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7月4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2000年7月4日】 【辽宁】7月1日辽宁省本溪市街头出现大法宣传资料,引起社会的关注和反响,法轮大法的真相开始在老百姓中流传。

【北京】昨天(7月2日),几个小学员在天安门中央炼功,警察去了好几次都没能把他们抓走和驱散,围观很多人,小弟子弘法把围观群众都感动落泪了。

【大陆】随着师父新经文《预言参考》的发行,中央已命令各级政府、公安机关,一定要查出经文的来源及传播者。目前全国各地已有很多弟子被抓。

【大陆】在法轮功真相日益传入千家万户的形势下,中国政府仍未正视并纠正自己在对待法轮功问题上的严重错误。据大陆消息人士称,最近政府上面有秘密文件下达到省级,内容为:打击少数组织者,劳教不要过多,采取抓了放、放了抓的办法,判刑不要用刑法三百条,使用其他措辞。这正是:换汤不换药,造业何时了?


【河北】如此公开审理
石家庄市大法弟子张文景、吴进虎,因被指控组织2000年春节在河北剧场炼功,2000年2月25日被拘留一个月,3月25日被转捕,于6月14日上午9:00,在石家庄市长安区人民法院进行一审,法院门口仅用16开小纸贴有一张公告:“我院定于6月14日上午9:00公开审理张文景、吴进虎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然而,以往在这里贴出的公告都是用的大纸,就连警察都觉得可笑:他们真会想招。肆虐者的做贼心虚和不得人心已昭然若揭。

就在这样公开审理的招牌下,只允许每人2名亲属进入旁听。法庭内除去4名家属外,其余都是法庭人员。法庭上,他们没有说话的权利。尽管如此,他们还是表达了自己的坚决的态度:法轮大法好!不论在任何艰难的环境下,坚修到底!

在庭外,40多名大法弟子守候在门口的路边,直到10:00一审结束,大法弟子合十向警车中的张文景、吴进虎表示敬意,并目送他们驶离现场。

53岁的张文景(女)、吴进虎(男),在关押期间都遭到非人的折磨和严刑拷打的迫害。

石家庄市大法弟子史金花(女),在2000年除夕夜出去炼功被抓,因指控组织2000年春节在河北剧场炼功,于6月15日上午在桥西区人民法院进行一审。审理前未通知史的家属及任何有关的人。在关押期间,不允许家属见面,不允许送衣物,致使其在第一看守所内一直穿着春节时的厚衣物,直到审理前的6月14日才发给一大背心和薄裤;在此期间,为了不让她学法炼功,加大强迫劳动强度,每天至少工作17小时。在法庭上,史金花不为自己做任何辩护,只是告诉他们电视上的报道是失实的,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千古奇冤!

目前,张文景、吴进虎、史金花仍关押在第一看守所。


【湖北】湖北十堰市六名法轮功学员生命危在旦夕
4月18日湖北省十堰市以办“法制教育学习班”为名,将城区部分大法弟子非法拘禁在三个偏僻山区强制洗脑,做所谓的转化工作。

据悉,这样的学习班可能要办两期,每期为二个月。首期从四月十八日到现在尚未结束,三个学习班共有54人。按照市委的要求,学习班结束时,每个学员必须写出保证,即保证不止访、不串联、不炼功等,否则不能回家,甚至可能被判劳教。在政府官员和单位不断施加压力进行威胁、恫吓的情况下,有一部分学员觉得可以答应部分条件而得以释放,还有一部分学员因坚决不写保证,目前仍扣留在学习班,其中茅箭班6名,张湾班5名,东风汽车公司公司班13名。

茅箭班6名学员要求无条件释放从6月26日起集体绝食。政府人员怀疑是两名女学员带头,于6月28日晚将两名女学员送往看守所拘留,其余4名学员仍坚持绝食,目前情况十分危急。


【北京】天安门警察伙同地痞无赖迫害大法
我是一名大法弟子,6月25日早上我来到天安门广场表达心声,向人民、向国家领导证实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要求国家还大法一个清白,当我将“还法轮大法一个清白”的横幅打开时,突然窜过来一批身着便装的人(着装很不干净、身上也很脏),上来就抢横幅,还连踢带打。因为我们每个弟子都是用生命来捍卫大法的,弟子们拼命地保护横幅,他们就叫来很多的人(大叫:快来人啊!),边抢边打。这时在我身后有人抱住我的腰,另一只手突然伸进我的裤兜里摸钱。我回身说你干什么,便衣说:“要钱,你有没有钱?马上给钱,给钱就放了你。”我一听这不是趁火打劫吗?我说有钱也不能给,当时我有200多元钱,和卫生纸放在一起,他没摸出来,又问一次那个兜里是不是钱?我说不是,实际兜里装的是《洪吟》。他见没有就扑向另外的学员去了,这时我看清他们这伙人根本就不是什么警察便衣,是公安局雇来的外地盲流,还有年岁很大的老年妇女(50-60多岁的)也在协助这些拿步话机的便衣在抢横幅,来对付我们大法弟子。

