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当局纵邪行恶,大法学员被逼上访


【明慧网2000年7月16日】 我叫朴雨,今年22岁,家住潍坊市潍城区西关苗圃市立二院宿舍,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今年2月份潍坊一名叫陈子秀的功友被活活打死,因为当时几位被非法关押的见证人转移了,大有被杀人灭口的可能,为了证实城关街办所谓的“学习班”确实非法拘禁打人之事。我把我所经历和遭受的不公正待遇写出书面材料,希望能够引起有关部门重视,给予制止,严惩打人凶手,惩治腐败干部,没成想我却因此事被刑事拘留了30天。宋潍星无故被劳教,学校老师和家长从小就教育我要做一个诚实的人,难道面对今天的人类社会,说句真话就是犯法吗?如果是这样,谁还敢说句真话?

我被释放回家后,街办的人对我说:“朴雨,以后别胡说八道了,人被打死了,又怎么样?谁管了?城关街办办的学习班效果好,市里区里大会小会表扬,高书记(支使打手打人者)和张主任(直接动手打人者)已经被评为先进工作者,现在可红了!还有邓萍(直接打死陈子秀的元凶),现在也晋升为XX党员,马上就要入党了。”我听到后,目瞪口呆,莫非是黑白颠倒的社会已经到了?我后来听说,王区长因为办了七个打人点,死了陈子秀,转化法轮功学员转化的好,被提升了,由区里的副县级干部现在已经提为正县级干部。那些口口声声为人民服务的革命干部到哪去了?打死人了。不但不严惩,却被评为先进,不符合国法,不符合天理,不符合仁道,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竟然是真的。

然而,他们说的却全都有,是真的,打死人的凶手不但没得到法律的制裁,相反更气焰嚣张。事隔不久,他们在上级领导的支持下,又公然办起了非法学习班,令人发指的是,学习班的地点竟然在他们打死陈子秀老人的地方---撞钟园1号楼。陈子秀老人尸骨未寒,他们不但不坐立不安,投案自首,反而比以前变本加厉,难怪老百姓说他们没有人性。

而我们这些法轮功修练者,遭受了非法待遇,不但没受到法律保护,反而继续被迫害。4 月底的一天中午放学,我和功友一起去另一学员家吃饭菜,还没吃几口,就被公安强行带到派出所,说是我们非法聚集,难道说他们吃饭叫会餐,我们吃饭就叫聚集?盘问了一下午,没问出什么,就放我们走了。他们无凭无据随便私闯民宅,抓人扣人,却谎称依法执行公务。

5月13日那天,是周日,我和英霞、另一功友还有两个孩子,我们约好了去公园放风筝,还未等走,又被公安强行抓走。理由是我们随身携带着法轮功的书籍,要被治安拘留,我们没有触犯任何法律和法规,却被非法拘留,无奈,我们想到了绝食,想通过绝食来表示抗议。因为师父教我们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们不能象不修炼的人一样和他们争打,我们只好以这种方式来维护自己的基本权利,我们是修炼的人,想做的更好,难道我们随身携带一本如何做好人的书也是违法?

象我们这样无缘无故被打被抓被拘留的功友很多。每天都有功友在遭受着不同形式的非法待遇,更为严重的是昌乐精神病院的院长、医生视生命为儿戏,强行给法轮修炼者注射一种真正给精神病患者使用的进口药物,把一个个健康正常的好人折磨得死去活来,神志不清,精神恍惚,只有写了保证书不再修炼法轮功,才会放过他们;一个叫苏刚的功友,被活活折磨致死,令其家属和世人难以置信。医院是治病救人的地方,象他们这样不顾医德,对社会对人民如此不负责,难道不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

这一切的一切,所有的不公正待遇,都是那些腐败干部和一部分执法人员欺上瞒下视国家形象不顾,所干下的滔天罪行,作为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我有权利把他们的所作所为反映给国家,让他们停止一切非法行为,挽回他们所做的错事吧。于是,我跟英霞及另一功友踏上了北京上访之路,我们没有钱,决定步行,虽然路很远,天很热,会吃很多苦,但是我们想,这么好的功法,应该叫所有不了解大法的人知道,让所有善良的有缘人得法,一路上我们弘法,我们发现其实很多老百姓对法轮功有一定的认识,他们大部分人都说说:“法轮功,教人做好人,身体也好,可是国家现在不让炼啊!炼就打,就抓人,谁敢炼啊!”听到这些更坚定了我们上访的心,是啊!老百姓想炼,这是百姓的心声。

经过了计半个月的风餐露宿,我们终于到了北京,我们到了国务院信访办,那里下班了,第二天又是星期六,不办公,我们决定去找朱总理,我们听了他的《三讲》,很受感动,一个父母官,肯定会管百姓的苦难。我们满怀着希望地找到了朱总理的家,到了那里,为了保险别敲错门,我又问了问站在门口的一个青年,是不是总理家,谁知他象受了惊吓一样,抓住我和英霞,拼命地往马路对面拉,我以为他是坏人,就赶紧敲总理家的门,希望里边的人出来救我们,谁知里面又出来两个人,一起把我们强行押到对面的治安亭,我们说:“你们这是干什么?我们又不是坏人,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们想见朱总理,你们这么做总理知道吗?”他们说炼法轮功的不能见总理,还问我们是哪里的,我们说不让见就算了,我们走好了,他们说那不行,这叫非法上访,要交给你们当地公安处理。我们觉得他们才是非法的,便不配合他们工作,要求回家,他们却象小偷一样把我们秘密塞上警车,我猜想总理肯定不知道他们这样做。

我们被关到了北京东城区看守所和一些犯人关在一起,我们表示抗议,不吃不喝要求回家,因为我们不是犯人,不应该被关在看守所里,第七天时,我们已经很难受了,他们骗我们说:你们说了名字,喝水、吃饭养好身体就买票送你们回家,我俩相信了,喝了些水,饭由于吃不进去就没吃,谁知第十天晚上我们当地公安却来接我们,把我们接到了驻京办,还说,国家要判我俩的刑,我俩想:炼法轮大法,上访没错,我们挨打挨抓没人管,还要判刑,这不是要逼死人吗?于是我们继续不喝水,回到潍坊后,我俩已经奄奄一息了,他们怕再出人命,不敢再关押了,这才放了我们。回家后,我才知道,自从我离开潍坊后,西关街办和派出所天天到我家骚扰,说我上北京上访违反了区里什么规定,要交一万块钱的罚金,不交钱就拉东西,天天去,闹的我母亲没法正常工作和休息,一把一把地吃药,被折磨的不象样,他们不但不同情反而去的更频繁,使我想起“文化大革命”和历史上的“株连九族”。他们眼里只有钱,却忘记了自己是一名国家公务员。在干着违法的事情,损害了国家的形象!一面是随便打人抓人罚款,一面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一味忍让,到底谁善、谁恶、谁正、谁邪?尽管电台报纸不负责任地失实报导,连连不断,但是人人心里都有有一杆秤。

我们要求国家制止那些利用手中的权利,随意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执法人员的违法行为,给陈子秀家属公正的处理答复,使悲剧别再继续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