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巴西的亲朋洪法记


【明慧网2000年7月31日】 修炼已经有四年的时间了,大法使我对修炼有了重新的认识,对人生有明确的目标,我庆幸能踏入法轮大法修炼之路,成为一个真修弟子。

身为第三代基督徒,一直以基督教的信仰为我一生中唯一的选择,但是当我看到《转法轮》这本宝书以后,我从理性方面选择了他,因为我发现这本书中所写的修炼方法是世界上最完美的,过去在圣经里找不到的答案,李老师在《转法轮》里面都说得清清楚楚,几乎泄尽天机。

我得法是因为我先生在偶然的机会里,同事介绍他去学法轮功,他上了九天课以后,发现这才是他一辈子所追求的真理,觉得太好了,于是决定要一修到底,每天炼功、听法不断,专心修炼法轮大法。起初,我们全家都是基督徒,对他这种突如其来的举动觉得莫名奇妙,因为听说是佛法,以为是佛教。他以前学了许多气功,但都是为了健身,与信仰无关,不过这次他为了专心修炼,不再上教会作礼拜了,让我们全家都很担心。我看他也不想多解释,只拿一本《法轮功》及《转法轮》的书要我看。我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力量吸引他改变,使他放弃这一辈子所奠定的基督教信仰,于是我一方面看书一方面观察,结果我发现他在改变着,因为他居然在短短的时间内彻底地把长久以来的火爆脾气改掉了,不再处处唠叨、专挑我的毛病。

我看了书以后,从心里体悟到这真是一部宇宙大法,正如老师在<<精進要旨>>「博大」里面说的:“法轮大法的法理对任何人修炼,包括宗教信仰都是有指导作用的,这是宇宙的理,是从来没有讲过的真法。过去也不允许人知道宇宙的理(佛法),他超越一切常人社会从古到今的学术及伦理。过去宗教中所传的和人们感受到的只是皮毛和现象。而他博大精深的内涵只有修炼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层次中才能体悟和展现出来,才能真正看到法是什么。”。

从书中确实使我更加明了做人和修炼的道理,我告诉我自己终于找到了一条更完美的修炼道路---性命双修的法轮大法。李老师在《何为修炼》里明确告诉我们:“只有学法修心,加上圆满的手段——炼功,确实从本质上改变着自己,心性在提高,层次在提高,这才是真正地修炼。”。

 回想我在刚得法后与老师非常有缘,1996年10月份第一次到北京参加国际交流会于11月2日就见到老师,老师美好的形像一直深深印在我脑海中,当时很多学员都挤到老师身边要跟他握手,我也不例外,但因个子小被挤到人群中,只能摸到老师的衣服。但1997年11月老师来台时,我和我先生有幸一起陪同老师绕台湾一周,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和老师在一起的那段时光。

我当时学法不久真是傻呼呼的,我告诉老师我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知道,都没有感觉。出乎我预料,老师对我说没有感觉才学得快。我当时想老师是在安慰我,我觉得老师真是太慈悲了。我们第一天到达台湾东部的花莲,晚上住花莲中信大饭店,第二天经台东、屏东、高雄由西部往南投,晚上住日月潭。隔天早上老师叫我们起床,不过我们已读完书在炼功了。早饭前,老师把刚写好的一首诗拿给我看,也就是洪吟里的《游日月潭》。在老师离开台湾前的当天上午,我们陪同老师登上台北新光摩天大楼,老师说天上众神都出来向他致敬,我努力看还是看不到。老师用手指着我两眉之间往上一点的天目说从这边看,也叫身旁的一位学员教我看,但是我实在是根基太差了,还是看不见。我不配跟老师在一起,然而我喜欢见老师的执著心还是很强,因此每次国外交流会我几乎都参加了,我非常庆幸又跟老师多见几次面,因为如今机会已经不再。每当回想这段往事,我就泪流满面,痛哭流涕,我此生到底何德何能竟然有这种福气,我太珍惜了。

