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学员:助师世间行

2000年华盛顿法会发言稿

【明慧网2000年8月1日】师父从2000年5月22日至7月5日不到一个半月的时间,连续出了五篇经文「心自明」、「走向圆满」、「预言参考」、「随意所用」、「排除干扰」等,让弟子觉得一则感动;一则内疚。感动的是师父的慈悲,为我们承受那么大的苦难,还是在等待我们,不愿一个弟子落下;内疚的是常以忙的借口,学法不够精进。感谢师父的慈悲,师父还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给我们机会,等待我们,让我们能赶上这部上天的阶梯。

我于1996年4月24日得法,已经快四年又三个月了,原来我是一个教会的长老,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搭同事便车去上九天班后,就认定这就是我一生中所要的宇宙大法,在圣经中找不到的答案都在『转法轮』师父所讲的法中可以找到,而且是讲得太明了,我决定一修到底。

全家都是基督徒,太太是三代基督徒,儿子从小就在教会长大,很虔诚,在大学里边是基督团契的主席,看到我那么认真的学法轮功,很替我担心,请教会的牧师、长老、弟兄姐妹为我祷告,请一个我最尊敬的牧师到我家来劝化我,谈不到半个小时,他领略到法轮大法是一部宇宙大法,就口服心服的不再劝我,临走时本来有一本师母要送我的书,他主动的说不用了,原封不动带回家。

这个法这么好,当然我希望我的家人都能学,平常他们对我都百依百顺,唯独这一点没办法勉强,再怎么讲都没用,只好请他们看『转法轮』,但是由于宗教的框框紧紧箍住他们,不敢相信这世上真有这么好的宇宙大法,我体悟到一个人想改变别人很难,由于这个大法能从最微观改变自己.以前在教会,表面上虽然不发脾气,回家一样大发雷霆,学法后,我的火爆脾气没有了,心情每天都是那么愉快,身体达到真正的健康,体会到真正没病的感觉是什么,他们看到我真的在改变,也都先后一一得法。

四年多来,每日学法、炼功不间断,虽然有的关过得好、过得不好,在跌跌撞撞中觉察自己的不足而痛悔精进,有一段时间曾经以缩短睡眠时间来学法,只要一睡醒觉,不管是三点或四点,我都会认为师父已经让我睡够了,赶快起来读书学法。但是学法中,想把大法工作做得更好,带着很多人的观念而不自知。例如,师父于1997年11月16日到台湾讲法,第二天载师父看故宫博物院,我带着人的观念,心想师父难得来台湾一次,一定要让师父不虚此行,所以一到故宫进门等电梯时,就赶快去申请导游解说,但师父为了让我去悟,没等我就先上楼去了,我飞快的追上去绕了一圈没找着,就赶快回一楼电梯口等待师父。待师父下来,随师父再继续参观那些古文物时,才发觉师父什么都知道,比世上任何解说员都清楚,师父能讲出当时的创作、使用状况及其历史背景,我才恍然大悟,我是用人的想法来想伟大的师父。

三月份在欧洲各国,四月、五月在北美各地及南美巴西弘法,走到哪里弘法到哪里,也都是突破人的框框在弘法,例如:三月二十二日在瑞士洛桑一个广场上,我突破欧美人士认为的不能主动教人家或主动介绍大法的根深蒂固的人的观念教了六、七个白人青年法轮功,结果很好。

