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科学工作者给领导的一封信


【明慧网2000年7月16日】 我叫XXX,在XX社会科学院XX研究所工作。我在科研岗位上工作了十多年,我想本着一个科研工作者的高度责任心,就目前全国和全世界关注的法轮大法,实事求是地向你们简要陈述我所了解的情况和认识,以期对你们的工作有所帮助,也从另一个方面提供研究问题的角度,并提一点建议。

我是1996年初开始了解法轮大法的。在这以前,我对一些人生的终极大问题极有兴趣,包括“人活着为什么?”“人生的真正意义在哪里?”“宇宙运动和生命运动的关系是什么?规律是什么?”等等,多年来孜孜不懈地探求,为此大量阅读了西方自然科学,人文科学及许多哲学学派的著作,阅读了东方各家智者、贤者的论述,又涉足了佛家,道家的著作,甚至研究过深奥的易经,为此发表的研究论文还入选国家八五优秀科学成果并获证书。

但是,多年的探索虽有受益,却并未能廓清我心中的深层疑问,看到的只是智者见智,仁者见仁的各家之见。正因为有了多年的积累与探索,所以一旦学习了法轮大法之后,豁然间展现在眼前的,是无比开阔和深远的境界,很快明白了许许多多过去百思难解的问题。那种多年寻觅、苦苦求索而一朝明白和升华后的心情难以言表。当然,当初的认识是极其浮浅的,表面化的,同时也存在着许许多多的疑问。随着自己真正按照法轮大法的要求去实修,去踏踏实实地实践,也随着学习理解的不断深入,心中的一个个疑问不断地化解开来,心里越来越明亮,越来越开阔,开始真正懂得了人活着为什么,生命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开始懂得人为什么要修炼,怎样去修炼,由最初表面化的认识一步步升华为理性的认识,不断冲破着后天观念和现代科学对人的局限和禁锢,由浅入深地体会到了法轮大法的博大精深和无穷奥秘及威力,都是难以用语言表达的。过去古人有一句话说:“朝闻道,夕可死“。早上得知真理了,晚上死了也没关系,也不遗憾。当时我想,人怎么会遇到这样的好事?有什么真理能使人死而无憾呢?得到法轮大法后我才明白,原来真有这样的事啊!

有人觉得法轮大法对人实行精神控制和教主崇拜,否则,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如此信奉。其实,这起码是不了解或者不真正理解的人如此认为。例如,在法轮大法的新学员中也有这样的情况,有人想要拜师,或者用其他形式表现敬意,(因为每个真修者都深受其益)或者有些人心不正想求点什么,对于这些想法和做法,法轮大法的创始人多次讲过:“真正炼功全靠自己去修的,求什么都没有用。不用拜佛,不用烧香,真正地按照修炼人的标准去修炼,他看着你都特别高兴。你在外面尽做坏事,你给他烧香磕头,他瞅着你都难受,不就是这个道理吗?真正修得靠自己。今天你磕了头,拜了师,一出门就我行我素的,那有什么用?我们根本不讲这种形式的……”并且我们还知道,过去宗教修炼,都是有清规戒律的。例如,“释迦牟尼在传法时,他为免弟子们在修炼中出问题,就规定了一百多条戒律,目的是让他们遵照这些戒律去修,不出问题,能保证他们圆满。”但是,法轮大法没有任何条条框框或命令规定。法轮大法的创始人说:“因为我不想以任何外在的形式来控制人。因为任何外在的形式、命令或者是采取什么手段都不可能改变人心,人心得靠自己去改变。如果他自己不想改变谁也改变不了,任何法令规章都只能治标,不能治本。因为人的心根本不动没改变,你看不见时他还要按照他自己的观念去做,这是肯定的。那么只有人心的改变,人心的回升,那才是至关重要的,只有这样才能从最根本上使人发生改变,使人类回升,使修炼人圆满。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办法。”确实如此,几年来我亲眼看到,法轮大法没有任何强制手段把人拢在一起,或者要人去做什么。都是每个人学了之后,通过实践真正体会到和检验出他是如此之好,是真正的科学,而真心实意地自愿去学,自觉去学。

法轮大法唯一折服人心的办法就是讲道理、讲法理。十几本书都在反复地从不同角度和结合不同层次阐述为什么要做一个好人;为什么要修炼;怎样从一个好人起步,通过修炼达到更高的不同层次的境界中去。特别是东方人追根寻源、刨根问底的思维方式,只要去学去修,就能看到法轮大法一层层揭示了为什么后面的为什么,以及更深不同层次背后的原因。所以修炼者无论修到哪个层次境界中,无论心中出现的问题会一步步高深起来,都可以从法轮大法中得到进一步的解答。当然,“他博大精深的内涵只有修炼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层次中才能体悟和展现出来,才能真正看到法是什么。”正因为修炼者通过真修实践能够不断证悟着法轮大法,不断有着越来越深刻的理性认识和真实体验,他才吸引着如此众多的修炼者,包括我自己在内。

