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见证


【明慧网2000年7月14日】 在严厉的社会环境中,有的人奉命做法轮大法学员的“转化工作”,说“我们对你们‘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你们怎么无动于衷呢?”我回答说:“你们的苦衷我知道,可是佛本来是存在的,不能因为你讲的‘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佛就不存在了呀!”——大法弟子


我是一个法轮大法修炼者,也是一个自然科学,尤其是医学科学领域的见证人,在有神与无神,信仰正道真理、修佛修道与现代科学之间,想我应该有些发言权吧。

头脑里填满了现代化的人很不情愿相信书本以外的东西,就顺著书本上所灌输的,从而不相信有佛、道、神的存在,认为那些是古人、愚人的想象编造出来的。可是这就说不通了,人怎么能想象出来根本就不存在的事物呢?按照“唯物主义”观点讲,人的大脑的物质是这个宇宙中的物质,人的思维是大脑物质运动的结果,那么人的思维就决不可能想象得出这宇宙中本来不存在的东西!我在修炼中就切切实实接触到了,我亲身感受到了,所以我就说他们是真实存在的。

我94年8月学炼法轮大法(当时都叫法轮功),当时手上仅一本《中国法轮功(修订本)》,法轮功的五套动作还不太会,就看了一遍教功录像,主要是靠记忆模仿,然后对照书上自己摸索的,第五套的手印还是拧着的。即便这样,当时就是一念,这功太好了,“真、善、忍”的法理讲得太透了,从心里把李老师认作我的师父,把自己当作师父的弟子,按照讲法中讲的“欲正其心,先诚其意”。几天的时间净化身体的反映就来了,没管它就过去了;还有闻见肉味就觉得腥,吃不了,吃不了那就不吃呗。从那时起就是特别爱读书,爱不释手。没多久,就在炼功的时候看见了佛。那个形像至今,我想到什么时候都忘不了,世上不可能有的伟大形像。可是佛究竟是什么形像的,头发是什么样子,什么颜色,穿什么样的衣服(袈裟),我以前根本无从知道。可那是活生生的佛啊,而且是动的,那么多,一眼望不到边,神圣而自如,慈悲而庄严,就感觉特别亲切。这绝不是别人诱导我产生的幻觉,而是我把自己看到的讲给功友,然后人家告诉我那的确是佛的形像,也就是说是我亲眼看见在先,听说耳闻在后。亲身经历,绝非编造。

这之后我还有过很多的体验,《转法轮》中提到的很多状态我都体验过,而且还看到人产生不好的思想,做不好的事能给自己带来黑色的脏东西的过程。时常感觉如同《西游记》里的那样,静下来后有时会体会到或看到自己正在、或是刚刚走过一片森林,差点迷了路,走过一片沼泽,差点陷了命,或是跨过一座独木桥,淌过一条湍急的河,穿荆棘,越高山,上天梯,攀峭壁;过过鬼门关,遇见过假佛、假道,假师父,还有毒蛇、蟒蛇、狐狸和猛兽,但更多的是阳关大道。闻到过佛乐,感受到佛国的美妙……可我这边的身体根本就没动。还有很多形容不了的经历。这些真实的体验都是我修炼法轮大法之后才有的,绝非虚幻。所以谁说没佛没神,我是不能认同的。有一点要说明的是,我虽有不少的超常感受,可我并没有把心思用在这些上面,我最感触的就是法轮大法的法理,一部空前绝后的高德大法。我就是把自己当作师父的弟子,当作大法中的一员,在不断坚定悟道之心的过程中,其他东西都是随之而来的,而且在我看来,这些东西的本身倒是可有可无的。师父讲,“不能抱着有求之心来学法”。随着不断修炼,起初那种感性方面的感受更淡了。

