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老年大法弟子在东城拘留所的遭遇纪实

【明慧网2000年7月10日】 我是一个64岁的老人,为了大法,为了众生,今年五月十一日带了上访信,上午九点来到天安门。我看到一位年轻力壮的公安用大皮鞋踢一位戴眼镜文质彬彬青年人的肚子,那人被踢得脸色苍白,口吐白沫,蹲在地上。我就对公安说:“小伙子有话好好说,不要打人,打人是犯法的。”他就冲着我来:“你是什么人?”我说:“我是大法弟子。”一瞬间将我双手扭往背后,连推带打抓到一个屋檐下。同时几个公安还抓来两个老太太和一个中年妇女。那个被打的小伙子蹲在地上起不来,其余的都是面壁而立。那个打人的公安得意洋洋地对我说:“你还跟我讲法律!我就这样,你把我怎样!你现在好受吧!”说完又继续打那个戴眼镜年轻人的嘴巴和胸部,并说:“你真行,一声不吭,好样的。”

我们被带到一个小屋里,这个屋子是对大法弟子进行初审;这时正对一个大法弟子审问。问:“你怎样拿了一幅十多米长条幅到天安门城楼上去的?”答:“是缠绕到肚子上外面罩上衣服。”-------听口音是北方弟子,以后打他,问他,他都不吭气。他那种大无畏精神使人佩服。

接着公安审问我。问:“你叫什么名字?”因为看到他们无法无天,胡作非为不想回答,他连问了三句,最后他说:“你是哑巴!”我才回答:“我是大法弟子。”又问:“从哪里来?”答:“从天上掉下来。”

公安看从我嘴里问不出什么来,就转而审问戴眼镜的小伙子。问:“你叫什么名字?”答:“大法弟子。”问:“你读了多少书?”答:“我只读了老师的书。”问:“李洪志给了你一些什么?”答:“老师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公安说:“看你样子象个读书人,算了算了。”

然后将我们都押上汽车,我和戴眼镜的小伙子坐在汽车最后排,我们紧握着手,互相鼓励,迎接严峻考验。汽车到了天安门派出所,在露天的过道上,早已聚集着两百多大法弟子,男女各站一边,当我们从他们身旁走过时,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这是在鼓励我,是在欢迎我加入了正法的行列。我合十致意,顿感激昂。功友们齐声背诵“论语”,《洪吟》,声音响彻云霄,楼上窗户里有人向我们泼水,投石子,我们全然不顾,置之度外。

然后将我们男女分开装上汽车,我们汽车上乘坐的大法弟子最大的70多岁,最小的1岁左右,一路上我们不约而同地背诵“论语”,《洪吟》朗朗之声从窗口沿路直传到东城区看守所。到达后,我们大家抱紧腰,年轻力壮的功友还堵在车门口,不肯下车,六个公安大显身手,他们采用各种强制手段,将一个个功友扳开,往下拉,往下拖,往下掷,并拳脚相加,大打出手,惨不忍睹。

我们十余个功友关在一个房间里,还有那个抱着1岁孩子的母亲。人多只能坐着,晚上由于冷,缩作一团。第二天进行“安全检查”,将我们衣服扒光,口袋翻过来,随身带的所有物件甚至裤带,鞋都收走,你的所有钱兑换成监狱通用券。

每个人都要照犯人相,不愿照的要遭毒打,一位70多岁的广东来的老太太,由于不愿照,被打得脸青嘴流血,手臂青一块紫一块,头发揪掉一绺,并要交一百元照相钱,通常每人每次交二十元。当强制我照时,我说:“我不是犯人,我没有犯法,你们这样做是错误的。”那个照相的年轻公安凶相毕露地回答:“你这老太太不要不识抬举,我看你身体不好,象个教师,对你客气点。”并狞笑说:“你还可以认为是侵犯了你的肖像权呢!”我被强制照了一张正面照。

第三天上午我们又换了个地方,又照了一个正面像和侧面像,我被编成001号,然后一个个带到审问室。我们都是两天两晚没有睡觉,没有吃饭,没有喝水。尤其我年老,已经筋疲力尽了。提审我的是年轻公安,他先给我倒了一杯水,我说:“谢谢。”

公安问:“你叫什么名字?”我答:“大法弟子。”公安:“多大年龄?”我:“64岁。”公安:“什么民族?”我:“汉族。”公安:“从哪里来?”我:“从天上掉下来。”公安:“文化程度是什么?”我:“你看什么就是什么。”公安:“中学吧,你一定是名门望族出生,因为像你这么大年龄女人过去读书的少。”我:“不是,我是一个普通家庭出身。”公安:“什么职业?”我:“现已退休。”公安:“退休前是当教师还是干政工的?”我:“都不是。”公安:“那是干吗?来北京干什么?”我:“来北京上访。”公安:“为什么来这里?”我:“11号上午9点,到天安门找中央信访办公室,当时看到一个年轻体壮的公安,踢一个文质彬彬的戴眼镜的年轻人的肚子,打得很惨,我过去好言相劝,不要随意打人。为此那个公安就把我抓起来直到这个地方。”公安:“上访什么?”我:“我要以亲身经历向领导反映法轮功真实情况。”

