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诺查丹玛斯的预言到法轮功以至未来


【明慧网2000年7月11日】 记得第一次听到诺查丹玛斯这个名字是在大学时代,知道他是法国著名的预言家。之所以著名是因为他对地球上未来几百年内将要发生什么的预言,几乎全部应验了,小到名人的被暗杀,大到世界范围的瘟疫及战争……据说他曾因为准确的预言了法国国王的被暗杀及细节而被当时的人们认为是魔鬼的咒语。

不管是魔鬼的咒语,还是神明的警言,几百年来历史的发展就象电影一样在播放着他的预言中的事件。当时的我是无神论者,在惊叹他的这种科学无法解释的超自然能力之余,没能深思一下他的这种超自然能力的本身意味着什么,也不愿意想。因为那将动摇我对科学的信念。我对自己说,过去的事是现代人硬套上去的,将来的事还没有发生,我只相信我们看到的,特别是他对世纪末那场灾难的预言。

将近二十年过去了,随着岁月的流逝,我象大多数人一样,对于这些神话一样的东西,在现实中随着时间,由在精神上的思考慢慢转向了对物质及现实利益的追逐。特别是新世纪开始后,一切如初,所有那些对世纪末将发生大灾难的预言都被人们抛在了脑后。思想中原有的那一点点对于科学之外的思考,也更加被抹去了。

直到有一天,见到几位修炼法轮功的学员,交谈中他们提到了诺查丹玛斯及他的关于世纪末(1999年7月)的预言,提到了恐怖大王。我尽力搜寻我那已被生活搞得麻木了的记忆。1999年7月似乎没有什么大的灾难发生、没有大的瘟疫及毁灭性的战争发生。但随后的谈话使我豁然惊醒,诺氏没有说错,1999年7月确有灾难发生,他提到的恐怖大王降临在中国。

1999年7月在中国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由于坚持自己的信仰而被拘捕。在接下来的一年中,中国政府动用了可以动用的一切手段,包括军队、警察、新闻、外交对成千上万的法轮功修炼者进行残酷的镇压,手段之邪恶令人发指。使人想起了中国以前的三反、五反及文化大革命,而今天在中国对于法轮功的镇压与迫害超过了前者。它涉及了全世界三十多个国家的其它法轮功修炼者及其亲属总共上亿的人。下至百姓,上至联合国。从新闻、政治、经济、宗教,到人权各个领域都被波及和触动……

对于这是怎样的残酷镇压与迫害,我不想去描述了,不是因为我已变得麻木不仁,实在是太触目惊心!(具体的可以从很多报纸及法轮功的真实材料中看到),这种从精神到肉体的迫害是史无前例的,并且这一切目前还在中国继续着。这些是不是就是诺氏对于1999年7月的预言?在二十世纪末世界上还有哪件事比得上在中国发生的而且现在还在继续着的这对成千上万的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迫害,更恐怖的事情?为什么那些研究诺氏预言的专家们在二十世纪过后,没能把这件事同他的预言联系起来?是因为那些法轮功修炼者们表现得太平和!面对残酷的无理镇压,他们没有暴力反抗,甚至没有怨恨,用超越人的忍受面对这场苦难。他们表现出的大善大忍的心态和行为,使人们忽略以至于无法同诺氏的其它灾难性的预言,如暴力对抗性的战乱、瘟疫带来的死亡等联系在一起。但人们以后会注意到这件事。

我不想说这发生在中国的血腥故事唤醒了我多少那久以麻木了的良知,我知道世界上只要是还有那么一点善心和良知的人们都会被深深的触动。但它带给我的震撼还远不只这些。如果这些确是诺氏对1999年7月的预言,那么我们对于诺氏1999年以后的预言是否相信?1999年以后将会发生什么?为什么诺氏对新世纪开始后就不再预言了?那件能给人类带来希望,同时使他停止预言的事情指的是什么?那些其它的古老预言及传说中神的那些对人类的警告与暗示,我们是否也应该相信?人类如何才能自救?神是否真的存在?

一个世纪以来,我们是否随着科学带给我们在物质方面的享受,而忽视和忘记了神的存在?在追逐各种各样欲望的过程中,我们是否离人的本质的东西越来越远,背离了神给人留下的人的行为规范?神是超越人的,如果我们明白了神的存在,当我们背离了他甚至放弃了他的时候,是不是我们人类自己放弃了自己?

我不敢再想下去了!从儿童时代开始,受到的教育是科学能够解释和改变这宇宙中的一切。真是这样吗?我们是否应该重新认真的思考一下这个世界上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