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美国学员的洪法散记


【明慧网2000年7月19日】 得法不久,就深感大法的博大精深;大法的洪传是人类的真正福音。

刚开始时,由于学法不深,善心不够,只是想着可不能因为我没有告诉一些有缘人而使人没途径得法,如果这样,岂不影响我的修炼圆满。碰到亲朋好友,不免说一声:我在学法轮大法,非常好,希望他们也能够修炼大法。偶尔还加上一句:“我可告诉你们了,以后别怪我没说。”自己觉得还不错,责任已尽到,学不学是他们自己的事了。随着学法修心的深入,一些观念的转变,对洪法的认识也加深了很多,想起当初错过的那些让人更好地认识大法的机会,甚是可惜。更多的是一些令人惬意的故事。记得97年底在北京与一些海外和当地学员交流之后,从宾馆叫了一辆出租车到朋友家。与司机一席话从家庭、学校谈到当今社会,下车时司机问:“在哪里可以学法轮功?”

作为一位真正修炼大法的人,如果真正按照大法的要求做,随时随地都在洪法,因为我们的一言一行会影响周围的环境。有一次在一家餐馆吃完午饭,付帐时一时找不到一分钱的零钱,餐馆老板娘说算了,我告诉她我会还给她这一分钱,她当时并没有在意。后来我在车里看到零钱还给她时,她有点意外,说:“你们学法轮功的真好!”现在没有人会在意一分钱。我们不要斤斤计较,但也应该拘小节。

98年去新加坡参加法会时,途经瑞士首都苏黎士,飞机中转时间很长,就到市中的一条河边看书。过来一位老年妇人,记不清我们是怎么开始交谈的,大概是我问她这条河的名字。我们交谈了很久,谈到中国、美国和瑞士的一些情况,我告诉她,我是去新加坡参加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在此停一会就走。我大致介绍了一下法轮功,让她与当地的炼功人联系,并说两周之后,在瑞士维也纳有交流会。老人说从没有想到会和一个中国人谈这么久,走时有点恋恋不舍。

有一次在一个炼功点来了一个美国人,象往常一样,我一边指着一些教功、炼功图片,一边介绍。然后,就开始教五套功法。差不多快结束时,他告诉说他是一家报刊的主编,来了解法轮功。我就找到在场的两位炼功之后身体变化比较大的功友,谈谈他们刚开始炼功的一些情况,并送给他一本《法轮功》和《转法轮》,希望他能认真读一读。后来一位功友谈自己如何得法时说,她是在看这家报刊的一篇关于法轮功的文章后决定学法轮功的。我提到这位主编来学过功,这个功友说就是他写的文章。这是一家专门的关于精神方面的小报刊,很多寻找精神方面的东西的人看此报刊。我想是不是应该把我们的炼功和免费教功消息刊登上。由于报刊中很多不太好的东西,开始有点犹豫不决。

但想到这么多寻找的人,我决定还是把我们的炼功和免费教功消息刊登几次,也算让他们有一个了解的机会。很多人由此来到我们的各个炼功点。其实,很多人看这种免费另类新闻报刊。

今年初听说新泽西州有公共电台经常播放法轮功真实故事和教功录像,就打电话询问那里的学员一些过程。尽管那位学员说不难办到,我还是犹豫了好长时间才开始行动。从计算机上查找了好久,只找到州里的公共播放电台(PBS),从他们的网页看,似是不太可能免费而且很贵。又犹豫了好长时间,我决定还是去问一问。门口的接待人员说她不是很清楚应该找谁谈此事,很少听说,不过旁边有一家公共电台,他们播放录像。其实这才是新泽西州学员告诉的地方。我转身到了这家电台,几分钟简单的一点文书工作,就把录像交给他们,希望他们有时能播放。后来申请我们的固定播放时间时,一个工作人员说已经播放过我们的录像,另一个等在那儿的工作人员说他要来我们的炼功点学功。现在他们每两周播放一次法轮大法教功录像或真实故事。电台负责播放的工作人员已到过我们的一个炼功点学炼动作。很多地方都有这种播放当地社区活动消息、让当地居民免费使用的公共电台(Public Access Network)。

还值得一提的是99年秋在华盛顿国会一个议员的办公室和他的主管谈话,向他介绍法轮功及中国学员遭受迫害的情况。这位主管年轻时到过中国,那还是中国内战的时候,他是一个士兵,从上海黄浦江口走时子弹还在头顶上飞。老人直接说法轮功学员的坚定(determination)令人佩服,也让中国政府中的一些人害怕。他也说到现代科学给人类带来的麻烦。我给他示范了第一套、第五套功法。他说第一套功法让人放松,第五套功法真是宁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