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艰难的岁月里(一)

记与正法联在一起的澳洲学员


【明慧网2000年7月30日】 在一次法会上有学员曾向师父问到:为什么《转法轮》中有时用“我们”二字,师父答道:“我是用了现代中国大陆的词语。我觉得你们都是大法中的一员,那么也就是大法的一分子,我就把你们讲成“我们”。我觉得你们听了可能会把自己置身于真正的修炼当中。”

简短的回答,使澳洲学员感到他们是与法紧紧联在一起的。所以自7.20以来,澳洲学员积极走向社会,担起了护法、洪法这“助师世间行”的重任。因为学员们深知,法轮大法不仅属于中国的,也属于世界人民。

海外修炼于国内环境不同,表面看似风平浪静,但在这特殊的环境里,学员们每走一步也都是十分艰难的。学员们深知,这就是修炼。

法难当头,每一真修弟子都在维护着大法,但由于大家对法的理解不同,所以在具体护法形式上认识不一,这时能否突破自己人的观念,在复杂的情况下怎样既对大法负责,又对社会负责,也对自己负责,的确对学员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下面就记述几个澳洲学员在这考验中的小故事。

1.市政厅前洪法

市政厅座落在悉尼最繁华的市中心,悉尼人习惯于在这一地域举行各种庆祝活动,各种抗议活动也时在此出现。7.20刚一发生时,学员们感到震惊,为了表示对中国同修处境的关注,学员们申请了在市政厅前请愿,可有关部门告知两周后才予以答复。这显得有些不够及时。这时有人提议干脆申请在此地炼功洪法。这提议打破了一向在公园里炼功的传统,一时间这提议成了关心着大法的学员们的话题,大家都本着怎样对大法有利谈着自己的观点。

部分学员表示:公园里人少,洪法效果差,市政厅前引人注目,本地市民,观光人士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在这里炼功、洪法会使更多人得闻大法,市政厅前的确是悉尼人习惯表达心愿的地方,但我们自己心清似玉,没有任何政治诉求,只是炼炼功,不必怕参与政治之嫌。况且我们的确要表达一个心愿,就是要让世人皆知法轮大法。国内学员为了法轮大法,无私无畏地走向中南海,我们为了给世人创造更多闻法机缘,应堂堂正正地在市政厅前炼功。针对有人提出那地方同时也是酒鬼.、要饭者等不雅之人聚集之地,这些学员认为无论是在所谓文雅人士议员所聚集的国会大厦前炼功,还是在市政厅前洪法都一样无贵贱之分,因人间已没有净土,“我们在改造环境,不是我们在挑选环境。”(《长春讲法》P108)

就这样,这部分学员每周六自发地来到市政厅前开始炼功洪法,自去年八月至今已近一年的时间。值得思考的是,来炼功的学员从未看到过不雅之人,这也可能是学员们真的把这里的环境正过来了,也许本来就只是给大家一个突破观念的考验。

市政厅是全悉尼唯一一个不经过特别申请就可以打横幅炼功的地方,由于地处繁华,前面又是一条交通要道,所以车水马龙的噪杂马路与这里祥和宁静的炼功场面形成鲜明对比。学员们在此炼功时大都感觉只听得见炼功音乐,其它噪音都入不了耳,大有“身在乱世中,难得独自美”之感。这更吸引了许多路人的驻足观看。留步的路人大都会听到学员们的热情介绍并得到大法简介;许多行人都是悠扬的炼功音乐使他们留步观看;有的索性立即学起炼功动作来;也有些海外游人把这场面作为悉尼街心一景,给学员们拍照、摄像,当然他们也就因此而闻法。

因为附近有个中国城,所以学员们的炼功引来了许多华人的询问;国内旅游团路经此地看到此情此景也感到惊讶。在这一年的时间里从这里闻法的、知道大法真象的不计其数,这是悉尼固定炼功点在炼功洪法时引人观看最多的地方。来这里的学员认识到为了使更多人闻法,也为了突破自己的观念,坚持来市政厅前洪法在目前的特殊时期就是与正法联在一起的修炼。

