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走正我们的路

【明慧网2000年6月4日】

师父在芝加哥讲法中讲到:“其实我想啊,这个很大的这个难哪,并不一定是针对学员本身的,它很可能是针对整个这个大法的。在这样的困难面前,看你这个法还能不能走正,这才是至关重要的。法的伟大才能体现出将来修炼者的伟大,因为法能不能走正,这个大法中的每一个成员都是至关重要的。在实际的考验当中,我看大家都走过来了。大法经受着考验。”

我理解作为这个特殊历史时期中的修炼弟子,我们圆融大法的最关键和最有意义之处在于,“真正地把住大法去修,走正我们的路”。如果我们做不到这一点,就不能说是真正意义上的“圆融法”、“助师”和“护法”。而要想走正,首先必须得学法,理解法在不同层次的更高内涵,并不断地用大法指导和修正我们自己的一言一行,因为18K金的标准是不能使我们回归到纯金无暇的。这方面的考验贯穿在我们修炼、弘法、护法的方方面面。

随着时间的推移,对大法弟子的要求越来越高,而相应对大法的干扰与考验也在不断升级,也就是在表面磨难背后,起着真正驱动和破坏作用的更高层次的因素,也在逐渐地暴露出来。表面上还是常人在干扰我们,实质上却是不同层次破坏大法的那些魔,我想还包括不同层次中宇宙“旧的势力”。从这个意义上讲,对我们修炼弟子的考验就不只是“解决根子上的问题”了,还有更高的要求。

记得师父在讲到“旧的势力”的时候说:“(大意是)旧的势力倒不是魔,他们就是那个标准。他们都觉得在帮我,可是恰恰他们的所谓帮助却成了我的障碍。”那些“旧的势力”也知道要做好,可他认为自己就挺好的了:“你们都跟我学吧!……” 而师父是在正宇宙的法,宇宙中的一切生命都在重新摆放其心性所在的位置。当正法的进程“做过去”的时候,“旧的势力”发现自己也身在其中(他们是否这才后悔自己当初没有修正自己、没有改变一下僵化了的“观念”呢?)。

可是就这一过程,我想相应地也会在表面常人社会的各种事情中,包括在学员的修炼、弘法、护法中表现出来。我们不把住法去修,就很可能被那些“旧的势力”所带动,为他们在人间做事。如果我们跳不出他们的控制,无论表面上我们在做什么,自己的所作所为中带有他们的因素,那还是“助师”了吗?我们不也成了障碍了吗?要知道有些“旧的势力”较人来说,也是高层生命,也是能跳出人、放下生死的。所以我认为基点站在法上,这是个基础,但不等于由此就可以随便怎么做都行了。还得在法中继续修、找自己的不足,做得更好。

师父在《再认识》中说:“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真能这样提高上来,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

当然我们都是修炼中的人,在圆满前都会存有人的思想,这也是使我们能不断修炼、提高的条件之一。但若不多学法,不能时时向内去修、想自己还有哪些不足、怎样做得更好,不就等于是不修炼了吗?我们不能以固定的眼光看待问题啊,总得用更高的标准要求自己。

我这里不是反对学员们在不同层次境界这样或那样的做法,大道无形。“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把自己当作一个真正修炼的人不断提高自己,我想尽管在不同层次上,大家都能达到不同境界的要求,做得很好。

可是我感觉目前有一部分学员,在不同的问题上固守自己的认识,而当别人与自己认识不同时,存在那种“我就挺好了,你们都跟我学吧”的思想,甚至强化别人。学法或交流中点到了自己的问题,往往却用别的理由掩盖过去,想都不愿想,因为自己的认识固定在一个角度,又表现出一种绝对化、公式化的倾向,由此又导向越来越极端的行为。这些表现在不同方面对法造成了一定负面的影响。

举一些具体例子,在此与大家切磋:

比如,集体学法时,不是对照法互相谈:法点到了自己的哪些不足、以后怎样做好等等。好象总在给别人讲,“带动大家提高”的心很强。有的人到处走,专门做“帮助别人提高”的事,似乎把这当成了自己的“使命”。

又如,强化别人,给学员分类,给弘法、护法形式分类、分等级,按照个人的理解轻易下些个定义和结论。

再比如,不结合大法提高对法的认识,总是把天目、功能、感觉、做梦、故事或听到什么等等传来传去,把这些掺在一起“悟”什么更高的理。

感觉什么也不是,我们不能把什么都拿来,凭著感觉炼功啊!师父讲“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神,什么魔,都别想动了我的心,这样一定会成功有望的。”(《转法轮》P204) ,经文《坚实》和《大法不可被利用》不也讲到了所谓高层生命和学员接触,进行破坏和干扰的情况吗?