讲真话,言行一致是做人的起码准则,可是在今天,有多少人能真正把它放在心里当回事,又有多少人愿意身体力行去做呢?因为我们深深知道,在很多情况下,真的这样去做是太困难了。对有些人来说,这样做风险太大,哪怕是出于公心,也有人为了避免麻烦,觉得还是应该和中央保持一致。在保持一致的问题上,我的看法是,作为一个真正对人民负责的政府,应该着眼于人民的根本利益,从根本上而不是形式上表面上保持一致。试想,在著名的庐山会议上,是彭德怀真正与人民的利益一致了,还是附和主席意见的人和人民保持一致了呢?很显然,判断一致与否不在表面而在实质。同样,在去年4.25万人集体上访中南海事件中,法轮大法学员本着对政府的信任的态度,按照法律规定的权利义务,集体向中央反映真实情况。在人多无法进入信访局的情况下,安静有序地等候在外面。他们无非是想要告诉中央,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修炼的人是社会安定文明的最有力因素,请让我们有一个公正合法的修炼环境……我想,这么一件范围广阔的大事,如果了解真实情况的人都为减少个人麻烦而缄口沉默甚至说假话,其后果不是给社会给国家找了更大的麻烦吗?历史的教训还少吗?这能是一个对国家对民族负责的公民吗?而且这样的所作所为,更不象一个要完全同化宇宙特性的法轮大法修炼者。而法轮大法学员说真话,反映真实情况,完全是出以公心,完全是本着对社会对人民负责的态度,甚至为了说真话、反映真实情况已有数万法轮大法弟子为此而被拘留、劳教、判刑、去精神病院等等,还有更多的人为此舍弃了个人的工职、学位......他们捧出一片赤诚之心,只为了说出发自肺腑的真心话“法轮大法是正法”。

由于篇幅有限,在许许多多真实情况里面,我只想说两点。由于报道说有1400多人因炼法轮功而病、残、死,且不管数字是怎么统计出来的,但我认真看了能看到的所有报道,发现这些人正好是违背了法轮大法的修炼原理,所作所为所想与法轮大法是背道而驰的,也就是说这些人实质上不是真正的法轮大法修炼者。就如同有人挂着共产党员的招牌,实际上干着违背党的原则,败坏党的形象的事。如果由此推论说共产党是邪恶的,这种方法合理吗?科学吗?如果因为医院每天都有病人死去,就说医院是害人骗人的地方,可以吗?

真正的事实是,全世界数以亿计的修炼者通过真修实践都得到了健康的身体,原有的疾病、绝症不翼而飞,不治而愈这样的事例每个修炼者都可以讲出一大堆,每个修炼者的家庭都可以证实。为什么绝大多数的情况不说而只提那些冒牌者呢?其实国家体委前几年就法轮功的祛病健身效果在全国各地多次做过大小规模的抽样调查,其良好的效果是明明白白、显而易见的。而且更明显的效果是,凡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人道德水准在急速的回升,过去的好人变得更好了;已经站在犯罪边缘上的人,迅速地悔过自新;过去有种种劣迹的人,重新做人了……他们在单位里工作上兢兢业业、认真负责,利益上不争不闹、随其自然;在分房子、评职称、加工资、拿奖金、职务晋升等等问题上,修炼人都会严格严格要求自己,决不与别人争,更不会给领导找麻烦;在家庭生活和社会生活中,也都变得谦让忍耐、宽厚祥和,处处为别人着想。法轮大法要求修炼者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成为“完全是为着别人的”人。尽管修炼中的人有许多地方还做不好,没修好的心会表现出来,但大家都是发自内心地自愿主动地向着更高的境界去努力。所有这些,都是他们学习法轮大法之后,明白了人为什么活着,做人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也就是说,是法轮大法在不断地正人心,在赋予人心法,使修炼者自觉自愿地从本质上改变着自己,升华着自己。

另一个真实情况是,有宣传说法轮大法有政治目的或什么背景。如果说当时宣传的时候人们会信以为真或半信半疑,现在这么长时间下来了,情况也越清楚,越明朗了。除了至今没有一样证据能证明外,有头脑的人都可能会想到,如果法轮大法要投靠什么政治背景或外国势力是很容易的,因为那么多西方发达国家的政府和国际组织自动表明反对中国打压法轮大法,也肯定会有别有用心的什么势力想打法轮大法的主意,想要拉他或利用他。而法轮大法的学员们都清清楚楚地记得法轮大法的著作中多次从不同角度反复阐明为什么修炼的人不干涉、不参与政治的道理,而且中外历史上许多高官、王子、皇帝为了寻求人生真谛、生命真谛而放下王位、放下权力去修炼的事例也不鲜见。所以无论是国内国外的真修者,除干好本职工作外绝不会去寻求和投靠什么政治势力和背景,来达到什么政治目的和权力欲望。如果有人这样做了,大家“以法为师”,马上能辨别出这不是真修的人,如果带着这种心走进来的,也必须通过修炼把这不纯的心修掉才行。实践证明,无论是在前些年普遍被人说好,还是现在遭到打压的情况下,法轮大法都稳稳地把握住了这一点。实践还将继续证明,法轮大法没有任何政治目的和背景,他只是在教人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在教修炼的人通过修炼达到更高的不同层次的境界中去。

