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上“大法”背心,参加华人聚会 【明慧网】

穿上“大法”背心,参加华人聚会

【明慧网2000年7月5日】 在别人看来,甚至自己心里,一向认为自己是一个精进弟子。用我家人的话说,都精进过头了。然而自中国政府打压法轮功以来,当我面对被中国政府的邪恶谎言洗了脑的华人时,却心生胆怯。朋友中如果有说过大法不好的,我就不愿再答理他,而且心有芥蒂。朋友聚会,常借故站到一边去。如果真的争论起来,我就急火攻心,还免不得损人一番。光是与中国大使馆人员,就吵过三次。以至于大使馆人员一出现大伙都怕我在场,担心守不住心性,破坏大法形像。在家里也不例外。家人只要一说有关大法而我又不能接受的什么东西,我就火冒三丈,那就象思想中的一个脆弱点,碰不得。表面上好像我是在维护大法,其实是为了掩盖自己内心深处对法的不坚定,这与遇人避而不谈其实源于一辙。平常我就发现比一般功友要多出好多人的观念,思想业较大。这种状态困挠著我,直到读到了师父的新经文《走向圆满》,才意识到人的观念一直在障碍著我,以致不能给修炼大法一个堂堂正正的位置。

前几天听说大陆大专院校联合会要在公园野餐聚会,我想这是一个去向华人说明真相的机会。可是怎么开口呢?对有的弟子来讲,这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对我而言就象一道墙。后来突然想到我有一件印有“大法”字样的背心,前面写著中英文的“法轮修炼大法”,后面印著中英文的“真善忍”。我想可以穿上他,我就不用开口去提起话题了。

我就这样去了,各种眼光都有,后背时不时还发怵。但很容易提起有关法轮功的话题,我也就尽量去解释,我也不再执著一定要说服对方。还遇到大使馆人员,他们远远地绕开我,我见状就迎上去,同一位以前争论过的领事握了握手。有一位华人说,她有一个同学也炼法轮功,变得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也许我们这位功友是想告诉她修炼了,放下了许多执著,有多轻松。但给这位女士的印象却是书也不好好读了,工作也不好好干了。(想当初我刚得法时,有一次消病业,我告诉朋友我有师父保护,不用吃药,竟想以显示这些来对她弘法。想起来我们不知不觉中造成了多少很难挽回的损失!)后来我就跟他们讲我修炼后对学习工作的态度,我知道他们听进去了,人毕竟还有善心在,他们对那种工作认真负责而又不计较得失的积极而非看破红尘的“超脱”还是有所向往。一位获得MBA的男士说,哪天跟你学学法轮功。这时正好有发材料的功友走过来,我看见他伸手把材料接了过去。临走前我告诉他们中国政府有将学员迫害致死的,他们竟不敢相信。我们要做的事情还很多!

(美国大法学员2000年7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