每天早晨在公园炼功有时会被昆虫咬,我都能坚忍不动,心想如果是我该受的,那我就受,有一次在炼功时树上掉下一只大大的东西在咬我的脖子,涨涨的,好像肿了一大块,真是疼痛难挨,但我还是没当一回事,没有赶走它或求师父减少我一点痛苦,炼到最后已忘了这回事的存在,回家后忽然想起脖子被咬而肿起一个大包包的事,可能是心已经放下了,所以通通消了,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我在洛杉矶与当地学员交流时,曾谈到在台湾辅导员之间的矛盾都能顺利过关。初学法时,因为觉得这个法太珍贵了,无私无我地在台湾负起弘法的工作,某些人可能不了解我已经在法上悟到『不求名,不求利,没有官当等等,一切只为大法负责』,为了大法正常发展,有人可能怕我势力坐大,向负责人建议,采取了一些手段,这我都能理解,所以不管哪个辅导员或负责人当众(或背地里)批判或作人身攻击等等都没有影响到我对法的坚定,我都能依照师父法的要求,向内找,向内修,从来不生气、不反驳、不争辩,心中除了感谢,还是感谢。四年多来,任何考验都没有影响到我对法的坚定与弘法的热心、对辅导站工作的率先配合与支持。如果有人对辅导站误解或不配合,我都会默默的帮助解围,因为大法工作是大家的,绝对不能搞分裂或对抗。当时我只是想,大法工作如果只靠我一个人做非常有限,有更多的人负责,力量才会更大,所以我不想『扳回任何一城』只有默默的承受,把自己当成炼功人,一切向内找,不去想别人修多久了还讲这种话或干这种事,我想这也是师父安排要给每一个人去执著心的机会,所以我从来没有申冤或跟别人抱怨,相信在法中他们以后自然会悟到而去掉执著,所以根本没放在心上。有时人们不相信我真的已经放下,所以常常找我开检讨会,常常到半夜两、三点钟还不放我回家睡觉,我第二天还得拿录音机到公园炼功。因为怎么整我都不动气,他们只有摇头说:这个人有一个好处,就是都不生气。当然,他们真的都是在帮我提升,也让我找到我的显示心和不拘小节的习惯,还有缺乏事先沟通的性格,真的是应该谢谢他们。

我体会到,这部大法之所以会越走越正,就是师父教我们遇到什么事都向内找、向内修。但是我在交流时故意强调:把自己当炼功人,换句话说也就是不把别人当炼功人,则很容易过关等等;次日,一位功友利用机会提醒我:如果把别人当炼功人可能比较会努力向内找到自己有哪些执著的根,否则只是认为是他们是给你过关就会忽略了认真向内找的机会。感谢师父的安排,藉着他的口点醒我,向内找要找到根,不要只找一点点。接着在读法时更能体悟向内找之更深内涵,尤其是离开洛杉矶在飞机上读法时,悟到那种『无私无我』的境界,每一个字的四角都闪着圆圆的金光,身心变化更大,体悟更多,让人觉得全身都轻飘飘的,好像在飞机上有一种与天国比较近的微妙感觉,站在走道空旷处两手向天上一伸,感动得泪流满面,感谢师父的伟大与慈悲。回到台北后第二天在梦中,很清楚的显现让我看到一种景象:在书中,来制造苦、难的每一个字背后,翻开来看他的根底真相,每一个字竟然都是『佛』、都是『道』。

在这4年多的修炼过程中,也曾有过什么感觉都没有,觉得师父到底还有没有在管我?但只有几秒钟的时间随即想起师父说的把那个思想业当作不是我,我要修!你干扰不让我修?我一定要坚修到底!!而且想起97年7月亲身体验到白日飞升的感觉都是实实在在的:那年夏天我利用一个周末陪放暑假的小孩,去阳明山公司的球场打高尔夫球,没有请杆弟,自己背球具,蛮重的,在打完第七洞时,因我先推球进洞,背起球杆就先走,要上第八洞的阶梯(比第七洞高约一层楼高)时,没有任何预警的状态下,闾尾骨一痒,肩膀上的整袋球杆先失去重量,接着整个人身体就起空,轻飘飘地上升到第八洞的发球台,感觉非常美妙,我完全能够体会是宇宙特性对你的制约力量没有了。

去年4.25事件之后,常有大陆功友打电话问:下一步要怎么做?要不要走出去?我个人的意见,每一个大法弟子都应该走出去,但是要站在法的基点上,不要站在人的基点上,才不会做错。『上访』是中国宪法赋予中国人民的一项基本权利,号称人民是国家的主人,但中国政府颠倒是非,把『上访』硬说是『围攻』,把教人向善的法轮功违心的定为『邪教』,无所不用其极,捏造事实,出书、制作节目等诬蔑法轮功。大陆功友前仆后继的舍弃身家性命之安全,无私无我的站出来说真话,展现大法的威德,举世钦敬。但是目前的状况,海外学员也应该勇敢的站出来『助师世间行』,利用各种管道及各种媒体、新闻、报纸、电台、电视台、杂志等,让世界上更多的人认识大法,不被中共政府之蒙骗,在将来有一个摆放的位置。