其实,了解真实情况并和我有类似看法的人在省内有千千万万,在全国、全世界更是无计其数。他们都是通过和平的合法的形式,抱着一颗善良的负责任的心,向所在单位、上级部门、所在村镇、所在地段派出所、向联合国及有关国际组织等等表明自己的真实的想法、反映真实情况,或在上达渠道不畅的情况下直接去北京上访等等。当然也有不少人是表面沉默不多说,实际仍在学法、炼功、修心性,仍在默默地按照“真、善、忍”的各层标准要求自己。

这里面就有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因为我们都知道,由于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或因上访等而被抓、被打、被关押拘禁、被劳教、判刑、送精神病院或被开除工职、免职……的法轮大法学员有多少,国内国外媒体时有报道,我们周围身边也有。那么,为什么全国各地每天有那么多人自费自愿地前赴后继去北京上访,而且明知去了就是被抓被关或被判;又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通过其他合法、和平的方式反映情况、表达看法呢?而且他们也是明知很可能会为此付出代价。如果按照一般情况推理,是不会出现这种现象的。

因为:1. 今天的中国人民有过个人崇拜、盲目迷信的经历和教训,人们已经不再会轻易地崇拜、信仰什么东西了。(绝大多数修炼者信仰法轮大法都是理智地、清醒地,是经过自己和千万人亲自实践检验过的,而且在经过铺天盖地的宣传批判之后,由此而冷静地反思、回顾和检视,结果是更加明白、清醒和坚定了。)2.亲身经历了多次政治运动的中国人民也深知其严峻甚至严酷,想要圆滑地保护自己并不是件困难地事情。(可是他们为什么不呢?)3.如果说五六十年代的人们有更多的公心,关心国家前途命运,有更多的奉献意识,而今天人们的思想状况则是比以往更看重个人前途和利益,有多少人会舍此而去追求崇高的理想和境界呢?(法轮大法修炼者为什么愿意这样去做呢?)4.那么多人被抓、被打、被判......的现实摆在面前,难道坚持说真话,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会比个人安全及切身利益更重要吗?5.许多地区的单位、派出所、村镇、街道等实际上默许甚至公开同意法轮大法学员只要说几句假话,写个假保证能让他们交差,不要上访等也就不再多管多问。但是,为什么他们不这样做呢?

也就是说,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似乎再坚持修炼或者说真话、反映真实情况、表明真实态度都让人难以理解,甚至是不可思议的。然而,这正是值得人深思的地方。因为法轮大法没有任何外在的形式、命令、戒规去控制人,也没有任何金钱、权势和其他利益去诱惑人,只是讲了为什么要做好人,要做更好的更高境界的人,讲了生命、物质、宇宙与“真、善、忍”的关系,讲了道德的无比重要性,尤其是一层层由浅入深地阐述了为什么要重“德”,怎样去做去同化。真正的修炼者心中明白,而且越来越明白,那是讲的宇宙的真理啊!是开天辟地、古往今来从未讲过的宇宙大法啊!他使人真正懂得了人活着为什么,做人的目的是什么,他激发出人心灵深处最美好、最圣洁愿望——返本归真,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法轮大法给了他们一个全新的人生和全新的生命。所以他们知道法轮大法有多么珍贵,有多么正和多么好!他们由此而懂得了珍惜大法才是真正地珍惜自己,也才是真正地对社会,对人民负责。

修炼者并非一下子就能放下个人利益,放下恐惧与害怕,但是随着不断修炼,法轮大法的真理光辉给了他们信心和力量,他们真正懂得了什么是心底无私天地宽,什么是无私方无畏,而修炼正是要修去私心与个人执著啊,所以他们的心胸在修炼中越加坦荡开阔,越加光明正大。也所以才有越来越多的人在堂堂正正说真话,明明白白修自己。如果每个人都为了自保个人利益而随波逐流,甚至推波助澜,那么被败坏的人心和风气不也有每个人的一份吗?如果我为了害怕失去个人利益而说假话,不敢反映真实情况,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共产党员,更不象一个要完全同化“真、善、忍”宇宙真理的修炼者。我想,如果能有更多的人去了解法轮大法,以致修炼法轮大法,每个人都从我做起,把心摆正,那么世界将变得多么美好!那才是民族和人类之大幸!

还有许许多多被歪曲了的真实情况,因篇幅有限不能一一谈到。我的一点建议是,希望有关部门和领导多做些调查了解。只要客观公正,不带先见地去调查,一切都是清楚明朗的,法轮大法没有任何需要遮掩的地方,完全是光明正大的。希望能将调查情况实事求是地向上级部门直至中央汇报,以便中央全面掌握情况,做出正确决策。

上述建议,恳请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