“一,法轮大法是能够起到祛病健身效果,叫人做好人的非常好的功法,我曾是一个卧病不起的病入膏肓的人,各大医院,专家,教授都给我治过病,判为身体零件都坏了,几乎判为死刑,我对生活失去信心,非常痛苦,一朝有幸我接受了法轮功,挽救了我的生命,所有的病好了,三年多来,没有花国家1分钱的医药费。

二,李洪志老师功德无量。他教育我们要修心性,做一个比雷锋还好的好人,遵纪守法,维护宇宙公理;他为我们无条件地祛病健身;他说我们不反对政府,以后也不会反对政府;他还说:‘有的人不是修炼的人,是政客。’

三,现在把矛盾扩大化了。
1. 有许多群众认为是好干部,因为修炼法轮功,被开除公职,把他们推到敌人的位置上,这样对吗?
2. 我这次来京上访,恐怕就有很多人受到牵连,街道干部要受处分,派出所所长要降职当片警,片警要下岗,所在居委会的文明称号要取消……。这样对吗?
3. 修炼法轮功的人,不管男女老少,全部推到敌人位置上去,像我这样64岁的老人,为社会主义干了37年,与党和国家从来就是休戚相关,也从未犯过什么错误,就是因为修炼法轮功,做一个好人,而且是向国家领导反映真实情况,就被当作坏人,遭受肉体摧残和精神侮辱,怎不使人心酸呢!我的亲戚,子女还要受到牵连。把少数真正挑起法轮功事件的别有用心的人当好人,这不是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吗!何况宪法允许信仰自由,我请求不要把矛盾激化,使很多好人受到伤害。”
……

公:“你为什么不说出自己的真实姓名和住址?”
我:“说出来了对我本人和子女问题不大,因他们不与我住在一起,而且他们不修炼大法,老伴也退休了。我就怕伤害各级政府干部。老师教育我,别人可以对我不好,我不可以对别人不好,我自己做事自己负责,承担一切后果。”那个提审的公安愕然。最后审问公安说:“你是个好心的老太太,我会把你反映的情况连你的上访信如实向上级汇报。“我表示感谢。长达三个半小时的审问结束了,我被送到7筒2区牢房,和刑事犯关在一起,这里已有三个大法弟子,我过着囚犯的生活。

以后每天提审两次,上午和下午都是3个多小时,每次都平心静气回答。

我的牢狱生活已十天了,十天来每天要接受二次长达三个半小时的审问,在心情上无怨无恨,无所畏惧,但吃不下饭,睡不好觉,身体一天天瘦下来,精力渐感不支,功友为我担心,很关心审问情况,她们很赞同我的回答,尤其是对我坚决不换囚衣,只穿我自己的衣服的举动大大鼓掌。在生活上无微不至地照顾,连上厕所她们也来搀扶。这更增添了我的勇气。五月二十一日上午一个年轻的公安来审问我。

公:“法轮功是邪教,政府取缔了你为什么还要上访?”我:“我不知道。”公:“你没有看电视和报纸吗?”我:“我看了电视和报纸,那只是个舆论工具,不是立法机构,何况舆论是一边倒的,没有看到法轮功代表发言,新闻自由,舆论自由嘛。它今天可以这么说,明天可以反过来说。真正立法机构是人民代表大会,常委会只讨论了邪教问题,并没有指明法轮功是邪教。执法机构国家公安部也没有公布法轮功是邪教的具体罪行。现在是2000年,不是1966年,人民日报一篇社论批判三家村,掀起了文化大革命,造成十年浩劫,对国家和人民带来严重损失,现在是法制国家。法轮功确实是祛病健身,教人做好人的功法。国外基督教,耶稣教的心法稳定了家庭和社会,对国家有很大的好处,起到了比警察还要好的作用。为什么政府不派人了解法轮功到底是怎样的功法呢?李洪志老师的言行,《转法轮》,《洪吟》完全可以说明他的内心世界。你们有时间不妨看看,就可以了解我们老师是德高望重的人,真修弟子是比雷锋还好的人,我们国家人人都能做到这个,我们国家不就路不拾遗,国泰民安了吗?”

