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年7.20的经历

"7.20"周年专题:是非正邪凭史说


【明慧网2000年7月12日】 去年7月20日上午,我听到我市有许多辅导员于昨天晚上被抓,他们都是我的好朋友。我马上想到我要立即进京上访,否则他们就要抓我了(因我也是辅导员)。我认为,作为一个有责任心的公民,我应该用我四年来的修炼法轮大法的体会去向国家反映法轮功的实际情况。于是我毫不犹豫的和七十多岁的母亲、我的丈夫,带着大善大忍的胸怀,按照《宪法》赋予我们的权利,坐上开往北京的列车。

我们赶到当地火车站时已有很多警察,他们盘问每一个旅客,如发现有人带着大法书,他们就当场被抓。此时已有很多进京上访的大法弟子被抓,我想就是被抓我们也得闯过去,就这样我们很顺利的进站上了火车。当天晚上十点多钟,我们到达北京西客站。没想到在出站时大批学员被查不让进站,强行把他们拉到往回走的火车上,当时我丈夫被拦不能出站,我和母亲趁机出了站,没料到出了站又被阻拦,大批学员被警察围在车站广场,功友们在广场开始集体炼功,不一会他们叫来了大客车强拉学员们上车,这时有的学员已被拉上了车。就在这时站出来一位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他不让学员就这样被他们拉走,这时过来几个警察把这位小伙子连拉带扯的抬上了车,当时的我不知从哪里来得一身力量,大声喊到:“同修弟子不能就这样上车让他们把我们拉走,我们来到北京还没有向国家和政府反映法轮大法和我们的真实情况!我们不能走!”我冲过去站在车前,不让他们把车上的学员拉走,汽车不能开动,这时过来几个警察把我强行拉上了汽车,我站在车门口,一只脚在车上,一只脚在车外,我大声喊:“我们来北京是向国家和政府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的,这是宪法赋予我们的权利。要让国家领导知道,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啊!我们的目的还没达到你们怎么就把我们抓走呢?”我不停的在喊,汽车开出好远、好远,我才被拉进了车里,关上了车门。

汽车把我们拉到了石景山体育馆让我们下车,已有很多大法弟子被抓到了这里,一车接一车的不断的往这里拉人,这时大法学员大声背诵老师的《洪吟》中的《威德》:“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声音惊天动地,场面非常壮观。过了一段时间警察把我们一个个强行拉上了汽车送往保定的一个游泳池,大批学员从北京被拉到这里,在这里学员们自动的排成了整齐的炼功队伍,当时正是大伏天,在强烈的阳光下,我们开始打坐炼神通加持法,这时已有大批武警赶来,他们一个个手里拿着冲锋枪把我们整个炼功场围了起来,好像怕我们跑了一样。武警们被排列整齐的炼功场和大法学员的超常行为惊呆了。炼完功后一名年轻的女弟子带领大家齐读《论语》:““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否则,宇宙的真相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声音响彻了整个天空。这时过来几个警察来抢这位大法弟子的书,这位弟子就在学员的队伍里和他们追跑,一边跑一边大声带领学员齐声朗读,结果他们要书的目的没能得逞。这位弟子带领学员继续大声读书,这时我心里非常激动,这真是大法的威力啊!又过了几个小时后,各地公安人员都来接人,我县公安人员很快把我和母亲押回了县法制教育中心。当时已有二十多名大法弟子被关押在这里。

7月22日下午,管教人员强行让我们收看中央电视台播放的污蔑法轮功的节目,我们忍受着巨大痛苦看了二十多分钟,这时一学员实在忍不下去索性把电视关了。管教人员强行把他关在了室内,继续播放电视。他们劝导这位学员,无济于事。后来这位学员第二次突破重围,关掉了电视。他的举动震惊了在场的公安人员,他们不容分说就把这位学员送进了监狱。在监狱里,他不屈不挠,坚定地公开炼功、弘法。7月23日,他们改变了花样,叫我们收听电台广播,我不由得站起来说:“把电源插销拔掉!”话未落地,他们就将我拉了出去。后来才知道是我妹妹护法心切,拔了插销。就这样,我们姐妹二人也双双入狱。当天上午二十多名大法弟子坚持真理,他们多次向领导善意的反映真实情况,要求学法炼功遭到拒绝,他们毫不畏惧,毅然的炼起了神通加持法,连八岁的小学员也不例外。他们无可奈何,本想录制反面教材的计划落空了。

在监狱里公安人员审问我说:“你不怕判刑吗?”我说:“不怕,我们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们做的好人好事是有目共睹的,我们村的大法弟子带头向国家交公粮,我家一万多元刚买的摩托车,被邻居撞坏,他们要赔我钱,我都不要,这是事实,一正压百邪,我怕什么。”以后他们对我多次审问,我毫不动摇。一公安干警劝我说:“你回去后不要再炼了,要不回去怎么见你的丈夫和孩子?”我说:“我丈夫和孩子都修炼法轮大法”他说:“你怎么见你的爹娘和亲朋好友?”我说:“我的爹娘和亲朋好友都是炼功人,连我的前后邻居都炼呢!”我向这位公安干警弘法,他很愿意听,听后他说:“法轮大法原来这么好,怪不得这么多人学呢!”后来,我们大法弟子在狱中一有机会就给犯人弘法,一直坚持了二十多天,公安局和县里610小组分别进行了罚款处分,才放我们回家。

三个多月过去后,在国家还没有公布法轮功为邪教前,因我县公安局怕我再次进京上访。在1999年10月29日晚从家中把我再次抓了起来,抄走了家中的东西,一年来我家被抄了三次。他们到家中乱翻一气,见东西就拿,就连我刚买的洗发膏,他们都拿走了,真象土匪一样,真是《世界十恶》中所说的“黑帮乱党——政匪一家”。

我们十几个大法弟子被从家中抓来关在一起,公安人员问我们:“国家已经给法轮功定为邪教你还炼?”我说:“我还要炼,定性的只不过是一小撮别有用心的坏人,他们欺上瞒下,颠倒黑白,是他们干的。我修大法已经四年了,大法使我身心受益,这我自己有感受,我怎能不炼呢?”在押期间他们多次让我写保证书,我坚决不写。我们在里面公开学法炼功,其他犯人也跟着学法炼功,后来我们向公安正面洪法,终于开创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监狱成了我们的专修寺院,我们被关了三个多月后,农历腊月二十八,他们让家属交押金,我被释放回家。

我们每天在教育中心炼功学法,但县里欺上瞒下,制造假电视片说我们全部被转化,并上报到市里,市里信以为真,还表扬了我县的法制教育中心,结果闹出了笑话:原来我们临县的教育中心感到法轮功很难转化,听到我县受到表扬,就到我县去“取经”,他来到我们的屋,当时我们正在炼功,就问我们:“你们在干什么呢?”我说:“我们在炼功。”他说:“你们不是全部被转化了吗?”我说:“没有啊,我们每天炼功。”后来他才打听明白,是我县请了某领导的客,才得以表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