2.签名

为了使更多人有机会了解法轮大法及在中国所发生的有关大法事实真相,有学员提议搞签名征集,然后将呼吁书一并递交联合国人权会。这一提议在学员中引起一些反响,有人认为,随意向路人搞签名介绍,是不是对大法太不严肃了;也有人认为,这样做会把人吓住,使有缘人也不敢来得法;更有人担心把国内学员被打的图片展示出去恐怕会破坏大法形象;学会认为集体炼功、商店有书是师父给留下的大法洪传形式,签名这不是大法中的,为了保持大法的纯洁不应搞等等。面对众说纷纭的理由,学员们深感大家都有着一刻诚挚的维护大法的心。

通过学法及大家的交流,提议搞签名的学员认识到:现海外学员应珍惜国内弟子用生命换来的洪法机会,利用一切可能的形式给世人创造更多闻法的机缘。大法是神圣的宇宙大法,是至高无上的,但学员们理解师父绝不是要我们把大法束之高阁,而是让我们把大法传遍人间,至于形式只要能达到法对我们此时的要求:堂堂正正地向世人呼吁就行。大家共同感到:现在的修炼是与正法联在一起的修炼,身体力行地走出来护法.洪法才是真正的助师世间行。

征集签名的提议向有关部门提出申请后得到批准。于是,我们在旅游盛地----悉尼歌剧院附近周末搞签名活动。在活动地点,大家摆放了介绍法轮大法的图片、大陆学员惨遭摧残的实例照片,同时还有学员炼功,因此非常引人注目。络绎不绝的游人从这里走过时大都驻足观看,有些人看完图片说明自己主动拿起笔来签名,有的听完介绍就立即签名,通过与众多人的接触学员们发现还有许多人的善念没有泯灭,他们愿为伸张正义助一臂之力,这也促成了他们闻法的机缘。善良的人们有的签完名后握握学员的手;有的发出“祝你们成功”的祝愿;有的摄像、拍照留念;有的行人担心地说:我很愿意帮助你们,但中国政府一意孤行,恐怕很难改变。学员们说:我们不想改变任何人,我们只想利用这一机会,告诉世人法轮大法的真相。有一位行人是陆军军官,他签完名后对学员说:谢谢,你给了我一个机会可以看看我的心。是啊!这一机会不仅是看世人的心,又何尝不是看学员的心呢?

国内弟子舍生忘死维护真理的事迹,使多少人感动,很多海外学员都在思考着、实践着:自己应怎样以实际行动投入到护法洪法的行列中。上述澳洲弟子们选择了舍弃周末休息时间来稿签名。因为悟法的差异,参加的人很少,这样就无人替换,有时都下午两、三点钟了有人还没吃午饭;有时在澳洲强烈的阳光下,一站或是连续炼功就是一天,有的被晒得脱了皮,有的被晒得象红面“包公”,但他们感到与大陆弟子舍生护法比起来微不足道;有的年轻妈妈一手抱着哇哇学语的孩子,一手去征集签名。有一名十岁小弟子,平日恬静少言,但她在征集签名时可不腼腆,她总是有礼貌地走到行人面前,解释在中国发生的事情,给人法轮大法的简介单,她自己一天就能征集两百多人的签名。出来参加签名活动大家认为这就是修炼,首先面对多种不同观点,如何抉择,这就看其是否能珍惜这种环境突破“自我”观念。第二个就是好“面子”这一关。每一位学员不但要向行人主动介绍还得心态祥和地面对形形色色的脸。每当听到有人拒绝签名是因为不知法轮大法是什么时,学员们产生了慈悲的正念。在学员们眼里,向每一位行人洪法与向总统洪法一样,无高低之别,因为他们面对的都是常人。师父不愿落下一个弟子,我们“助师世间行”也不应落下一位众生。师父告诉我们修炼的时间是有限的,若在这有限的时间里,这么大的法他们都闻所未闻,他们又将怎样摆放他们生命未来的位置呢?

在三月的国际人权会议时学员们带去了万余人的签名表,这里包含着世人从签名到闻法的机缘,也见证了澳洲学员与正法联在一起的修炼。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