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国见闻几则

"7.20"周年专题:是非正邪凭史说


【明慧网2000年7月12日】
(一)

我被中国公安关押期间,公安干警曾问我:“在国外炼功是合法的,你在国外该炼功还是要炼功,你为什么要回到国内来?”这是一个很实质的问题。许多审讯过我的公安干警都问过这个问题,于是我就把自己真实的想法告诉每一个问我的公安人员。

我说:“这个大法不仅是属于中国的,而且是属于全人类的,实践证明是这样的,世界上许多国家的人都在炼法轮功。中国政府把他定为邪教以后,国外也受到了影响。我们修的是一个大法,那么中国把他定为邪教,就等于说我们炼的是邪法,等于在说我自己。而且现在在国外,只要你在公园里炼过功,就上了中国领事馆的黑名单,就被拒绝签证,就被剥夺了作为一个外国公民回到中国的权力,就因为他在公园里炼过功,这便使一些人感到害怕而不敢公开炼功,在国外炼功的环境很明显地受到了影响、受到干扰和破坏,这种状况已越来越广泛深入。所以我作为大法的一员、一分子,来到把大法定为邪教的地方,用我们修大法的实践对我们身心带来的益处,向政府说明大法对个人、对家庭、对社会、对国家以至对整个人类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让政府给我们一个安静的修炼环境,表达一下我个人的意见,仅此而已,这是我个人的行为。”

(二)

中国公安人员问过我这样的一个问题:“法轮功是讲真善忍的,你这样出来,你家里的亲人不感到痛苦吗?你只顾你自己。”

我说:“讲一个大家都能理解的例子,中国人拥护党和政府,为什么?因为它解放了全中国,对中国人民作出了贡献。那么在解放前,那些党员、地下工作者,他们在人的这一层看到了为共产主义理想奋斗的真理,因此抛家舍业,那么这时他们周围的亲人是否说他是不顾他们呢?因为他明白,解放了全中国,才有家庭的幸福,更多人的解放,他舍得自己的生命与幸福和家庭,是为了更高的境界,那么,他这样做,你能说他不善不忍吗?他忍的是一般人忍不了的东西,这是共同点;不同点的是,刘胡兰、江姐、许云峰,他们去做这些事时,他们是有敌人的,他们要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他们要与敌人你死我活的斗争,而我们的大法弟子,从几个月的打压来看,甚至有些弟子被打死,有没有哪一个弟子还你一下,骂你一句?不管你愿意不愿意回答,答案都是肯定的,大法弟子能做到这一点,因为心中没有恨,他们根本没有想过跟谁斗,他们的唯一愿望就是通过生命的实践来证明大法对他们身心带来的益处,想让更多的人得法。

你看电视上一天24小时宣传,现在越来越多地讲出来的事实,一点一点地都在证明那些宣传是假的。在这当中,大法弟子用真善忍实践自己,无怨无恨,你们都看到了,因为他们看到了这个大法不仅是人类的真理,而且是宇宙的真理,他们信仰的是更高境界的真理,所以他们抛弃个人、自家利益这么做,那么你能说他们不讲真善忍吗?我们师父在法中说过,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法。举个例子,在公安人员中,有些人就因为不赞成镇压而脱下了警服,为什么呢?他一开始也认为,中央已把法轮功定为邪教,你们这样做,不符合中央精神,你们是不对的;但在对大法弟子打压过程中,他们接触到大法弟子精神与境界是为了更高的信仰,更高的真理,那么在打压中,他们就感觉到自己做的不对,不能再这样做下去了,就把警服脱掉了,他舍弃了,这种舍弃是一般人舍弃不了的,他放下了自己的东西,他不但不去抱怨这些大法弟子,而且觉得自己应该进入这个行列,不像有些人自己放不下这个东西,反而去谴责别人。”

(三)

在狱中我对公安人员说:“你们在执法,你们想要把犯人改造成好人。但我说现在存在一个事实,许多犯人是多次犯罪,为什么?因为他觉得到了监狱以后,社会对他不公,就变得更不好,出去后要再犯,而且犯罪的年龄越来越小,为什么?法律越定越多,犯罪的越来越多,案件越来越严重,越来越无法控制,就是没有心法。现在监狱中的许多犯人在知道大法以后,表示从此以后不再做那些坏事了,同时还表示愿意修炼大法。如果人人都这样的话,你们公安会不会欢迎这种情况存在?还是希望他们出去以后重新犯罪?

又如现在的孩子很难教育,倒是现在修了大法的孩子很容易教育,因为大法教会他们处处为别人着想。现在法律这么多,却约束不了人的心,就是因为没有心法,事实证明了大法是一部可以破一切谜,正一切人心的最好的法,很多公安人员看到了这一点,所以不去打压大法弟子,他也来修炼大法。现在监狱里的犯人的变化,不管你承认还是不承认,事实就是这样。”

(四)

在国内我接触过这样的一位军人,他是去年11月份得法的,在那之前,从电视的宣传中认为法轮功就是政府所说的那样,后来有一次在返部队的途中,在火车上,他对面的几个大法弟子在看书,那几个大法弟子也跟他说是炼法轮功的,当时他的一念就是法轮功是邪教,我应当去报告还是怎样。就在这个时候,车上来了一位抱小孩的妇女,此时这几个法轮功学员马上主动站起来让位给这位妇女,这时这个军人就想:“现在这个社会很少这种现象了,只有我们军人才会做的,可他们这几个比我让得还要快,比我做得还自然,这怎么也与邪教联系不上。”后来他就想多了解一些,几个学员就大概给他介绍了一点,他表示愿意看书,临下火车时,他看了100多页,他说:“这个大法我修定了,不管别人怎么样说,我修定了。”并问,“我怎么样尽快地取得全部的资料、另外赶快把这功法学完?”结果第二天,他辗转路途找到了这几位大法弟子,把功法全部学会了,并弄到了一套大法的书。

他是营级军官,回去以后就不再参加干部会议了。他是坚定要修大法的,而且是要公开的,后来团长就来找他谈话,问他为什么不去参加会议,团长知道他在部队里表现是最好的,他回答团长:“我现在开始修炼法轮功了”。团长说:“你可不要开这个玩笑。”他说:“我不是开玩笑,我对大法是这样认识的,我是为他而来的,这是我的辞职报告。”当时部队马上就把他的父母请来了。他父亲是某军的军长,他的亲人告诉他,你这样做你要考虑,你断送了家庭与你自己的前程,对部队也是很大的损失。他就说大法是怎么回事,生命的意义是怎么回事,他是一定要修的,而且希望他的父母和周围的人不要做出错误的判断,将来会后悔的,他说他找了不知多少年,大法就是他要找的东西。

他现在在外面公园炼功时是穿着军服的,二个月过去了,他也没有被开除军籍,他在公开场合看《转法轮》时,公安人员问他:“你看的什么书?”他说:“这不是书。”“那是什么?”“是法”,“法在哪里?”他说:“我全身都是法。”后来他父母亲来了几次表示说:“这需要时间,慢慢地都会明白,你要怎么做,你就按自己的去做。”

他曾经死过四次,真正地死过四次,都是小时生病,后来又在唐山地震中死去。小时候在唐山地震死去时,他就跟一些人往西走,那里的人心都是透明的,美极了,他就不想回来了,但那里的人告诉他,你要回去,你现在还小,你将来还会回到这里来的。后来他就活过来了,这一幕他永远忘不了,他一直不解,不知这是怎么回事。他在火车上第一次看《转法轮》书时,快下火车时,他一下跟他的经历联系起来了,他一下子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所以当时他就表示:这个法我修定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