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石家庄管教对女大法弟子进行性折磨想到的


【明慧网2000年7月12日】 每每看到明慧网上公安魔性大发,大法弟子惨遭毒打、酷刑折磨的报导,尤其是看到女弟子被禽兽不如的公安的肆意凌辱时,我心里很难受。我为坚贞不屈、忍辱负重的同修流泪,更为公安卑鄙无耻的恶行而愤怒。五千年古老文明的中华大地,怎么竟容得下如此败类肆虐!

在这场邪恶的魔难中,邪魔利用他们在人间的代表,对大法弟子进行了从肉体到精神的全面的摧残。严峻的考验中,许许多多大法弟子凭着对大法的正信,用大善大忍大勇之心,克服了重重魔难,建立了自己的威德。然而面对丧失人性的公安,面对种种毒刑,种种兽行,作为大法弟子,我们所能做的,仅仅是一味的承受吗?

不禁想起当年江姐的故事。军统头子沈醉要侮辱江姐,叫打手剥下江姐的衣服,江姐怒斥沈醉:“你侮辱我,也就是侮辱你的母亲,你的姐妹!”沈醉被正气凛然的江姐慑服,没敢作恶。一个常人,以凛然的正气压倒了邪恶之徒,那么我们掌握了宇宙真理的大法弟子呢?我们弟子的正念应该远远强过常人的!师父说过,一正压百邪。当邪恶出现在自己眼前、作用到自己身上的时候,我们是否应当反省自己是不是放纵了邪恶呢?我记得在国外讲法时,有人问师父:“女弟子被强暴怎么办”,师父回答说(大意):“真修弟子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我觉得,在目前修炼中时时处处都在检验着我们是否是时刻在用真修弟子的心性标准要求自己啊!在目前这样的严肃时刻,一念不正都可能被邪魔利用。

我个人理解,师父教导我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并不是让我们自己趴在地上叫他们打,更不是叫我们向丧失了人性的败类下跪。密勒日巴佛在人间修炼时只拜自己的师父,我们大法弟子怎能向破坏大法的人下跪!其实堂堂正正地做一个师父的真修弟子,承受再大的痛苦也是为配合正法,同时还自己的业力,再苦,心里也是甜的。但如果片面理解大法,或者用法中的话为自己的怕心等等执著找借口,往往反而会人为地加大自己的难。

听从里面出来的弟子讲,在北京看守所里,他们根本不敢将大法弟子关在同一牢房中,甚至不敢将大法弟子关在同一筒道中(一个筒道是一个走廊,有十几个牢房),就是因为大法弟子的心在法上,只要客观条件允许就会抱成一团,团结起来护法。就是那些充当打手的警察和犯人,打完你都得佩服你,有的人还因此升起了正念,“我不打大法弟子了”。这样助师正法,自己在修炼中升华,让众生看到大法的伟大,圆融法在人间这一层的体现,真正是度己度人。而如果有意无意中配合败类们禽兽不如的行为,反而会让败类们在恶行中得到了邪恶的发泄,满足了他们的魔性,他们下回还会凌辱你,还会凌辱别的弟子,作更多的恶,把他们进一步推向彻底毁灭的深渊,对大法的整体形势也不利,于人于己都有害。师父教导我们:“……大法的任何工作都要为人得法和弟子的提高为目的,除去这两点都是无意义的。”配合邪魔恶行的思想行为,是和师父在法中对我们的要求相违背的。

当打手做恶时,折磨大法弟子时,尤其是对我们弟子进行性侵害时,这不属于师父说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范畴,这不是什么针对个人的打骂,是因为你的心里有“真、善、忍”大法,是因为你是大法弟子,他们才这样恨你折磨你呀!心中抱着正念,毫不犹豫地制止他们,就是对他们的慈悲!这是真正的善。旁边如果有别的弟子,当时就应该严厉制止那个败类,甚至将它捆送公安机关,这不是“还手”不“还手”的问题,师父说:“杀人放火你都不管,你管什么呀?”女弟子虽然可能身单力薄,但你是师父的弟子,是大法的修炼者,是要修成未来宇宙保卫者的,怕心一去正念即出,只要自己对大法的信念坚如磐石,谁也不敢来随便动你的!否则,别说师父的法身,就是其他护法神也不会答应啊!

回顾往事,陈子秀一死,潍坊不敢疯狂打人了;梅玉兰一死,朝阳分局马上答应弟子在狱中学法炼功了;赵昕的三块颈椎被打碎,第二天北京各个区的看守所都开始放人。先行者的生命、鲜血震慑了邪恶的魔、帮助巩固了很多弟子心中的正念,改变了我们周围的修炼环境。但我们的提高不能仅限于此。师父已经将大法传给了我们,“修在自己”啊!

师父说:“善是宇宙的特性在不同层次、不同空间的表现,又是大觉者们的基本本性。所以,一个修炼者一定要修善,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我的个人看法,放纵那些败类就是真正的不善,因为那败类是大法的对立面,是真正的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