当我发现这些假便衣抢钱时,就说你们是干什么的,话音刚落,就有在天安门广场值勤的头带钢盔、全副武装的武警过来,双手搬住我的双肩,大骂着:“打死你!”抬起他的膝盖向我的下身猛劲顶过来,因为我当时反映很快,用双手推住他的腿,另外一个女弟子发现后也同时扑上来,口中大喊:“不许打人”。这个武警看没有得逞,就轮起手给了我两个耳光和另外一个假便衣(盲流)将我推向警车,到了警车门口我死也不上车,他们放开我,扑向另外的学员。当时在场的围观群众很多,外国游人也看到了。在这庄严神圣的地方公安人员竟然采取这样残酷的暴行和雇佣来的邪恶、无耻之徒的掏钱、抢钱行为来迫害大法弟子,败坏国家的形象,丢尽了中国警察的脸。当我们被这些公安人员和假便衣抓上警车后,我看到我们弟子有满身是血、衣服被撕破、眼睛被打肿打出血的,有因打横幅不撒手被警察把胳膊咬伤的,还有一个怀胎六月的女弟子被警察抓住头发连踢带打推上警车的,种种劣迹令人发指。

当我们学员被推上警车后大家一起背论语、洪吟。有的弟子把没抢走的横幅拿了出来,这时过来一个50多岁的老年妇女,上来就到警车前抢横幅,车上的弟子们就不撒手。就在这时,跑过来好几个假便衣和一个武警一起抢横幅。车上的警察抢车上弟子手里的横幅,因为车上的弟子把手伸到车窗外警察够不着我们的手,就采用更可恶的手段用嘴咬弟子的胳膊,咬伤好几处。在车上和车下的双重打抢下,横幅还是让他们抢去了,但是在车下这伙人又打了起来,几个假便衣、武警和那个老太太抢起横幅来了,那个老太太大叫:“我不是炼法轮功的,我是自己人。”可是这些无耻之徒为了钱怎容她分辨呢?连打带踢,这时跑过来一个手拿步话机的真便衣讲明老太太是他们雇来的,才平息了这伙人的凶狠。从这一场面看,公安雇佣无知的盲流充当打手,国家警察伙同地痞无赖迫害大法,助纣为虐,其行径的卑劣、手段的下流让天下人耻笑。

当我们被抓到天安门派出所后又发现好多弟子说钱被抢走了,据我所知,当时有一位东北黑龙江的弟子说他有800多元钱被抢走了,有一位四川的弟子钱也被抢走了,听说是500多元,另一位是江西的弟子有300多元钱被拿走了……,而且我们每一个被拘留过的弟子都有同感,就是每一次进分局都要脱光衣服搜身光着身子转三圈,把所有的钱物都登记入存,可是被放出来时,钱被用各种方式扣掉。一问警察就很不耐烦地说不管,或者说收押所里没有人等等......,我想为什么我每次被抓都有人搜身和登记,而且24小时有人收押、值班,可是放人时却没有人履行这一手续。

以上种种事实都是我亲身经过,如果不是发生在我的身上和亲眼目睹,真难以置信。我们呼吁国际社会对发生在天安门广场和拘留所的这种残暴和强盗行为给予关注,这一现象当前在中国已是很普遍的。(北京大法弟子7月2日报道)


【河北】来自河北省蔚县的消息:河北省蔚县的法轮大法学员龚哲、李东坡、赵义伟、王玉和、赵成明,从1999年10月被非法拘留关押至今。期间开过一次庭,说要延期宣判,至今4个月过去了,仍无结果。有的家属多次到县有关部门上访,要求结果,都被搪塞过去,不了了之。在被关押期间,王玉和因坚持炼功,还被戴上了脚镣。

今春,蔚县部分法轮大法学员进京上访,县里为了防止更多的学员进京上访,许多乡、村采取了集中看管的作法,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不让回家,不让与外人接触。在非法看管期间,有的被严刑拷打,有的被处以巨额罚款。其中代王城镇三村一大法学员被用皮带抽打,电棍连续在身上电击长达2小时,致使身上起了许多水泡。常宁乡一学员被电棍击得满嘴水泡,半个脸被打肿,当家人见到时几乎认不出来。


【四川】成都近日来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部分情况
建设路派出所:

李超群,女,因6月17日进京上访,在向党中央反映法轮功真实情况时被捕,并送回成都市建设路派出所。她在派出所受到公安严刑拷打,打完还不解恨,又把她双手铐着,吊在墙上吊了20多个小时。她现被公安送往莲花村拘留所刑事拘留。

李必东,女,59岁。因6月17日进京上访,在向党中央反映法轮功真实情况时被捕,并送回成都市建设路派出所。她在派出所铐了很长时间后,送往九如村拘留所。

学员L,女,57岁。6月28日下午5时许,建设路派出所公安强行闯入她家,说她儿子可能已进京上访,去向党中央反映法轮功真实情况,要她交出儿子,她说不知儿子在哪里,派出所公安就把她带到派出所。派出所公安又当着许多她的同事和邻居的面,铐着把她带回家,然后又铐回派出所,在派出所公安为了逼她说出儿子的去向,把她双手铐着,吊在墙上吊了10多个小时。派出所把她非法拘禁60多个小时后,7月1日下午3时才放她回家。

学员T,女,25岁。6月29日下午4时,成都红光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法轮功7人专案组”找她谈话,因在谈话中说了以下几句话:

“你们告诉我北京的事情,是不是叫我去北京,去上访?”“以前的保证是你们逼着写的,不算数,全部否定!”“你们不是在人权会上说,对我们很好,没罚我们的款,为什么公司内要对每个上访人员罚一万元,从每人的公积金、债券中硬扣。这到底是中央文件精神还是你们的土政策?”

