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6月9日大陆综合消息

**不争的事实,公开的秘密(续)**

【明慧网2000年6月9日】

【成都】6月5日,参加5.20成都法会的部分被关押在九如村治安拘留所的学员被释放,黄杰(无缝钢管厂职工职工)等学员因在拘留所坚持炼功,被处以刑事拘留,现关押在莲花村拘留所,每天24小时带脚镣手铐。

彭和义等被捕学员仍关押在莲花村拘留所。

学员被释放后,有的受到单位威胁,称再有类似事情,立即开除。成都金牛区被释放学员倪清慧等人,在警察的欺哄下,又被送到了位于营门口派出所的金牛区“教育转化学习班”。

最近,成都市委、市政府不断发出呼吁,希望国内外“认识成都,了解成都”。法轮功学员希望各国新闻机构予以响应,到莲花村拘留所、九如村治安拘留所、营门口派出所、保和镇派出所(见注)以及资中楠木寺女子监狱、绵阳新华劳改农场等地,了解法轮功学员的人权状况以及他们在公安淫威下的表现。

注:该派出所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在成都市市区内算是最残忍的,而在这善恶颠倒的地方,其所长翟永川居然作为成都公安的唯一代表,被政府定为99年度成都市十大杰出青年。这实在是对当前社会道德状况一个维妙维肖的注释。


【大陆】大陆一些公安干警通过一年来对大法弟子的了解和看过收缴回去的大法书籍以及大法弟子的弘法,逐渐地认识到法轮大法的真相,他们向大法弟子解释说:“我们为了执行公务,为了养家糊口,为了穿这身警服不得不违心地这样做,否则下岗受处分株连我们”,也有人告诉大法弟子:“我们也知道大法好,让实践来检验吧”。学员则希望更多的警察醒悟,站起来维护法律的尊严,真正对大法负责。


【大陆】近几个月来,某市大法弟子为了履行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益,本着对政府的信任和爱护帮助,让政府不要这样不公平的对待这些好人,还法轮修炼大法清白而上访,结果十几个上访弟子被抓,拘留,下岗,人被监控,电话监听,没有人身自由,有少数干警严重践踏法律对大法弟子惨无人道残酷镇压,使用卑鄙的手段迫害大法弟子如:

徐XX,女,38岁,曾多次进京上访,于四月二十三日去京上访被抓,二十五日关进某地看守所里,将徐单独锁进禁闭室象对待死囚犯一样戴上脚镣手铐将她按倒在地,整个人成大字形固定在地上,不给吃不给喝,不给拉尿,时间长达四天四夜,导致整个背部臀部溃烂,疼痛难忍惨不忍睹。

当徐的遭遇以及警察的法西斯暴行被有良心的人透露出来时,徐的爱人打电话去询问情况时,专管法轮功的一位警务人员矢口否认。大法弟子也纷纷找到公安局责问此事,他们均不承认,并追查是谁说的。

徐在禁闭室关了四天四夜后又送回看守所仍戴着脚镣手铐,并将她锁在床上,在此期间,不准任何人探望,一个多月后将其秘密送至某地劳教所,判其劳教一年,徐对这些执法人员知法犯法残酷迫害非法拘捕关押判刑表示抗议,在劳教所里绝食。

徐的爱人在得知徐的去向后立即赶到劳教所探望,当时徐已绝食十一天,夫妻二人终于见面,由此徐在看守所里的一个多月期间所受到的非人待遇残酷迫害得以证实。

现在劳教所里仍有十多名大法弟子在押,他们向世人展示了他们坚修大法心不动,坚护大法志不移的决心。


【江西】今年四月初,广西省钦州市四中音乐教师邱红霞因向学生介绍法轮大法而被市公安局国安支队关押进看守所,据检察院讲要劳教。其男友因是法轮功修炼者也被关进看守所。
国安支队电话:0777-2827930


**四川地区天灾持续**

中新社:四川特大暴风雨夺命数十条

【中新社六月八日电】连日来,四川省巴中地区和泸州的古蔺、叙永等地分别遭受了特大暴风雨袭击,致使山洪暴发,给当地群众的生产生活带来巨大损失。

据初步统计,目前,受灾区共死亡34人,失踪6人。 


成都商报:四川金堂发生山体滑坡 西南最大电力提灌站停运。
成都商报 2000年06月08日

本报讯:(记者庞健)4日傍晚一场罕见的暴雨造成金堂县淮口镇玉岭村5队的炮台山东北坡山体发生滑坡。受滑坡威胁,山脚下迄今为止西南地区最大的电力提灌站--金堂九龙滩提灌站被迫停运,致约6万亩耕田断水,30余万亩农作物灌溉及部分群众饮水受影响.



成都商报:四川古蔺等地遭遇特大洪灾
成都商报 2000年06月08日

  前日下午,四川的泸州和巴中、广安、凉山、达州等地遭受特大暴风雨袭击,致使山洪暴发,带来特大泥石流灾害。据昨日下午泸州市政府向省救灾办传送的特急传真汇报材料称,6月5日和6日两天,泸州市古蔺县遭受特大暴雨袭击,最高降雨量达130.7毫米,最大风力达8至9级,且持续时间较长,引起境内多处突发泥石流、山体滑坡等山地灾害,造成大量房屋倒塌、农田毁损、人员伤亡,是该县10多年来自然灾害中伤亡情况最大的一次。

  截至记者发稿,据省救灾办发布的消息,古蔺县境内已有38人死亡,8人重伤,8人失踪,另有69人受轻伤,死亡牲畜1400多头,毁坏农田4万余亩,农房倒塌4500多户共1.1万多间,近2000名中小学生近期无法上学,目前无处安身的灾民达3600多人,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达1.42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