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七月

山东垦利县法轮大法修炼者遭受迫害的部分事实

【明慧网2000年7月4日】 自从1994年李洪志师父来垦利传功讲法以来,垦利县法轮大法修炼者日众,健康发展。有许多大病缠身、久治不愈的人得法后无病一身轻,身心受益;真修大法弟子,从做好人开始,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标准修炼自己。法轮大法不仅使炼功者身心受益,还为全县人民的道德回升、精神文明建设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然而,自去年7月22日以后,政府明令取缔法轮功,救度世人的法轮大法被颠倒黑白地说成是非法组织。以修身养性为目的的正法修炼遭到禁止。山东垦利县的大法弟子在这场空前的浩劫中经受了最全面、最严峻的考验。尽管受害程度不同,但无人能免。

据说政府上报全县法轮功修炼者300人(实则远大于此)。他们无论是退休职工还是在职职工,甚至农村家庭妇女一律要求写出保证书,表示与法轮功“断绝关系”,逼迫交出大法书籍,要书面写出自己的修炼过程,和谁“联系”,何人介绍以及自己又介绍了谁等情况,并写出悔过书,保证不炼,不传,不聚集,不联络炼功人,不上访等。并要求所在单位领导和家庭亲属分别写出担保书,并签字画押。一人炼功多人受牵连,封建社会的“连坐法”也用上了。学员们还必须写许多汇报和反省材料,还要填多种表格。不少学员的材料保存在公安部门,成为一生的“真政治污点”。如在1999年征兵时,就把父母亲属是否炼过法轮功作为新兵入伍的政审条件之一。

为了瓦解修炼者的意志,迫使他们放弃信仰,他们绞尽脑汁,想尽办法。首先,政府给单位领导施加压力,要求主要领导靠上抓、负全责。单位领导迫于压力,对修炼者软硬兼施,还动员修炼者的同事,轮番“劝说”。政府还展开强大的舆论攻势,报纸电台大造声势,一边以开除工职调离工作单位作威胁,胁迫修炼者的家人、亲朋来作修炼者的工作。由于惧怕政治压力,担心修炼者的安全和前途,有的修炼者的子女,甚至有的父母,跪在修炼者面前苦苦哀求,亲戚朋友也把这当成了头等大事,接二连三地劝说。一人受难,多少人也跟着担心受罪呀!

法轮大法的辅导员和学法骨干受到的迫害就更严重了。他们被隔离居住,不准回家。由专人看管,名曰“监护”,一天24小时轮流值班“监护”。真是吃饭有人陪,睡觉有人伴,入厕有人跟,宪法赋予公民的人身自由权被强行剥夺了。垦利县在职的修炼者几乎都被隔离居住,几乎每个修炼者都受到“监护”,少则十几天,多则四、五十天。

法轮功被取缔后,在公共场所炼功遭到禁止。如果有人公开炼功,就遭到拘留甚至逮捕。春节前,油田的学员组织起来集体炼功,一百多人被拘留。我县有四人因为参加这次集体炼功被关进了县看守所。一个男学员在关押期间,被强行剃了光头,同监犯人对其拳打脚踢,打断了一根肋骨。这些学员有的被非法拘留一月之久。其中三人被迫交了5000元所谓的保证金才放回家中,由单位继续监视。

就连上访这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也遭到绝对的禁止。谁要为法轮功上访,就被视为犯上作乱,就遭到迫害甚至关押。不久前,一名女学员到北京上访,被拘留并开除公职。几天前,一名女学员被骗到乡政府监控起来,原因是怕她上访。

1994年,李洪志师父来我县传功讲法,得法弟子深感师父厚恩,每当学员们回忆至此,仍然历历在目,不禁激动得热泪盈眶。然而就因为这,东营市政府把我县定为工作重点地区。去年4.25以后,东营市成立了法轮功处置工作组进驻我县,开始了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他们首先采用单位领导负责,逐个学员“劝说”瓦解的政策,“劝”学员退出集体炼功。见“劝说”不见效,就给炼功点停电,还故意在炼功场上搭起了大棚,强行挤占炼功场地,为集体炼功设置重重障碍。7月20日以后,他们对法轮大法的破坏,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就更明目张胆,有恃无恐了。

在这场严峻考验中,绝大部分学员都仍然坚持修炼,而且经历了这场风雨后,大家对大法有了更深刻的认识。我们明白,大法是宇宙的真理,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标准修炼心性没有错。我们深信,乌云遮不住太阳,强权掩不住真相,是金子终会发光。法轮大法终有一天会被天下人理解、珍视。宇宙的真理总有一天会在人间放光芒。

山东省垦利县法轮大法弟子 2000年6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