去年4.25之后,第二天晚上台湾大法弟子就决定要勇敢的站出来面对媒体、官员、团体等,主动准备资料及法轮大法书籍送给他们参考,希望他们对法轮功有一个正确认识与了解,以免一味地引用外电错误的报导。一年多来,事实证明,师父的法太伟大,经得起考验,世界各地海外大法弟子大多走出来做了很多弘法、护法的工作,使更多人得法。台湾也一样,学法人数由去年的二千多人到现在二万多人,炼功点由几十处到现在的三、四百点,目前北美有世界法轮大法电台,台湾也有电台节目,目的就是要利用各种管道让世界上更多的人正面认识法轮功。

今年4月参加纽约法会并参加三天在联合国炼功后于二十五日转往华盛顿DC参加当地学员的交流,次日早上,一位功友带我们到华盛顿DC林肯广场炼功,她拿一个录音机借我们用并说这个录音功率很强,但我们到林肯广场炼功时,却放不出声音来,最后只好从头到尾由我喊口令来炼功,有不少观光客拿放在旁边的简介(她E-mail给我说,从此以后每天都在此炼功),她说下午两点在中国大使馆有集体炼功(已经持续近一年),问我要不要去?等下午一点半我们搭计程车去中国大使馆,但没有看到人,等到2:35,心想,在中国大使馆前面炼功没有音乐带,气势不够,灵机一动,我拿着台湾护照去按中国大使馆的门铃要求见他们的领导,请示的结果,一个一等秘书出来接见我跟我内人。从中国人权谈到法轮功,我给他台湾印刷的法轮大法简介,跟他说明来意,不管中国政府如何捏造、打压,我今天来是来告诉你法轮功的真相。我说中国当初批刘少奇及邓小平的故事,到最后证实一切都是捏造的,我说中央电视台所播放的1,400个死亡案例,任何平心静气看过《转法轮》的人都会知道那些人都不是真正的法轮大法的真正修炼者,所有事实都是捏造的,我也告诉他『中国一个老农夫与两个中共官员的对话』的故事、也说到『中央电视台到医院采访严重病人,要他们承认是因为炼法轮功才变成这样,其中有一个病重的老人说:我这一辈子已经造了很多业了,我不想在我死以前再造业了』等等等…….谈了二个多小时,想不到我竟然可以在中国的领土(中国大使馆属其领土)以一个台湾功友的身份成功的上访,成果丰硕。这不是师父安排的吗?如果不是没有录音机,如果不是集体炼功的人慢到,我就没有机会进中国大使馆,向他们说明法轮功的真相。

感谢师父慈悲,师父在新发表的『排除干扰』经文说:

『在几年的修炼中,除了我为你们太多的承受之外,同时为了你们的提高不断的点悟着你们,为了你们的安全看护着你们,为了使你们能圆满平衡着你们在不同层次欠下的债。这不是谁都能做得了的,也不是对常人而做的。只是这些人太不理智了,不知对大法与修炼机缘的珍惜。

在恶毒的破坏性检验中所有会出现的问题,事先我都在讲法中讲给了你们。没有真正实修的,走过来是很困难。现在大家也更清楚了我为什么经常叫你们多看书了吧!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

念到这里,个人认为我们应该『坚修大法紧随师』不要再『执著太重迷方向』了。

我们大家都很幸运,我们的修炼能够与宇宙正法联系在一起,师父把这一部宇宙大法传给我们,给我们一部上天的阶梯,我们怎么样都报答不了师父的大恩大德。师父在『走向圆满』中说:『大法已经圆满了宇宙中的一切。威德是伟大而永恒的。在全面最严厉的检验中走过来的弟子也为大法在世间确立了坚如磐石的基础与大法在人间的真实体现,同时圆满了自己最伟大的位置。邪恶即将被除尽;人世间的败类也将得到应有的报应;不能使罪恶再延续了。弟子们等待着圆满,我也不能再等下去了。善与恶的表现中都充分体现了各自将要得到的结果。众生,将来的位置是你们自己选择的。』现在中国政府不惜血本,正变本加厉的利用各种管道,加紧诬蔑法轮功,混乱视听,群魔在作最后的困兽之斗,大陆功友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取护法,我们能坐在家里等待圆满吗?『当前,向广大人民讲明法轮功的真相是国内国外每一个弟子的最重要的助师世间行,也是对大陆学员最大的支持。』今天,大家能这样走出来,这颗心是可喜可贺的。希望全世界的真修弟子,走出来,真正成为『正法』天象中的一份子,如师父《洪吟》中:


助法

发心度众生,
助师世间行;
协吾转法轮,
法成天地行。


2000年7月10日于台北(2000年华盛顿法会发言稿)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