得法后一直有个心愿,我想也应是使命,那就是要向远在三十年前即已移民到巴西的亲友们洪法。我在巴西共有三个堂哥、两个堂姐(一个已过世)和一个堂弟。我知道这件事对我来说是一项挑战,但是我相信大法的威力。因为他们也都是虔诚的基督徒,早期时移民到一个人生地不熟而且语言又不通的国家里开发农场,他们靠着信仰和勇气,在一个艰难困苦的环境中奋斗,三十多年来,教会是他们的精神支柱及凝聚的力量。但是如今宗教已失去了往日的庄严与神圣,我必须把我的得法经历告诉他们,但始终久久未能成行。这次感谢老师的安排,我先生三月份开始退休,有时间到各地去走一走。三月份到瑞士参加交流会后再到欧洲八个国家与各地学员交流,随时抓住机会洪法,四月份到纽约参加法会后又到华盛顿、北卡、亚特兰大、休士顿、芝加哥等参加各地的交流与洪法,之后回到纽约转至加拿大参加多伦多“世界法轮大法日”庆祝活动及感人的法会后,再绕到洛杉矶与当地学员交流并对电台、电视、及新闻媒体等洪法作正面报导。五月二十日我们搭机经过迈阿密前往巴西的圣保罗。

堂哥很热情地来接机,巴西的亲戚们早就对我们炼法轮功之事有所耳闻,觉得很不可思议。因巴西与台湾没有邦交,他们对法轮功的讯息知道得很少,只看到中共打压及捏造事实的报导。我把我们修炼的心得体会告诉他们,告诉他们因为看了《转法轮》这部宇宙大法,使我们更加能够领会做人和修炼的真理,更让我们找到人生中很多不得其解的答案。

我们到巴西的第二天正好是星期天,为了向更多人洪法随堂哥到教堂,以便找机会介绍法轮大法。到教堂经堂哥介绍又认识许多从台湾故乡移民到巴西的基督徒。下午在圣保罗UMC大学刚好有一个华人运动会的活动竞赛,也有气功活动,于是我们就抓住机会到运动场,见机请有兴趣学法轮功的人过来,当场先教了两套功法,大约有三十几个人参加。有很多人问:“为什么中共要禁止法轮功?”我们抓住机会向更多的人洪法,助师世间行。我们真高兴,真是不虚此行。能让从来没有机会接触大法的南美洲人直接闻到大法,是非常有意义的,于是我们又宣布想再继续学功的人明天下午四点到我堂哥附近的篮球场上学。第二天住在我堂哥附近的人有十几个人来学,我们并叮咛他们除了炼功外最重要的是要看『转法轮』!读书比炼功重要!但是很可惜三十七岁以下在当地出生的年青人都不会国语,他们从小都是说台湾话和葡萄牙语,只有台湾移民过来的中老年人才能看懂国语,经过多伦多学员的协助,在圣保罗找到一个白人新学员,他是葡萄牙人,只会葡萄牙语和英语,我们也请他一起来炼功,他刚学不久,第五套功法都尚未学,于是我先生赶紧教他,并送他加州功友送的英文教功带,希望他以后抽空来把这个炼功点带起来,我们把沿途送剩下的几本转法轮和修炼故事都送给他们,并从电脑上下载、打印五套功法,再打电话请台湾的儿子寄来“法轮功的真实故事”和法轮大法在台湾的录影带;看他们真有兴趣学,利用与台湾学员联络之便,请她顺便寄教功录影带、炼功音乐带和讲法录音带等。我们拿“法轮功的真实故事”录影带到圣保罗店里拷贝,老板是台湾人,是一个年青的小伙子,他一边录一边看后也非常喜欢,自己又多录了一套,并上网查询法轮大法的网页,他说很早就想学,而且也有很多人在问法轮功的书籍要去哪里买。我们请他先从电脑上下载印下来看,并介绍他与巴西那位白人学员联络。只要是有缘得法的人,都不会落下。

 在第四天我们搭机前往另一个大城市---里约,参观世界有名的风景区面包山和耶稣山〈耶稣山位于里约最高的山上,山顶上有一尊很大的耶稣像〉。因为我们都随身携带大法简介,随时随地向人介绍法轮功,看到巴西也有那么多好人,期望巴西有更多的有缘人得法。这里的风景真是太美了。

