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考验中哈尔滨一个家庭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2000年7月30日】
母亲,60岁,大法弟子,大学毕业,狱中绝食已达33天;
父亲,62岁,大法弟子,原哈尔滨市某公司处级干部,已经绝食达30天;
女儿,28岁,大法弟子,大学毕业,已经绝食达30天。

母亲
在1999年7月22日全国大面积的邪恶考验中,许多国内大法弟子都因为各种原因,把原来挂在墙上的师父大法像,大法轮图纷纷取了下来。可是这家里的师父大法像、大法轮图片始终没有取下来(直到2000年6月23日,公安把这位母亲和她丈夫从家中强行带走后,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派出十名公安在其家中抄走了挂在墙上的师父法像,法轮图片为止。)

当1999年7月22日那几天中,警察到家里来了,要拿走挂在墙上的大法轮图和师父的法像时,这位母亲严正地对公安进行了阻止。结果,真的就没有人动。她们一家人,为证实大法去北京上访达四五次之多,又都有很高的文化,因而影响很大。

2000年6月23日(周五)晚19时左右,母亲在家中被公安无理强行带走并拘留,因公安无理怀疑她是2000年一次全市大法弟子集体炼功的组织者。父亲也同时被带走,当晚被释放。母亲于狱中绝食至今已达33天。几天前从哈市某看守所刚刚出来的女功友讲,看到母亲在狱中被强行打针(不知道打的是什么药)。由于公安封锁消息,目前她的具体状况不详。

女儿和父亲
2000年6月某日,女儿在写好了送给全国政协、人大的关于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的上访信后,尤其是反映迫害大法弟子的行为的上访信后,只身一个人来到北京,直接去了全国政协。在对门卫警察讲明了自己是为法轮大法递交上访信后,门卫便把领导找了下来,领导在接过上访信后,立即叫来了派出所的警察,警察直接把这位女儿送进拘留所。她进拘留所里就开始绝食,并在里边炼功打坐,警察在第二天下午将她无条件释放。

无条件释放后,女儿想:我不能就这样回家,我还要向世人展示大法,证实大法,“助师世间行”。于是直接就去了天安门,在正对着天安门,升国旗的地方附近,堂堂正正的炼起了法轮桩法。没一会,她就被警察带进警车,带到天安门派出所,警察盘问姓名,她没有说。警察看她坚决不讲姓名和地址,就想采取变相的欺骗手段套出她的姓名和地址,就说:你不是上访反映法轮功真实情况吗?那你就填写一张表吧!她说表中的其它内容我可以填写,但是姓名和地址我还是不会填写。警察马上说那不行。她善意而又非常坚决的讲:“我们相信政府才来上访的,可是现在你们不解决问题,对上访的法轮功学员直接遣返回原籍,给地方造成巨大压力。我告诉你们,我的姓名,地址那是不可能告诉你们的。那么多的大法弟子为了维护大法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我到北京来,蹲监狱,我在北京蹲!死,我死在北京!”没想到她一个弱女子竞这么坚决,警察反倒弱下来了。警察马上讲,你看,你看,你也不够那么严重啊?这时屋内的几个警察走出门,在门口指着她说:“这是真的!”最后警察突然说:你北京也来了,在天安门你也炼功了,那你回去吧!

就这样,警察只在天安门派出所停留了半个小时,女儿就被无条件释放了。她说自己也没想到这么快就释放了。还说,警察最后说了这样一句话:“你们的大法这么长时间没有正过来,你们自己也得想一想,你们自己自身有什么问题!”她马上悟到师父经文《走向圆满》中讲到的根本执著的问题造成的。

女儿6月某日从北京回到家中。到家后得知父母于前一天在家中被公安无理强行带走并拘留,之后公安抄走了挂在墙上的师父法像,法轮图和大法书籍。当时,她非常难过和伤心,痛哭了好几个小时。她说,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这么哭过。但是,哭过之后突然悟到自己应该用生命维护大法!心中马上就不那么难过了。

随后,父亲和女儿去哈市某公安分局找有关领导,递交了亲自写的给公安领导的一封公开信,讲明来意和目的。一位公安说:“我们收了你们学员的很多的书,可是,像你们这样来向我们公安局要的,你们还是第一个。”

完后,推托说还书的事还要领导们再研究。就这样,女儿和父亲开始了在哈市某公安分局门外一不影响交通的地方静坐绝食。白天看《转法轮》,晚上炼功打坐。后来女儿觉得自己一个人,实在势单力薄,就自己把书拿走了。

由于警察怕绝食出人命,就派出多名警察,强行将女儿直接投入哈市某看守所。其父则被公安直接关押在某公安分局看守所,也在绝食,至今已经长达30天。

在里边绝食的弟子都被强行灌食浓盐水和玉米面粥,承受着巨大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