其实在人类历史上修炼者所留下的无尽的神迹处处可见。日本的鉴真和尚肉身坐像;中国广东大昭寺慧能和尚肉身坐像;九华山无瑕和尚,泰国的蛮佛灵和尚……都是肉身不腐。在西藏,庙里那些喇嘛塔里供奉的都是历代高僧虹化后变得很小的不坏肉身。基督教中这样的例子也不少,道家这种事就更离奇,历史上记载很多人根本就是不死的,出神入化,不知去向,多少多少年以后又见到他了,容貌丝毫无改,可他家里人都死了好几代了……就在眼前,河北香河县一个老太太肉身不坏,就是活生生的例子。这种事例这么多,为什么在教科书里反倒看不到呢?我看到一些标榜着“唯物主义”的教科书上也偶尔含糊其辞地提到这个问题,总是这样说:在信仰某种宗教或修炼达到一定状态和程度时,可能会出现一些超自然的现象。那么按照“唯物主义”的观点讲,必须得有“超自然的物质”才会有“超自然的现象”啊?不是这样吗?可是这种“超自然的物质”是什么,怎么来的?很显然,这种现象只有通过修炼才会有,所以这种“物质”也只能是修炼才能得来。很多高僧死后火化时都有舍利子,不就是一种高能量物质的体现吗?常人谁有?那么这种高能量的,或者说是超常的物质是不是会有一些非同寻常的特性呢?那么说他是神有什么不可以呢?“佛”就是古印度语,翻译过来就是“觉者,经修炼而大彻大悟的人。”那不就是超常的人嘛,不同于凡人的人嘛。

人现在讲无神论,可是人却把一些现代科学的学者、哲人奉为了“神圣”。百余年前的一个假说──进化论,如今不正是被某些人奉为“圣经”了吗?现在,方方面面的数不胜数的证据足以证明进化论是根本不成立的,可不知道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科学家”在拼命维护着一个早已不堪一击的“躯壳”。大学里的学生如果多看一些书,多动动脑筋思考一下都会对进化论提出不少的疑问,而大学的教授们却还在支支吾吾地为这件“皇帝的新衣服”掩饰着。真不知这些人标榜的“科学”究竟是什么?在商品化的今天,人们在崇尚着“资本论”、“价值观”,可是在这庞大的宇宙中,即便是人类社会当中,又有多少东西可以简单地用资本、价值来衡量呢?水的价值是多少?空气、土、阳光、森林、高山、大海、分子、原子、星星……什么都可以当做资本,当做商品,都可以以使用价值来衡量它的价值吗?到最后,是不是人的良心也可以用“价值”来量一量呢?真是搞不明白,人间竟盛行这样的“资本哲学”!想一想,难道不让人痛心吗?今天,人真的成了资本的奴隶!

科学为什么如此维护这个科学?是因为它充满了对未知领域的恐惧。假如这个“科学”真的那么通灵,一切都不言自明,还怕什么人不相信呢?还需要动用武力和国家政权来强迫人顺从吗?嘴上说不信有神,可是依我看是心里害怕真的有神。从我工作的领域来谈。我见到无数的病人抱病求医,只是想减缓一下病痛,或是解决解决某个检测的指标,可是有几个想到这是自己今生或前世的过错的因果报应,从而从根本上解决“病”的呢?人们看到医院的疗效,于是完全轻信于医学,再不想检查自己,再不想承担过错。故而出了医院仍然不思悔改,抱着侥幸逃过天理恶报的心理,继续做下更多更大的坏事。又会得新的病,再到医院缓解一下,“好了伤疤忘了疼”,出了门一切照旧……现代医学步入“高、精、尖”的领域,可人的病怎么反倒越来越多,越来越大,越来越难治了呢?现代人不相信人有前生和来世,不相信善恶会有报应,还反过来说古代的人愚昧。可是我就在想,古代的人要都象现代人这样,可能早就灭绝多少次了,根本没有今天的人了。

说具体一点。中国人过去经常流传一种说法:人缺德、干坏事,就会遭报应,得什么什么病。当然现代人对这种说法已经不屑一顾了。所以真的有了报应的时候,往往人就会想办法逃避,掩盖掩盖,至少是怕别人耻笑。最好的办法就是求医。现代医学会给你一个说得过去的解释,而真正的原因根本不知道。于是乎这种人就更有了侥幸心理,更大胆地干着坏事了。可是真正的报应还在后头呢!回想一下人类曾经面临的各种灾难,天灾人祸,无情地回报于人!这时人又在叫喊:老天爷呀,为什么不长眼呀……古代巴比伦是一个繁荣富强而美丽的国家,为何转眼之间全国上下死于性病流行,而后整个国土被沙暴淹没,不复存在。古希腊是一个多么强大的国家,怎么突然之间悄无声息了?柏拉图讲述的伟大帝国亚特兰蒂斯的辉煌和覆灭,整个大陆沉入了海底……历史上多少繁荣倾于一旦,多少豪强灰飞烟灭。一个国家荒淫无度,都能在顷刻之间荡然无存,何况小小的一个人呢?人不重德,不听神的告诫,逆天叛道,那是人真正的危险。