公:“法轮功是唯心的。”我:“不。应该是唯物的,我们老师把精神和物质统一起来,有什么样的思想活动,就有什么样的物质运动,只是你看不到,摸不着,但不等于不存在。”

公:“法轮功害死了2000多人。”我:“死了那么多人,都是自杀,不是他杀,自杀就难说了。我看到了有党员医院院长,劳动模范等等有的跳楼自杀,有的服毒自杀,那又怪谁呢!而且我们老师教育我们不能杀生,更不能自杀,自杀的是心不正,是有所求而造成的。那不是大法弟子。”

公:“你们老师出版的录音带一盒就100元。”我:“我不知道,我修炼三年就花了12元买了一本《转法轮》,以前我每星期去挂号专家门诊,一次挂号费就11.50元,病还未治好。你说的事可能有,那是不法盗版商人干的事。”

公:“你们老师是中国人,为什么到美国去?”我:“我们老师传宇宙大法,当然可以在国外传法,是向全人类传法。”

后来这个公安当着他们领导的面,说要把我反映的问题如实向上汇报。并在私下对我说,他是大学毕业,他对法轮功恨不起来,他不愿干这工作,但无奈。并当他们领导面说:“你是个好心的老太太。”我谢了谢他并说:“干什么工作都是要人干的,关键是要实事求是。按照法律办事没有问题。”

五月廿二日,两个同牢的大法弟子看到我身体很衰弱,走路摇晃,决定绝食。一个年轻男公安,看到拘留十余天没有得到他们需要的东西,为了捞取政治资本,叫来两男两女四个犯人,二个医生共计7人,把我带到医务室,不由分说,将我按倒在凳子上,有的按手,有的压腿,有的摁头,有的掐脖子,我无法动弹,一个医生拿着试管,一个医生拿着橡皮管往我鼻孔里塞入,直入肺部搅拌,并说:“你最坏,带头闹事。”直搅得我疼痛难忍,挣扎嚎叫,我对他们提出,我有高血压病史,你们要对后果负责。他们量了我的血压高,又进行第二次动刑。我全身瘫软无力,说不出话来,昏昏沉沉。并咳嗽咯血,名义是灌食,实际上动刑。两个女犯将我送入牢房,两功友含泪问我怎么回事,我告诉她们情况后,就昏倒了。但我心里还清醒,只听得两功友放声大哭。并说她咯出血了,两个功友对我遭受这种刑法只能以哭泣表示了一切。

不久,又来了3个女犯,说要放我回家。两个功友高兴地给我收拾东西,并叫我睁开眼起来,但我心里知道,这是骗局。他们又要搞坏事了。我当时也睁不开眼,也站不起来,她们就将我连抬带拖地好象是放在一个闷罐车里,功友的哭泣声,说他们太狠心的声音渐渐地远去,她们打我的腮帮子,卡我的脖子,还假惺惺地说:“大姐,你回家了,睁眼看看,你的亲人都在身边。”我始终没有说话。他们还量我的血压,心跳过速,体温发烧,听我的肺,说我有肺病,其实我没有肺病,他们这是推脱责任,还不时扒开眼皮看瞳孔……。我毫无力量挣扎,任由他们摆布,心里念着:“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心存真善忍,法轮大法成”他们对我施以电刑,残酷地将两电极分别插入两腿,顿时肌肉收缩,手脚抽搐,全身痉挛,张口狂叫,好象心脏都要跳出来,呼吸困难。这样他们还不罢休,又进行第二次电刑,这次电刑时间还要长一些,情况和第一次一样,依然一声未响,只是全身发软,不能动弹,任由他们摧残。当时测出血压190/110,体温38.5度,心跳过速,出粗气。医生说:“她现在真有病了,还有肺病,以后要按时吃药,她太疲劳了,算了。”他们费了这样大的力气,还让犯人当帮凶,还是未得到他们所要的东西,只好失败而告终。公安只有骂两个年轻女犯人,说她们没有用,只知道哭。

3个女犯将我又抬又拖放到1号牢中,这里只有一个大法弟子,她一直护在我的身边,一直哭泣,喂水,我感到这水很清凉,甘甜,而且心胸有一股微风吹来,好象有人解开了我的上衣,让电扇吹风好舒服,好凉快。我的四周还有红布把我围起来,圈在里边,躺在其中。我的眼睁不开,全身不能动。第二天我睁开了眼,人清醒了,怎么这个房间只有我一人呢?!为什么在这里呢?这是什么地方呢?过了一会,有人叫醒了我,有人推动了我,原来是一个功友,她告诉我这里是1号监狱,已换了个牢房,你来时就是昏迷的,你已经昏迷了一天一晚。那3个犯人自我介绍说是她们抬我进来的,因为抬我汗湿了她们的衣服,我心里明白她们是帮凶,但毕竟是她们把我抬回这个牢房的,我就说谢谢她们,她们很不自然地走到一边去了。

接着是没完没了地咳嗽,痰中带血,医生为了推卸责任说我有肺病(其实我没有肺病),这样引起了牢房犯人的恐慌,既怕传染又怕影响她们休息,把我骂得很难听,我只有忍受,但大法弟子一直照顾我。为了不影响别人休息,晚上不能躺下睡觉,以免引起咳嗽,我就打坐,中午有2小时午睡,我也只能打坐。一天天地忍受着。

从抓进去到出来经历了20天,经过多次审讯,动过两次酷刑,在牢中昏迷多次,身体受到极大损害,为什么逮捕我?我犯了什么法?谁也未告诉我,我也未在任何文件上签字承认,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海学员 XXX
2000.6.20

(相关报导:东城拘留所草菅人命--"001"的遭遇 http://minghui.ca/gb/0001/Jul/08/news07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