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文:知识、理解和自我完善的源泉(三) 【明慧网】

译文:知识、理解和自我完善的源泉(三)

【明慧网2000年7月29日】 分享

在弘法过程中暴露了我许多执著心。弘扬这一大法也是我修炼自己的过程。例如老师在广州讲法中列举了许多障碍我们修炼的各种心,我记得诸如“你想出名,或不想出名……”去年7月,来自中国的坏消息传来后,我帮助组织记者招待会,帮助大家认识修炼人的真实情况。意识到这一似乎是属于秘修的炼习要在社会公开曝光,心里有些不舒服,但是我必须站出来说话。

第2天,两家最大的周报刊登我们炼第五套功法的照片,我在前排,穿着衬衫,打着领带,双手伸展着。图片说明上有我的名字,这正是对我不想出名这一执著的考验,使我认识到无回头路可走。这正是我愿意为之付出并希望公众把我当成其中的一员的大法。以后的几个星期,我在这个城市10年来认识的人告诉我,或寄来剪报,加上这样一类的评语:“你这样做真了不起。”办公室与我一块工作的人也看到了照片并引起许多热烈讨论。我也趁机通过电子信件给我的家人介绍开始修炼对我有多么重要。

开始修炼不久,我便想:“这么珍贵,伟大的事情,但大多数美国人由于文化和语言的影响特别是对中国不感兴趣而得不到他,我怎样才能帮助美国人认识大法呢?

我给自己订了这样一个原则:
1、介绍大法是什么,而不谈大法不是什么或不象什么。
2、根据特定的人,环境,文化,团体决定沟通层次。
3、当别人准备好时才给他们书,而不是没准备好时。

在回答“什么是法轮功”这个问题时,我现在直接用“修炼”这个词告诉他们,并加以解释。虽然这个概念对西方人有些陌生,但我如果花时间去讲法轮功象什么,比如是一种气功,或象太极,或者告诉他们不是什么,如宗教或武术,他就会困惑或分心,特别是他们不知道什么是气功,我还得给他们花时间解释,最后他们记住的也许都是有关气功,武术之类的东西,而不知道修炼到底是什么。他们脑子里会留下错误的字眼,而不是真象。

老师说大法是与任何其他功法都不同的高层次修炼,在人们的头脑中,对真正的修炼应该是怎样的,是一片空白,没有一个适合的归类。但人们有意的把它归于自己熟悉的那一类去,所以他们就把它进行简化成他们知道的东西,这是人的本性。为了避免他们这样做,我试图用其他描述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如:这是一个净化我们精神与肉体完整修炼系统,是一个全面改善自己的整体方法,是净化和提高人体能量的办法,我们努力让自己和宇宙的根本特性:真善忍溶化在一起。

在办班时我用“花园”来形容“修炼”。我说:“你开一片地,你要去掉所有坏东西,如野草、石头、垃圾,然后再放进去好东西,如种子、水、肥料、阳光,所以好东西就长出来了,我们就象这样通过修炼来培养我们的身体、思想和心灵。我还喜欢说:“炼功只是一时的,但修心却每天24小时都是在进行。”

在特定的人或一伙人谈话时,我们都应该清楚:一个尺码不能适合所有的人。我必须搜集尽可能多的关于他们的信息,再向他们介绍。我听他们问的话,也关注他们的语气,眼神(美国人会用眼神告诉你很多事情)和身体语言。我必须用心去听。有时当我非常想说话时,并不容易做到耐心的倾听。现在不管我讲30秒或30分钟,我都把它看成是教学过程,酌情调整内容和风格。

在北美讲法和其他场合,老师多次讲过对常人要讲大法最表面层次东西的重要性。我们修炼人在不断提高我们的认识和领悟。出于热心,我们很容易把自己最近达到的层次拿出来讲,忘记了别人还没有达到那个层次。出于对我弘法对象的体贴和关心,我试着用符合他们水平的词汇和概念与他们交流。在这方面我也犯过一些错误,如讲解气和功是不同能量的概念,人们会很困惑,也没有必要,最好让他们去看书。还有,我们参加了一次几千人彩车大游行,展示绚丽多彩和美妙的法轮图形,但许多人对我们产生了误解。我们收到了一些批评意见,一是通过电子信件,另一个则通过一封给当地电台的信表达的。展示法轮错了么?不一定,但要看场合,我们现在知道我们只在充分准备并有机会介绍法轮图形的历史和涵义时,才展示法轮。

不同背景的人对不同的事情用不同层次的认识。对一个人或一群人是浅层次或善意而美好的,对另一群就是太高了,不适应甚至有所冒犯。《法轮功》和《转法轮》是很有力量的书,但不是每一个人都准备好读他们。我给过或借给过亲朋好友几本书,但缺少积极的反映。这让我清醒起来。许多人什么也没说,那些说了的人很象老师提到比如:“我读了一点,不好懂,将来再读吧!”我现在怀疑是否我无意中影响了别人得法的机会。不过,书至少在他们家里,我希望有一天他们或别人会把书拿起来学习,不过,从现在起,我只告诉别人这书是多么好,他们如果想要,我才给他们书。

收获

在我自身修炼上,我也得到一些学习的帮助。如炼功比游泳、举重或其他运动好,《转法轮》第9讲做了解释。读书最好每天能读一讲,至少读一个完整的章节。一些同修给了讲法录音带,我在车里从第1讲到第9讲反复的听,每听一遍都学到新的东西。修炼的头几个月,一位在中国住过几年的美国同修还有我针灸医生及其它几位美国学员,每周集体学法两次,讨论问题和谈体会,对我正确修炼也有很大帮助,我现在每周都参加集体学法。通过读《转法轮》和其他讲法,看9天讲法录像带,在车里听录音,我的思想通过这种方式熔于大法的无限的智慧和启悟之中。老师说:“看书、看书、看书。”这也是我给新老学员的共勉。

当我读到老师说:“人在迷中”,我把它作为修炼的动力。好!我正想跳出这个迷中,我也热衷于将来不要再回到迷宫的想法,希望脱离尘世的痛苦和困惑。但当我学得越多越仔细听老师说:“大家知道,我们这一法门不避开常人社会去修炼,不避开、不逃脱矛盾;”近来不再多想逃出迷宫,或从什么不好的东西中逃走,而是更多是如何向好的方向去努力,我认识到我的目的是要提高层次,返本归真。

我有了一个积极的目标和明确的方向,过去,我迷茫,徘徊在小道、错道、甚至是死胡同里,寻求自我完善,知识和人生意义。如今我已身在高速公路上,《转法轮》这一大道修炼的宝书就是回家的指南。

我充满感激,我感激我的生活状态使我有时间学法,炼功和弘法。我感激同修们给我的鼓励和帮助。我特别感激那些车祸与死亡擦肩而过以及其他磨难,因为它们使我还了许多业债,接受许多教训。在大法出现在我面前时,我已经有所准备,并能够认识大法。当然,我非常感激我们的老师,他最终使我走上了修炼道路并以一种我现在还难以想象的方式帮助我。

最后,我在我的生活中有了一个现成的答案,如果有人问我:约翰,你读过的最好的一本书是什么?我会告诉他们:《转法轮》。

谢谢大家。

(2000年7月译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