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林娜的故事(2)

请法律呵护善良 --在庭审中的最后陈述


【明慧网2000年7月26日】【编者按】2000年6月1日谷林娜被石家庄市桥东区检察院起诉,6月14日在有关部门的“精心”安排下, 秘密开庭审理,法庭违背法律程序,没有通知谷的律师和亲属出席开庭。在法庭上,谷就此提出抗议,法庭回避了此问题。他们担心谷林娜会大闹法庭,派去了近200人旁听,有610小组的,有公检法的,然而,谷林娜以其祥和的心态在没有拿稿件的情况下做了全面温和的无罪辩护和陈述,给在场的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一些在场的法律工作者对谷的辩护在私下说:从法律角度说,谷的无罪辩护事实陈述清楚,是非常成功的,可以说无懈可击,但同时还说,尽管如此,对于她的判罪是不可避免的,审理案件的法院根本无权定刑,而是由上面决定的。以下是谷林娜的书面辩护材料之二:

请法律呵护善良
--在庭审中的最后陈述

文/谷林娜

今天,做为被告的身份在法庭上,我很难过,也很沉重。

我的周围是我的至爱亲朋,我知道他们的难过和沉重以及他们所承受的巨大痛苦是无以言状的。而最爱我最关心我最牵挂我最需要我最想见到我的亲人--我的年迈的父亲,脆弱的母亲和幼小的儿子却没来到现场,我想是他们不愿面对不能承受这样一个现实--就是他们心中最优秀最引以为骄傲的女儿,最善良最美好的母亲,正在受到审判。我知道,他们在流着眼泪祝福我,我知道,他们滴血的心在企盼着庭审能使他们骨肉团圆。

按照过去的身份说法,我的家庭出身是雇农,我的父母祖祖辈辈都是组成社会最基础的那样一种群体:本分、善良。这样群体中的个体甚至是无需学习法律知识,都不会有任何越轨行为的。我的家庭组合也是具有典型的中国社会传统特点的严父慈母型。当我们兄弟姐妹中无论哪一个犯了哪怕一点小小的过失,父亲严厉的斥责会使所有的人心惊胆战,我现在明白那实际是一种对于邪恶的震慑;而母亲的纯朴、善良、宽容及助人为乐又言传身教给我们良好的人的行为样式。在这样的背景下生长的我没有一丝的邪念恶念,不忍伤害任何人。当我一步一步地深入到复杂的社会中,我发现自己渐渐地不再纯净,而且一步一步地开始了堕落,甚至我渐渐发现了我幼时仰慕的父母也渐渐退去了神圣的光环。我不断地发现的痛苦是可想而知的。这时,我遇到了“真、善、忍”。我开始了如饥似渴地同化“真、善、忍”、我开始渐渐单纯起来,轻松起来。

我不知道我为“真、善、忍”会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

我的父母都是有着四、五十年党龄的老党员,为党的事业及社会主义建设辛勤工作了一辈子;我的兄弟姐妹亲朋好友及其他社会关系也都在各自的岗位上兢兢业业地为党和政府工作着;我本人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受党教育多年是党的新闻工作者。我没有反党反政府反社会反人类的动机。

我非常感谢法庭给我辩护和陈述的机会。

我非常感谢郑大律师司利华女士为我准备了无罪辩护。

如果我有什么过错,我一定会改正的,事实上我时时都在修正自己。而且无论我过去的行为对与错,我都不会重复,这是我做人的原则。

我最后希望审判长及合议庭在对我的判决中考虑到我的亲朋好友,因为这不仅仅是为党和政府任劳任怨工作者的群体,也是一个善良的群体,我希望法律对我的判决不要伤害他们。

请法律呵护善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