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铿、陈拓宇、余玉芳在四川省广汉市法院受审记实


【明慧网2000年7月13日】 起因:

1999年10月21日,广州市法轮功修炼者庄铿、贵阳市法轮功修炼者陈拓宇、广汉市法轮功修炼者余玉芳等21名法轮功学员在广汉市小汉镇学员家交流时被举报,公安防暴大队如临大敌一般,防暴警察拿着警棍、盾牌,把学员家包围得水泄不通,而他们面对的却是21名手无寸铁的布衣百姓。就这样广汉市警方破获了“四川省第一起重大法轮功跨省串联案”。

由于拒绝写“与法轮功决裂的保证”,广汉市公安局对这21名仅仅是在朋友家谈心的法轮功学员分别进行了不同程度的处罚,15天行政拘留,30刑事拘留,判屋主劳教,对所谓的“煽动者”庄铿、陈拓宇,“组织者”余玉芳则进行无限期刑事拘留。

大法学员简介:

庄铿,男,27岁,经济学硕士研究生。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自去年7.22后曾为法轮功问题三次进京上访,他的妻子也曾为法轮功问题多次进京上访。

陈拓宇,男,28岁。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注册律师。他的妻子也曾进京上访,回来后被迫辞职。

余玉芳,女,51岁。党员(7.22后被迫退党)。原广汉市冰厂厂长。在任厂长期间,一直受到职工的爱戴,是远近闻名的好人。

未经开庭已有审判结果:

广汉市法院曾因为证据不足而一再延长开庭时间。也许是因为对他们的转化工作彻底失败;也许是因为被转化人不但不“悔过”,反而绝食请愿;也许是因为罗干、何祚庥“坐阵”广汉,四川各地加剧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据说:四川省是西南地区镇压法轮功学员的重点,而地理位置有利的广汉又是四川省的重点,广汉地区已经形成了定期集体交流,大型集体炼功的局面)等等原因,广汉市法院定于2000年7月5日对庄铿、陈拓宇、余玉芳一案进行所谓的公开审理。

庄铿、陈拓宇的家属于7月3日来到广汉市法院要求为他们出庭辩护。

一次偶然的机会,有人看到了两份红头文件:

第一份是广汉市法院的申请,内容是认定他们3人已经够成“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量刑为庄铿五年,陈拓宇三年,余玉芳三年。提请德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批准。

第二份是德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批复。同意广汉市法院的裁定,但量刑改为庄铿四年,陈拓宇 三年六个月,余玉芳 三年。日期是2000年6月29日。

可笑的是,这两份文件都盖有法院的“庄严”的公章。在险恶的用心之下,所谓的宪法与人权已被那些别有用心的人践踏在脚下。

所谓的公开审理:

做贼必然心虚,审理的是两个文质彬彬的年轻人和一个善良的老年妇女,当地法院却紧闭大门,严格控制入场人员。大批的武警,防暴警察站满了法院所在的整条街道,如临大敌一般。而广汉市附近的25个乡区为了防止法轮功学员去广汉法院旁听,事先以组织学员“学习”等方式限制了许多人的自由。即便如此,大批的法轮功学员仍来到法院门外等候审判结果,法院的整条大街上站满了善良的人们。许多学员主动提出来愿意为他们三人出庭做证,他们说公安局诱骗他们写了许多不利于这三位学员的笔录材料。。。就在临开庭前,突然开来了一辆警车,把与庄铿、陈拓宇认识的功友强行抓上了警车。

不实的指控:

审理终于开始了,公诉人的指控部份如下:在被告人余玉芳的策划组织下,在广汉等地,多次非法聚集,由被告人庄铿、陈拓宇以讲故事,讲心得的方式,传播法轮功……造成了大面积法轮功情况反弹……1999年7月22日,国家明令取缔法轮功组织后,被告人余玉芳多次以“广汉大法弟子”的名义,向党政机关和政法部门,投寄……文字资料,公然要求……生存环境,……。

在公诉人的“证据”中,多半是法轮功学员谈法轮功好,一定坚修到底,并且都是自己决定去北京上访的。法庭对这样前后矛盾的证词完全接受,而对辩方提供的证人及证词却不予采纳。

邪不胜正:

法庭上,庄铿、陈拓宇、余玉芳一身浩然正气,他们的发言中讲到自己正是出于对国家的高度信任和负责,才不顾个人的得失,进京上访。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等等,尽管法官数次打断他们的发言,他们还是以大法弟子高尚的大善大忍之心来对待了这一切。他们的妻子以辩护人的身份出庭为他们做了辩护。针对公诉人的指控,她们有理有力的进行了辩论。在场的近200名旁听者,任何人都可以感受到法庭上人心的向背,公理究竟在哪一边。

辩论进行了3个半小时。最后,公诉人理屈词穷,他冲动地说道:邪教就是邪教,任何宣扬邪教的活动就是违法,应该追究刑事责任。辩方反问:1992年,公安部曾给李洪志先生发过一封感谢信,感谢他为公安部直属的见义勇为基金会进行义务的气功咨询,而且疗效明显。有许多人都是听了这样的宣传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如果按照公诉人的说法,是不是公安部的领导也要站在被告席上呢?

辩论到此,公诉人一句话也答不出来了。法官立即宣布休庭,在不到3分钟的“合议”之后,法官随即宣布了早已准备好的判决结果。

一次公审的过场就这样走完了。然而公理自在人心。

尾声:

审判结束后,庄铿、陈拓宇、余玉芳谈到:其实判他们多久已经没有关系了,关键是,能够有一个公正的机会给群众有一个认识法轮大法的机会,“好坏出自一念”,(〈〈转法轮〉〉)。这也是弟子应该做的“助师世间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