法轮功,当时由于工作时间和炼功点的炼功时间有冲突,所以他始终没机会学第五套功法就回国了。他觉得这个功法很好,回家后他几乎每天在家炼,这几年一直如此。他甚至不知道法轮功还有书和录像带。那天是他来美国出差的最后一天,下午就要上飞机回国了。我们的车上总是备足了大法中英文的各式资料,这次又用上了。他兴冲冲地买了《转法轮》、《法轮功》以及老师的教功录像带,并表示回去后要看书。不久他给我先生写来了电子邮件说书已经看了一半了,而且看书后明显觉得自己的功在长,还提到这次华盛顿的短暂相遇并非偶然。以后的电子邮件又说他已经打算放弃练了多年对他身体健康一直很有帮助的太极拳。后来又说他联络到了以色列的功友,并和他们一起去了中国驻以色列大使馆为法轮功说明真相.....

这个大胡子以色列人的故事又一次让我们觉得户外固定的炼功点是多么重要,时机成熟时有缘人就会被领来。

二、把真相告诉中国同胞

九九年底,华盛顿的炼功点来了一批批中国的公差游客。他们都知道法轮功在中国被镇压的事。这些从我们炼功点走过的中国人有惊奇的,告诉我在这儿居然还能看到法轮功;有害怕的,他们不敢上前接我递过去的法轮功资料;有好奇的,主动伸手要了我们的法轮功报纸;有想学的;有上来攀谈的;有同情我们的;有讽刺我们的;有客气地骂我们的,总之什么态度的人都有。有时候当他们说到不符合事实时,就感到自己心中波动起来,慢慢的这种不平就变成了怒气,带着不善的话马上就要脱口而出似的。这时心中有个声音反复对自己说:摆正与人的关系,要保持一颗慈悲的心,详和的心态。这些中国人走了一批又来了一批,渐渐的我发现能用较平和的语气谈这些问题了,不再那么容易被有些情绪亢奋的人带动了。自己就在这种时好时坏的状态中修炼过来的。就象老师在《转法轮》中写到“......那个场不是一般的场,不是一般的炼功那样的场,是个修炼的场。” 与此同时我还能向这些只能听到国内政府一面之词的同胞说明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他们其中有的朋友和亲戚也炼法轮功。我多告诉他们一些情况,也许他们会把这些事实告诉国内的人们。或多或少对那些被蒙骗的人们能有所帮助,使他们早日清醒过来。有一次当我刚和一位中国来的游客讲完我们的真实情况后,他点着头走开了。不一会儿,他带了一帮中国人来了,满脸笑意地对我说:小姐,你看我把他们都带来了!他们中的许多人拿了我们功友编辑的报纸和材料,他们也渴望知道法轮功到底是什么,也许他们也想解开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愿为法轮功献出一切的满脑疑惑,也许他们之中还有有缘之士呢。大法的力量会让看来不可能发生的事发生。

三、一个欧洲人和大法的有趣故事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有一个白人男子兴冲冲走向我平时挂着的宣传板蹲了下来。一边手指着 DAFA (大法),一边喊着大法,要求他的同伴儿为他照像。我上前询问,他开心地用英文说,他的名字就叫 DAFA,从欧洲来。我告诉他 DAFA 的中文意思时他盯着我好像在说:是真的吗?我接着告诉他法轮大法是从中国传出的古老的修炼功法,他马上接过去说他也练一些打坐之类的功法,我心中想着不知道他跟大法是一种什么缘呢。这时他的朋友在边上开心的叫着他的名字DAFA,他也一直兴致勃勃的听我讲完对法轮功的介绍。最后我真诚地告诉他,希望他看了大法资料后能来学炼法轮功。我真希望这个开朗的欧洲人已经开始在大法中修炼了。

现在回想起来在华盛顿的炼功点上我还真遇到了不少各个国家,各个种族的人。可以讲的小故事好像还有很多。这些经历看似简简单单,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但我自己就是在这点点滴滴中修炼过来,成熟起来的。我的愿望和其他功友一样,在这个特殊时期帮师父让全世界更多的人知道大法,了解大法,最终加入到修炼这部宇宙大法的行列中来。

华盛顿地区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