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新经文的一点感想

【明慧网2000年7月1日】 学了师父的新经文《心自明》和《走向圆满》,对我的触动太大了。记得去年在国内时,当我知道4月25日那天在北京发生的事以后,我不理解,甚至在学法讨论时,我直率地提出了我的想法。我认为这是参与政治,不符合法轮大法。但是后来,我知道了一些事实的真相后,特别是通过学法,我意识到我的想法不对,但并没有深挖我的这个想法背后的执著是什么。我只是从感情上去认识,因为我知道,尊敬的师父给予我们的是最珍贵的,我想无论我是否理解,只要是师父说的话,只要是法轮大法所要求的,我都会按照去做。

出国前,我准备把大法书带出来,但遭到了家里人的反对,反对的理由很多,终于我以“可能出海关时这么珍贵的书会被搜走”作为开脱自己的理由,我没有带出一本书。非常幸运,我到蒙特利尔后不久就遇到了功友,我又得到了《转法轮》,我又可以正常地学法炼功了。我感到自己太幸运了,当国内的功友们的修炼的环境遭到破坏时,我又可以在加拿大自由自在地修炼了。每周六的中午,在中国城的弘法炼功,我都赶去参加。有时参加的人不多,我克服我思想中的不好的想法,每周都坚持去。

家里买了电脑后,我可以经常从明慧网上知道国内大法弟子的情况,我为他们能放下一切走出去证实大法的无私无我的境界而感动,我为我的为私为我而惭愧,我后悔我的出国,我后悔我在国内做得不够好,甚至在梦中我都经常回到我所熟悉的地方,我在那里学法,在那里炼功。我因此而更珍惜现在这宽松的修炼环境。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我越来越麻木,学法时思想业力不停地往上翻。我开始过多地考虑我今后的生存方式,执著心一个接一个的出来。我在电话里不敢过多地对比我修炼得早的母亲讲修炼的事,怕电话被监听,怕我不修炼的父亲不高兴。直到有一天,我从电话里知道我的母亲以及很多功友们在传看假经文,我感到很吃惊。这时我才知道我太自私了,我后悔没能及早地把一些信息传回去。

师父的两篇新经文使我警醒。我终于看清了我真正的执著是:带着人的观念,站在人的基点上,把人的利益看得比法更重要。师父说:“人在世间养成了许多观念,以至被观念带动着,追求着向往的东西。”过去,我只是以人的感情认识法轮大法,没有更多地从法理上真正认识大法。学师父的新经文,我更加感到师父对弟子,对众生的洪大的慈悲。师父不想落下一个弟子,一次又一次地给弟子们时间和机会。师父在拯救我们,拯救众生。直到现在,我才真正理解了“4.25”的重大意义。一段时间以来,我也知道自己对于大法的认识停滞不前,可我不知道我的问题的根子在哪里,有时感到很迷茫。尊敬的师父又一次为我们指明了方向。我真的感到很惭愧,师父在《转法轮》和很多经文中早已明确指出过这些问题,而我却非要师父点明了才能认识到。我曾经为国内少数掉下去的弟子感到痛心,我也为国内一些在家实修,认为走出去就是参与政治的功友们感到遗憾。学习了《心自明》,《走向圆满》这两篇新经文后,我意识到,我与那些只在家实修的弟子没什么区别。我抱着人的观念在弘法,在修炼,我放不下我意识不到的强烈的执著,我从来没有认真地挖我的许多执著的根子。我自问:如果我在国内,我会怎样做呢?我能否放下一切向人们证实大法吗?我会不会也认为走出去就是参与政治呢?我认识到:认为走出去是参与政治,其实就是用人的观念在衡量一切。我们都知道法轮大法好,可是当中国政府颠倒黑白,残酷镇压法轮功,对讲真话的大法弟子施以暴行时,我们不站出来讲真话那不就是纵容邪恶吗?我们大法弟子如果用人的观念衡量我们的行为,那么我们还是修炼人吗?师父让我们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是让我们按照宇宙的法理去作,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如果我们连真话都不敢讲,不敢去唤醒世人的良知,我们怎么可能同化宇宙特性?

师父在《论语》中说:""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否则,宇宙的真相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在这里师父指出"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其实师父早已多次提到观念与执著的关系,只是自己学法不深,没有很好地在法上认识法。慈悲的师父看到弟子们被人的观念而障碍,不能勇猛精进,又一次给弟子们指明了方向,使我又一次醒悟。今后唯有抓紧学法,根除一切人的执著,在法上认识法,才能勇猛精进。

(蒙特利尔大法弟子 2000.6.26)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