次日我们回到圣保罗堂哥的住处已是晚上,隔天早上堂哥要我们教巴西工人炼功,他们个个看起来心地善良、单纯。堂哥的香菇农场大概请了二十个巴西工人。五月二十七日我们要离开此地到亚马逊河的一个小镇叫吗哪于斯,我堂弟在那里开店做生意。堂哥们依依不舍,一直劝我们多留几天或住下来最好不要回去,继续辅导他们走上修炼之路,我们勉励他们既然有缘得法就要珍惜,劝他们以法为师,多读《转法轮》。

堂弟也是非常虔诚的基督徒,公司的名字就是依《圣经》取的,招牌上面还写着圣经章节,他开两个店请了二十多个巴西工人,每天早上开店门就开始唱诗读经祷告,因大部份巴西人都是基督徒或天主教徒。我们中午到达吗哪于斯,堂弟和他教会的牧师和师母一齐到机场接我们,这也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因堂弟先介绍我们是炼法轮功的,我们就三句不离本行的说到修炼法轮功的亲身体验,牧师,师母听了也感兴趣。第二天是礼拜天,堂弟带我们到教会去,礼拜结束前牧师当众宣布我们是炼法轮功的,愿意义务教大家,有兴趣学的可以跟我们切磋,果然散会后有很多人围着我们问,他们想学功但是又怕违背上帝的名。因为他们认为只有上帝是唯一的真神,基督徒要突破这个壳跳出这个框框就真不容易,也是阻碍基督徒得法的一堵墙,我们只能请他们先看看《转法轮》。因我们只剩下一套书留给堂弟,有一个长老很感兴趣先向堂弟借书看,我们告诉他从电脑上可以打印下来,他果真全部印下,看了以后三番两次约我们谈,我们还是请他多看书,他的所有问题书中都有答案。

堂弟跟我们相处两天,对法轮功也有所了解,请他们夫妻一起看“法轮功真实故事”的录影带,抓住机会把五套功法教给他们全家,每天晚上睡觉前陪他们一齐读《转法轮》,他们也愿意学。但他认为最不能接受的是,为什么我们炼了法轮功就不再到教会去,他希望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我们告诉他并没有反对你去教会,因转法轮是一部宇宙大法,他对任何宗教都有指导作用,修炼到一定层次之后就知道自己该如何做。堂弟学功后也希望我们教巴西工人,他们也愿意学,我们在早上开店前教了他们一次,以后堂弟可以自己教。我们把法轮大法简介给有缘的人,并请他们从电脑网页上免费下载。六月一日我们又要搭机回圣保罗,堂弟为了挽留我们住下来,带我们到处参观工厂,希望我们在那边做生意,但我们觉得这并不重要,我们最大的愿望是大法的种子在此能够萌芽。

六月一日早上回到圣保罗,回台湾的飞机是晚上十点,因此还有时间。我们去拜访两个亲戚,其中一个是堂姐,她也有一个大农场,另再拜访一些新学员,叮嘱他们要学法炼功,并要求他们成立读书会定期学法。晚上就搭机回纽约,转了两趟机回到台湾。

此行一路上虽然辛苦,但是也很顺利而且非常温馨,我们看到美国地区大法学员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精神,使我们从中找到差距。虽然有的炼功点有些矛盾产生,但是我们相信这都是师父为了提高学员的心性而设的考验,如果人人遇事都能向内找,那么就足以过关。在大法遭受迫害之时,我们只有更积极洪法,把大法的种子撒到世界各地,才不致辜负师父的大恩大德,不是我们能为大法做什么,而是大法在造就着我们。

最后我想以《洪吟》中的两首诗与大家共勉:

《助法》

发心度众生,
助师世间行;
协吾转法轮,
法成天地行。

《缘归圣果》

寻师几多年,
一朝亲得见;
得法往回修,
圆满随师还。

(2000年华盛顿法会发言稿)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