还有的人随便什么都说是师父安排的、是师父点化。总是为自己的行为找理由和根据,却不去找自己的不足。

不管上述行为中,在不同情况下存在什么原因和正面的因素,但那些偏离法的部分,如果学员自己都不去纠正,甚至自觉得挺好、愈演愈烈,发展下去会对大法有益吗?

师父讲过在弘法中要理智,要恰到好处地弘扬大法。我们的所作所为也应是圆融人类行为的表现、也得符合世间的理和法。为什么一要做点什么,总是想显现出超常的一切呢?是真的慈悲众生,希望他们得法、不要错过这万古难逢的机缘呢?还是想自己赶紧圆满离开这里呢?

我们不管做什么,都应该做而不求,在其中修炼自己。我们要做到放下人的观念,堂堂正正地修炼,但还不能一想到弘法、护法就热血沸腾,停留在“刘胡兰”或观念里那种“辉煌”的状态中。师父一直强调:只要你还没圆满,你就得符合常人状态地去修。

在加拿大法会上师父告诉我们:“大家能够在法上认识法,真正能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的人,就这一点,有力地、坚定地稳定了大法在世间常人中这种形式。任何形式也破坏不了,雷打不动。”

在芝加哥讲法中师父还说:“能够在世间上圆融着法,这才是最伟大的。……而且将来能够稳住心,稳定大法,这是非常了不起的”。而关于圆融法的问题,在《新加坡讲法》中讲:“如果我们都做得非常的好,能够用一个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是一个堂堂正正地修炼的弟子,那么大家想一想,人家看到,噢,这些人都炼法轮功的,真好。放到哪都叫人放心,在哪都是一个好人,那么人家就会说法轮功真好,这个大法真好。那么你是不是在常人这个形式中圆融着大法呢?”

大家也知道,不是说中国政府取消那些错误做法,也说法轮功好了,就意味着“法正过来了”。其实,不是大法没有那个力量去掉这一切不好的东西,是法给众生留了一个机会啊!大陆反过来的形势,也在促进我们修炼和在世界范围内弘法的环境。师父在讲法中多次讲到:“别人可以不对,我们自己不能不对。”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按着大法不断地排除自己行为中恶的因素、负面的因素,修炼自己的同时,也在弘法、护法、圆融法。这个过程,是树立大法及弟子威德的过程。

人类空间败坏得象“烂苹果”一样,正因为大法弘传,上亿弟子坚定大法、得法回升,将来还会更多,使人类“走出了那个最可怕的那个险境”。我理解这还主要是对人这一层的意义。

对修炼人来讲,对大法的坚定、圆融与维护,还不只表现在我们修还是不修。在不同层次上、不同的复杂环境和干扰中,我们能不能真正放弃对自我的执著?还是不是按法说的做?能不能把住大法,放弃自己观念中的各种所谓“好东西”、甚至那些在以前修炼中,对自己提高起到过促进作用的不同层次的东西?我们都做得很好了吗?用的是什么标准?……“舍尽方为无漏之更高法理”。

我理解,我们修炼人在法中能够突破更高层次偏离法的势力的障碍,才是更好地“助师”啊!在“大法经受着考验”的时候,我们每个修炼人在其中怎么修、怎么悟,实际起到的是什么作用,是不是处处遵照这个大法去做,也是摆放自己的位置啊,对大法也是"至关重要"的。我想,我们走正自己修炼的路,也走正大法的路,这才是我们真正的护法、圆融法和助师世间行!

以上个人体会,不当之处,敬请指正。

合十。

大陆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