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昕事件追踪报道(之二) 【明慧网】

赵昕事件追踪报道(之二)

【明慧网2000年7月1日】6月28日

今天是赵昕的生日,而她只能无声无息地躺在医院的病床上,靠着呼吸机维持着生命。这是一件多么真实而残忍的事实,而造成这种结果的海淀分局及拘留所却说他们没有任何责任,这真是天大的笑话。

上午,赵昕的父母及工商大学的领导同海淀医院的杨副院长(兼骨科主任)谈,要求阅读并复印赵昕的病历,了解赵昕的病情,遭到拒绝,说要病历必须有公安部门的批准。而海淀分局的有关领导已同其家属讲过赵昕是个自由的人(再此以前,其单位及家属从未接到过公安部门拘留或释放赵昕的任何正式书面通知),为什么要一个病历还要经过海淀分局的同意?

另外,在家属的一再强烈要求下,医院同意家属进病房探视赵昕。在医院杨副院长和胸外科赵主任的陪同下,赵昕的母亲和妹妹走进病房。杨副院长大声说:“赵昕,你妈和你妹妹来看你了”,这时赵昕睁开眼睛(她的气管已被切开,不能讲话)。其妹问杨副院长赵昕现在的意识是否清醒,杨院长说是,她是清醒的。后来,她的妹妹要求同赵昕交谈,院方让一名护士陪着。其妹问赵昕,你是否被人打成这样,如果是,就眨一下眼睛。赵昕非常清楚地眨了一下眼睛。

望着赵昕那悲愤的眼睛,和那急切想要说话却无法说出的无奈,她的家属十分悲痛。她们要为赵昕讨个公道,无论多么艰难,付出多大代价,也决不放弃。

6月29日

早晨,赵昕家属到医院,看到杨副院长(兼骨科主任),又问起病历的事。杨副院长说有规定,他让家属向医务科去要。赵昕的母亲问杨副院长,赵昕当天被送来时,他是否在场,他回答说:“是的”,又问赵昕当时是否带着刑具,他说:“是的”,还补充一句说:“也许他们(指海淀分局的警察)还不知赵昕伤势这么重”。而海淀分局副局长及海淀看守所白所长同赵昕家属见面时,一再讲明,说按规定,犯人出来时必须带刑具,但他们考虑到赵昕伤情较重,没有给她带任何刑具。他们怕什么?为什么要撒谎?赵昕刚被送进医院时看到她的人很多,有医护人员、住院患者、及门口的保安等,他们都说赵昕当时被带着手铐、脚镣,而公安部门竟然睁大眼睛说瞎话,真是欲盖弥彰。

后来,其家属又去了医务科,一位姓王的大夫接待了她们,家属要求看规定,问为什么阅读和复印病历还需要海淀分局的批准。她说:“医院没有接到任何通知,说解除赵昕的刑事拘留。”家属告诉她,海淀分局的领导27日在赵昕学校宿舍同家属谈话时,家属曾询问过赵昕的身份,分局副局长明确告诉其家属,已对赵昕解除刑事拘留,当时学校保卫处的胡老师作记录。(后据胡老师讲,他们也没有收到任何拘留及解除拘留的正式手续。其家属对海淀分局的这种伪君子的做法极大不理解)。

下午,家属又赶到医务科要求复印病历,医务科请示保卫科,保卫科又请示海淀分局。保卫科的人讲,他们还没有收到解除赵昕刑事拘留的通知,所以要请示。这样其家属从15点30分一直等到近18点,最后只同意将病历由医务科、保卫科、家属同时在场时复印并封存,保存在医务科,以备以后查阅,并请主治医师魏大夫明天向家属做病情介绍。

(2000年7月1日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