当然吃药是比提高道德观念要容易,来得也快。现在还流行着一句邪说:好人没好报!其实我看就是为了掩盖自形不端的一种邪说。那么为什么行得端、做得正的人扪心无愧,而说一套做一套的人心里有鬼,嘀嘀咕咕,见不得人呢?天理是最公正的,天衣无缝,一笔一笔债记得清清楚楚,滴水不漏。修炼的人是可以看到这个真象的。

法轮大法修炼者明白这其中真正的道理,同时正法修炼者的确达到了净化身体。心性提高了,思想里和身体上的脏东西没有了,当然一身轻。每个真正修炼的人都有亲身的体会。

现代人是真的不相信神,还是不敢相信有神,我们看是一目了然。当今社会奉行“无神论”,倡导着“科学”。可是人人都看到了,“科学”主宰这个世界仅短短的50年,至多不过100年,却在无情地践踏着人类几千年来,以至更久远历史的灿烂文明与信仰,破坏着人们善良的正信。表面上好像是社会发展了,进步了,发达了,有很多很多的发明创造,人的聪明才智为前人所不能及,但我们冷静下来仔细看一看呢,事实真是这样吗?人与人之间早已谈不上高尚的信任与理解,彼此勾心斗角,你争我夺。这不,“自由”了半天还得拿“法律”来治,人自心的约束没有了,什么能治得了?现在的人倡导着互相制约,互相监督,人与人之间还有真正的信任可言吗?还会有彼此之间发自内心的人见人敬吗?果然应了古人讲的:人心有道,天下太平,人心自治;失去了道,人才讲礼数;而失去了礼,人才讲法制;人治人,天下大乱。

不管人嘴上说相信不相信,可我觉得大多数人心里都有杆秤。觉者度人,教导人们走正道,成正果,回归天国。以正道正理教化人,放下贪心,向善归真,以苦为乐。人类历史上伟大的觉者、佛陀、圣人从来都是教人从自己的内心净化自己。伟大的释迦牟尼佛、老子、耶稣讲的道理都是超越人世间、更高尚的理,并能身体力行,被世人所敬仰和追随。他们的智慧通达古今,融彻天地。

邪恶的魔则刚好相反,以世间的享乐诱导人们叛逆,教人斗争,以“自由”引导人们为所欲为,不相信有正道真理可以洞彻人的一切思想和言行。不是邪魔能让神佛真的不存在了,而是它用尽招术使人失去对神的信,不相信有神有佛,这就是它的目的。它有本事制造出各种假象,就象有的人非要说自己是猴子变来的一样;给人越来越多的小实惠,满足人越来越大的贪心,它就牢牢地控制了人的理性。不是神对人不慈悲,觉者把道理乃至天机都讲给了人,让人自己觉悟。正路邪路自己选择。

在严厉的社会环境中,有的人奉命做法轮大法学员的“转化工作”,说“我们对你们‘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你们怎么无动于衷呢?”我回答说:“你们的苦衷我知道,可是佛本来是存在的,不能因为你讲的‘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佛就不存在了呀!”

人没有了对觉者和真理的信,人就什么都敢干了。世间的诱惑使人越来越狭隘地看待世界,狭隘地看待历史,看待人世中得与失的因果,才象今天这样丝毫不知珍惜自己的生命。人被邪恶一步一步地控制着无所顾忌地干着逆天叛道的事,说着不干不净的话,想着见不得人的坏念头。尽管人类历经千年,受尽惩报,却仍是离道越来越远。如今真理就在面前,人不知珍惜,反而用尽邪恶之术诋毁他!

我们看到在人世间,邪恶、混乱的世界观、价值观真是把世间搞得一塌糊涂,使人抱着邪恶的眼光看待世界,蹂躏自己的生命,用扭曲的心理对付别人,越是这样的人,越是欺世盗名、掩盖视听地大讲“民主、自由、斗争、叛逆”!人的狂妄理念导致人总想自己说了算。假如人的贪心、追求片刻享乐的邪恶哲学真的说了算,整个人类的结果会是什么?“白蛇、青蛇”四起,“狐仙、鬼仙”翻天,天上地下大乱。这样的邪恶之徒没有报应能行吗?再发展下去难道它们还要称霸太空,主宰宇宙吗?

得大法的人真的是最幸运的,在大法修炼中,我们才明明白白地看清了这一切。

天理昭昭,天网恢恢,逆天叛道,在劫难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