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举办法轮功真相及中国信仰自由公众大会及游行


【明慧网2000年7月29日】
一次成功的实践
——记纽约首次“法轮功事实真相及中国信仰自由公众大会”和弘法游行

7月22日,纽约曼哈顿的唐人街中华公所礼堂举行了首次“法轮功事实真相及中国信仰自由公众大会”。会后从勿街经窝扶街,转茂比利街哥伦布公园,于坚尼街折回勿街,进行了近2小时的游行。整个会议及游行在唐人街产生了强烈的反响,其效果之好令举办者始料不及。

自从明慧网发出呼唤:向广大人民讲明法轮功的真象是国内国外每一个弟子的最重要的“助师世间行”以来,纽约大法弟子几乎人人都行动起来,以各种方式、通过各种渠道向广大人民传播大法的声音。在这其中,一些西方人存在的阻力是漠不关心。怎样启迪他们的善良本性,使他们能站出来支持正义反对邪恶,这是我们要做的工作;而东方人主要是华人,则是误听误信,中毒很深,要改变这个状况,需要做大量的工作。

纽约是个华人聚集的地方,平均每六人中有一个是华人,仅唐人街就有三处,其中以曼哈顿的唐人街最大,据说有二十多万人,情况尤为复杂。这里各方势力交错,加上中国政府利用种种手段收买拉拢,负面的场不小。我们在唐人街弘法历来是最困难的。然而天象在变,我们要跟上。怎么才能跟得上?靠以前的那种办法总感到有劲使不到点儿上,只是发传单,却没有十分明显的效果。要突破这个障碍,其实最难的是要首先突破自己的观念。回想一年来每走一步都是在冲破观念。去DC、去联合国、去游行,等等,弟子之间的认识总在“参与政治”这个问题上有分歧。怎样才能更多地达到共识?唯一的办法是多读书多学法。

师父多次告诉我们要在法上认识法。我们在做大法的工作时,要站在法的基点上去看待一切,不能立足于人,更不能立足于个人。政治是人的东西,大法弟子谁都没有兴趣,而当今社会的政治已渗透到方方面面,我们在常人社会里修炼,我们在人间助师正法,不能回避这个环境。那么站在法的基点上看,世上不管是什么职业,做工的、务农的、经商的,也不管是什么部门,宗教团体、国家机构、党派组织,都是常人社会中的一种工作,没什么区别;干这些事的人也都是世间的一个生命,没什么两样。只要能为法所用,就可以做。作为修炼者,我们只是根据大法的需要采用常人社会认可的形式,包括集会、游行、请愿等等,目的也只有一个,就是告诉全社会:法轮大法好!

在做一切事时,我们的行为也是时时处处以大法为指导。这就完全摒弃了常人社会中对政治、经济、社会阶层等名词的概念。去掉了这些观念在我们头脑中的束缚,我们就能坦坦荡荡、堂堂正正地面对任何愿意了解我们的人,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中国政府中极少数人操纵的镇压是错误的。同时我们也在以自己正的行为,潜移默化地启发着人们心中的善念,给他们重新摆放自己未来生命位置的机会。那么,他们在对大法有了客观了解后,而对大法的支持与帮助,也就成了人类社会对大法正确认识的一个组成部分。因为大法是全宇宙的,也是全人类的。

明白了这些,大家就心怀大法,坦然地主动地去和常人社会接触。在一位对法轮功有一定了解的中国学者的建议下,我们去了唐人街的一些社团组织,向他们说明中国政府镇压法轮功的真相,同时向他们了解这里的社会结构、文化习惯等。他们很同情大法在中国受到的魔难,给我们提了许多建议和办法,很快我们租到了著名的中华公所礼堂。

紧接着围绕“7.20”这个特殊的日子,大纽约地区学员拟订了三项大型的弘法活动:一是从7月18日起连续四天在中国领事馆前,从早10时到晚10时集体学法炼功,傍晚燃点白蜡烛以表示对被中国政府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的悼念;二是召开“法轮功事实真象及中国信仰自由公众大会”;三是在唐人街进行弘法游行,并于7月19日召开记者招待会以配合。

7月22日中华公所礼堂主席台上,蓝底黄字的横幅:“法轮功真象介绍会”庄严肃穆。会场两边的大条桌上,一边是介绍法轮功的宣传图片,另一边是中国政府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照片。会议于下午2点正式开始,由纽约佛学会的代表做了配有粤语翻译的发言。发言中,学员感谢中华公所及侨界人士的支持与帮助,并向华人社区介绍了法轮功事件的真象。

会议平静地结束了,人们从沉思中清醒过来,感触良久。这次到会的有100多名社会各界人士,包括《世界日报》、《星岛日报》、《明报》、路透社等的记者。无论是学员还是其他人都从不同角度受到了很多启发和教育。

