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意所用

 
 
  我一向不喜欢现代汉语规范了的内涵浅白了的语法与文字,所以讲法时我经常不用规范的语法与文字!为此有人不解。其实被现代人改变了的词义已经加進了现代人的观念,特别是带有无神论及政治因素的词,讲法中根本无法利用,为了学员听的明白,我只是尽量采用现代汉语的语法与文字。
  宇宙的法怎么能被人类的文化所规范呢?只要能讲清法理,我就打开人的文化,破开那些规范与束缚,随意所用,为表达清楚大法,想怎么用就怎么用。如有时我的语句很长,句子中重复用词加重加深语句,就是这样,用人的语言表达高深法理也是很难。在文字方面,我基本上是随意所用,如我经常把“程度”写为“成度”。我觉的一件事干成的多少,就应该用此字。喜欢把“真相”写成“真象”,我是觉的本来面目就应该用此“象”,我喜欢把“绝”写成“决”,我觉的此字份量重,把“弘”字用“洪”来代替,对宇宙大法来说用“洪”更合适等等。我也不喜欢把语句规范成很简单的“标点”。写起文章来经常是一逗到底,我只重法的内涵。对于人的规范没什么必须的概念。人的文化是神传给人的,只是现代汉语被现代人类变异思想带着批判有神论及政治观念而改变了的。法会给人类带来新的、正的一切,却不会被人类旧的、不正的、变异的一切所左右。我高中毕业,不读大学的目地,就是不能在思想中形成各种概念、定理、定义、定律、人的理论及各种规范了的东西。讲法时宇宙大法绝不能掺進这些人的东西,使法被人的观念所干扰。
  大法是宇宙的法,大法创造了宇宙中的一切生命,大法开创了宇宙不同层次生命的生存环境与标准,也给不同层次的生命创造了不同的智慧,包括人类的文化,洪传大法的目地是正宇宙的法,同时使大法在人间的弟子圆满,大法还在开创新的人类,也同样会给人类带来新的文化。


李洪志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