晚上23:00许,成都红光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法轮功7人专案组”的两名成员深夜把她带到建设路派出所,在派出所被铐了几个小时,铁笼里关了十多个小时,7月1日下午14:00许才放回家。

现还有一些大法弟子关押在所内。

建设路派出所地址:成都市建设南街电话:(+8628)4331256负责人:刘所长

玉林派出所:

6月29日夜,玉林派出所接到上级通知,连夜召开紧急会议,会议一结束,在没任何说法的情况下,就把学习班上他们认为最有可能进京上访,在向党中央反映法轮功真实情况的何昌元、彭和义、董维芳等6人直接送往莲花村刑事拘留。

现玉林派出所学习班有30多名大法弟子,每天下午5:00至晚上10:30(有几趟火车这时段发往北京)在派出所地下室强迫看黄色暴力录象,地下室阴暗潮湿,地上淌着水。

玉林派出所地址:成都市玉林西街电话:(+8628)5553503

无缝钢管厂等企事业单位:

为了防止学员向党中央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成都市各单位采取了非常严厉的措施,把对法轮功的迫害力度和效果列为考核“三个代表”的首要指标和当前主要政治任务,直接同单位责任人的党籍、职务、工资、奖金挂钩,搞得各单位领导和群众人心惶惶,人人自危。

无缝钢管厂为了防止厂内学员进京上访,在向党中央反映法轮功真实情况,对每个学员24小时门前看守,出门都要登记。厂内还放学员家属休假,休假期间工资奖金照拿,但必须看住亲属不上北京。

成都各公安部门:

近日,成都派出大量警力到西安、郑州、石家庄、北京等地,对四川进京列车沿途搜查成都籍法轮功学员,许多上访学员被截回,但每天仍有许多学员到了北京。

由于许多赴京上访学员不向公安说出自己的姓名,成都各派出所已派人前往北京认人。


【上海】6月29日黄昏上海浦东某派出所以人口普查的名义,带走三名弟子(三人住在一起)。之后不久,8名警察带一名学员回到住所进行抄家,未出示任何证件。目前一名学员在单位的担保下已由派出所放出,但关押时间已超过24小时;另两位学员下落不明。此事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另据,当天晚11时左右又有浦西学员被扣押。

【深圳】深圳消息:6月30日,深圳南山区派出所统一行动,将管区内法轮大法学员传讯之后,直接送南山看守所或蛇口看守所,具体人数和拘留日期不详.


北京晨报:全国各地持续高温2000/07/03
北京晨报讯 近期华北地区持续高温,而在南方,高温天气已持续近一个星期,有些地方的气温已超过了50年的最高记录。高温天气使各地的电力供应再次紧张。据中央电视台报道,7月1日,北京、天津等地的气温高达40摄氏度,河北保定甚至达到了41摄氏度。来自电力部门的消息说,6月30日和7月1日两,全国日用电量都超过了历史最高水平。高温天气加上持续的旱情,使得用于农业灌溉和降温的用电负荷急剧上升,导致河北南部电网被迫拉闸限电。在南方,广东电网也被迫拉闸,广东省现已从西部电网调电120万千瓦,并向香港每天购买100万千瓦的电力。


重庆商报:特大暴雨突袭重庆东部
中新重庆网7月3日消息:由于万州至巴东突降暴雨,造成三峡区域江水猛涨,到7月2日下午,长江经过三峡坝区的流量达到每秒53000立方米。从7月2日零时起,三峡坝区启动应急转运,数万名出入川江的游客在湖北秭归县茅坪码头上岸,乘车转运至宜昌。

又讯6月30日晚至7月2日,梁平县遭受大风暴雨袭击,毗邻四川达川的袁驿、竹山、新盛、龙门等西、北部镇乡日降雨量在100毫米以上,部分区域高达151.1毫米,风力6至7级,造成了严重灾害:死亡1人,垮房1540间,农作物受灾近10万亩,公路中断2条,直接经济损失2千余万元。


中新江苏网:九级狂风昨肆虐南京
中新江苏网七月三日消息:昨天中午,古城南京市狂风大作。在短短的7分钟时间里,风力由八级迅速增至九级。

大风至少造成40多棵树倾倒或折断,30条高压线跳闸,部分平房不同程度受损。一名35岁女子头顶被粗树枝砸中,生命垂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