在放录象片时会场里静悄悄的,都在聚精会神地看,没有走动,没有说话声。许多记者表示要正面报道法轮功,并准备参加后面的游行。

会议结束前的功法表演使全场转为兴奋,人们露出了喜悦的笑容。一位华人在旁边说:“这怎么可以说成是邪教?在哪里可以学功啊?”等笔者向前望时,右前方已有十余人开始学炼了。原来许多人根本没见过法轮功,所以才会误听误信。

游行开始了,队伍在中华公所门前排开。第一面横幅:“法轮大法好”高高举起,蓝底黄字。后面每一行两侧的学员都举着一块标语牌,牌子面向路人,上面写着:“还我信仰自由”、“还我修炼自由”、“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草菅人命,天理难容”、“......”。队伍中央又有一条横幅,上面是中英文的“真、善、忍”,与前面的横幅交相呼应。在横幅下学员们手持杏黄色小旗,排着长长的游行队伍,沿途有二三十位学员散发资料。

普度的音乐响起,唐人街沐浴着真理的光辉,路人震住了、惊呆了,开始是怔怔地望着,喃喃自语:怎么会是这样?这怎么是邪教?慢慢地接受起学员分发的大法资料,再后来就露出笑容,有的还走进我们的队伍中。

有位老人主动跑进游行队伍,帮着炼功的学员看东西,他说看到散发的真象资料后改变了看法,然后一直跟着我们游行。更有意思的是,不少人看着游行的队伍过来时还不愿接材料,等游行队伍过去一半就开始接材料了,到游行队伍走过去了,他已跟在后面了。真快呀!

今天学员们都穿着整洁,也有推婴儿车或携带小孩的,手举小旗,面带微笑,平和地走着,不时停下来随着炼功音乐炼功,队伍行进得安静而缓慢。一位在此生活了很久的长者说:“法轮功这样的游行中国城的人从来没见过,没有口号,没有喧闹,只有音乐和炼功,大家这样祥和。许久没有感受到这种精神了。你们真应该早就来!你们走的这条街是中国城的发源地。希望唐人街有一个好的开始。”

这次是我们第一次独立的弘法游行,是纯纯净净的学员的队伍,呈现给人们的是一个全新的、清新的风貌,是大法弟子独有的精神风貌。我们的精神感化着周围的人。师父《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中说:“其实我告诉大家,维护法不等于是暴力。善恶两面在人的本身同时存在。我们排除恶的一面,只用善的一面来维护法。别人说我们不好,我们可以叫他明白我们怎么好,跟他讲道理,完全用善的一面。”(P7)在护法的实践中,我们真正体会到了师父说的“这个善的力量是相当的大”(P8)。

今天的游行短短的行程走了1小时45分钟。游人和我们一起在感受着大法带给我们的神圣与美好,有一个学员描述了她当时的心境:我手持的小旗上写着“真善忍”三个字,我很小心地举着,时时注意着让小旗一直保持全部展开的状态,我想,不要由于自己有任何懈怠影响了路人见到这几个字的可能。我望着这小旗上的字,心中充满了神圣。我微笑着望着路人,他们也微笑着望着我,我在心里向他们祝愿:千万别错过这个了解大法的机缘。

游行于6点结束了,喜悦在四周洋溢。我们走出来了,打破了束缚着我们头脑的人的行为观念,怀着大法走进了社会,走进了人心。

师父《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中说:“什么叫圆融法呢?可能我们许多修炼人还不知道。这么大的法,能度我们,能使我们修炼到不同层次、不同境界中去,能使我们圆满。怎么还要人去圆融他呀?其实呢,我们大家可能想到了:常人社会也是这宇宙无边大法在常人这最低一个层次中的体现,常人社会中的一切表现形式,也是这法给予的、开创的。那么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在利用着这样一个环境修炼。那么常人社会它虽然在不同层次上来看都认为它不好,可是它也毕竟是法开创的一个层次、一个境界。那么我们在修炼当中如何跳出这个层次,如何摆脱常人社会中的各种行为观念,明确了你们就能够突破这些障碍,也就能升华上去。这是你们在修炼中必须要做到的。”(P5)

在弘法和护法实践中,我们按照师父的教导去做,的确就在层层蜕去人的壳,在法中升华。

第二天,曼哈顿唐人街的学员又象往常一样去街头分发法轮功真象的材料,路人十分踊跃,纷纷上来索取报纸和各种资料,学员跑回去又运来几批还供不应求,环境有了很大的改变。纽约地区的学员再接再厉,于今日在另一个华人聚集地——法拉盛的台湾会馆又举办了另一个法轮功真象介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