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人何罪之有?

【明慧网2000年7月5日】2000年5月13日,是我们伟大的至尊至善师父的生日,我们和广大同修一样用不同形式纪念师父诞辰和传法日。因为我们没有人能上互联网,所以后来才知道这一天竟然也是世界法轮大法日。

5月13日上午8时,功友们不约而同来到市文化宫广场炼功,大约有100多人。我们一口气炼了两遍动功,直到10点钟时,公安局来了8辆警车。警察先把我们集中到文化宫一楼的大厅里,然后让各派出所来认人,之后对我们进行了非人道的审讯和毒打。

一位年轻的女功友被双手背铐着吊起来,警察抓着她的头发往墙上撞,让她说出谁是这次行动的“幕后策划人”。警察折磨了她两个多小时,她一直说:“没有人叫我,是我自己的心要我来的。”这位功友后来告诉我们,在她被打的过程中,她心里一直默念着师父的《见真性》:“坚修大法心不动提高层次是根本考验面前见真性功成圆满佛道神”是师父的话给了她无穷的力量。她说深深地体悟到了师父所说:“修炼是严肃的”这句话的真意。后来并不觉得疼,但心里闹得很厉害,师父的话又在心中升起:“修炼就是修人的心。”过关的时候一定要心中有法,用神的一面去闯,不能用人的一面去扛,那样就可能被魔钻了空子,捱不过去。当警察给她松开手铐时,她的手臂仍处于被铐状下不来,她当时心里说:“我是修炼人,没事的。”向前迈了一步,一只手臂落了下来,又向前迈了一步,另一只手也下来了。她说真是明白了师父所说的:“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只要勇往直前,没有过不去的关。

警察还不罢休,要给她的指缝里钉竹签。没有竹签,就找来图钉往指甲缝里扎。看她不动声色,就拔出来说:“你自己往里扎吧。”她说:“我们修炼人不做这样的事。”警察就开始大骂,骂了很多流氓都骂不出来的下流话。功友牢记师父的教诲,无怨无恨,严守心性。警察最后只好通知她单位的同事来给她做思想工作,同事们看到她被打成这样惊呆了,哭着问她:“你受得了吗?”她却安慰他们:“我是修炼人,没事。他们对我们不好,我们不能对他们不好。这是师父对我们的教诲。”同事们含泪离去。

这位功友的弟弟也受到了同样的折磨,双手交叉背铐着吊了两个小时,拽着头发往铁栏杆上撞,松开手铐时就昏倒在地上。起来后又把双手背铐在铁栏杆上,整整铐了11天。头两天不让吃饭,后每天由年近60岁的母亲往返十里送饭,还不让上厕所,得按他们的规定8个小时上一次。在外地工作的哥哥闻讯后前来探望他,他却告诉母亲:“别让他看到我这样子,我们是修炼人,受折磨是为大法、师父正名。让他安心为国家工作。”多好的修炼人呵!

一位50多岁的女功友Z也被逼问集体炼功的策划人,Z说:“我们是修炼人,师父的生日怎么会忘记呢?我早就等着这一天呢,不用人通知。你们不也知道5月13日是我们师父的生日吗?”警察无话可答,恼羞成怒,叫来Z的丈夫,想利用他来逼问。Z的丈夫开始时大骂脏话,后又大打出手。揪着Z的头发按在桌子上,用拳头左右开弓地打。拳头打累了用穿着皮鞋的脚前后左右猛跺。Z说如果不是“有师在,有法在”,就凭她以前的身子骨,一脚踹在后心上可能早就没命了。Z的丈夫边打边问:“你揭不揭发?”Z只答:“我不能冤枉人”。丈夫气得猛地抓住Z的左手用力把大拇指折断在左手背上,Z马上用右手忍痛把手指给搬正过来。Z的丈夫又拿起一个四指宽的扁铁,对着Z的脖子刺过去。Z说当时师父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守住心性,不动声色。警察害怕了,夺下了凶器。

另一位女功友在铁栏杆上被背铐了6天6夜,警察动员她的家人上下十几口来给她做转化工作,亲人下跪磕头都没动了她的心。她对来看她的功友说:“我们人间的一个时辰是另外空间的一年,公安这样折磨我们几天,在另外空间里我们岂不是已经修了几十年了吗?”她还告诉功友,其实警察不知道,每天凌晨四点钟,她的手铐就自动开了,五套功法全部炼完,手铐才合上。说到这儿她不由泪下:“是恩师在帮我。”

还有功友L,警察对她用尽了各种花样带铐方法,上下,左右,前后,双手平直吊起来,还带上了头号死刑犯带的重型镣铐(20多公斤),让她交待问题。L说,文化宫是大众活动场所,大家都可以去活动,我们没有妨碍任何人,犯了哪条哪款的法。警察说:“这是中央指示,炼功就不行。你们再不交待,就象某地区一样,撬开你们的嘴,往里灌辣椒水,看你们说不说。上边说了,只要不把你们弄死,怎么样都行。”

还有众多功友也遭受了残酷折磨。直到现在还有3个功友没放出来,每天被逼着给警察私人干活,洗衣服等。还有两个功友因为这件事最近被判了劳教,其中一个功友很高兴,他说,已经把《心自明》背熟了,《走向圆满》的意思也都记住了,这样他就可以把师父的新经文传达给已经在劳教所中的几十名功友了,他们正盼着呢!

我们市还有一个女功友Q,去年10月在天安门城楼上打坐,被押回本地后竟然判了6年徒刑。12月5日审判她的时候,她义正词严地为大法辩护,并且说:“六年?我看连一年也用不了。”医学院的教师Y在没有任何原因的情况下被判了两年劳教,原因是公安局指派单位日夜盯着他,怕他去上访,单位觉得实在没有精力,就把他送进公安局建议劳教,免得派人看着他。

为了转化我们,某公安分局召开了一次法轮功家属座谈会,想通过给家人施加压力来达到转化我们的目的。结果在座谈中,家属们都不得不承认,我们在炼法轮功以后确实是变得越来越好了,只是因为国家的打击太厉害了,才不敢让自己家人炼的,结果座谈会只好不了了之。

今年在联合国人权会议上,中国官员在发言中口口声声宣称中国是一个民主法治国家,人民有信仰自由,政府没抓一个法轮功群众。可公安人员在拷打我们的时候无意中透露说,公安系统登记上报抓过的法轮功人员已经有3400多万人次了。官方说98%的练习者已脱离了法轮功组织,而我们真正的修炼人一天也没有放弃过修炼。还说政府对法轮功群众是关心的,我们想知道政府是怎么关心我们的,除了开除、关押、毒打、株连家人之外,公安人员还告诉我们,他们有文件规定,去北京上访者,罚款三万元;在本地炼功的,罚款两千至一万元。难道这就是政府对我们的关心吗?法律何在?人权何在?

师父教我们从做好人做起,最后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我们的一言一行都是按照修炼人的标准在严格要求自己,我们何罪之有?

(大陆X省X市大法弟子2000年6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