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岁加国弟子: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

2000年华盛顿法会发言稿

【明慧网2000年8月1日】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功友好!

我今年13岁,中学7年级学生。我修炼法轮大法已有4年了,大法使我身心发生了巨大变化,下面谈谈我的一点修炼体会:在得法前的9年中,我患有严重的慢性丙型肝炎,肝、脾肿大的程度在肋下5~6公分,质地发硬,身体虚弱,发育不良,与同龄小朋友比,个子矮了一大截。许多名医、专家对我的病都束手无策,而修炼法轮大法后仅短短的几天,就使我彻底摆脱了病痛的折磨,有了一个健康的身体。

我对大法的坚定,不是因为大法救了我的命,而是通过学法使我明白了大法与生命的关系,以及人生的真正意义就是要返本归真。记得前几年,经常唱一首歌:“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是块宝……”我们这些天真的孩子,都知道是父母给予了我们生命,父母最亲。而在大法的法理中我理解了,宇宙中的万事万物都是这宇宙大法造就的,没有这伟大的佛法就没有一切,包括我们的生命。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因为一个人的真正生命是元神,生你元神的那个母亲才是你真正的母亲。”现在我真正明白了大法才是我真正的父母。

去年7.20以来中国政府给法轮功扣上非法组织、邪教的黑帽子,并进行大规模镇压。尊敬的师父被少数恶人诽谤、陷害。在多伦多,很多学员都积极的采取各种方式护法,如向领馆递信、向各级政府及人民讲明事实真象等。我虽小,可也是一名大法弟子,当大法在中国受到不公正待遇的时候,我怎能无动于衷。应该站出来护法,这也是对我的考验。既然大法造就了我的生命,那么珍惜大法不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吗?大法在中国遭到了迫害,不就等于我的生命遭到了迫害吗?假如有人陷害我偷了东西,我能不为自己说句公道话吗?所以我认识到这一点后,除了向政府写信外,跟爸爸、妈妈积极参加本地区各种洪法、护法活动,每次去渥太华我都不会落下。今年3月日内瓦开法会期间,也正是联合国开人权会议之时,听说美国政府对中国政府迫害法轮功学员一事提出讨论,这正是我们向各国政府官员洪法和展示法轮大法的好机会。妈妈说这次法会意义重大,她去不了,问我想不想去,我说想去,但妈妈觉得我好象态度不坚决,就不再提这事,离会期只有一周了,妈妈又慎重地问我,到底心里想不想去,并说这次去主要是洪法不能玩,认识到就去,花多少钱我都支持,认识不到就别去。我告诉妈妈,我已经认识到了,我真的想去。妈妈立即定了机票,虽然我家生活比较拮据,机票又涨到770元,妈妈还是很高兴支持我去,我向学校老师讲明去日内瓦的原因,老师也支持我,并准假一周,回来后,我很快就把这一周的作业都补上了,老师夸我很聪明。我知道是法轮大法给我开了智。

听说国内有的地方对炼法轮功的小弟子开除学籍、我听了很难过,法轮大法教我们做好人,我们这些真修小弟子在学校是好学生,在家是好孩子,在社会上助人为乐,处处做好事。象我们这样的孩子越多,对社会越有益。如果没有心法来约束我们这些孩子,又不让家长管教,无限度地放任自己,那么就会失去理智地干坏事,我们经常在报纸上看到,某某地方小学生用枪杀人、用刀杀人,现在有很多中学生抽烟,甚至有的吸毒,有的孩子不让家长管教,一管教就告老师、告警察。我知道的一个8岁小男孩,就因为父母管教被警察带走送到别人家生活了几个月,回去后父母不敢说重一点,怕他报警。我妈妈单位的一位阿姨说,她17岁的女儿还要父母送饭、送水到跟前,让父母倒洗脚水,稍微慢点就大发脾气。如果都是这样自私、放任的孩子,社会将是多么可怕!

大法能改变人心,使人变得更好。自学大法以来,我的变化真是很大,以前我是个电视迷,又很贪玩,玩起来不知道回家,看起电视忘了吃饭,每天都是临睡前才想起做作业,对妈妈的批评还不接受,修炼大法以后,彻底改掉了这些不良习惯,有时爸爸、妈妈批评我,我知道是为我好,我从不反驳。每天放学回家先学法、炼功,然后做作业。爸爸、妈妈上夜班,或去开法会,我就照顾弟弟。我还经常花时间帮助其他同学辅导功课。一天早上去上学,在一楼遇到一位不相识的阿姨,她让我每天把她7岁的女儿送到另一所小学去读书,说她还有一个小婴儿需要照顾,我一口答应了,帮助别人是我应该做的事,所以我每天早上提前出门送那孩子上学,然后去我的学校,我除了抓好自己的学习以外,我还要去洪法,我把有关介绍大法的报纸送给老师,每周2次去市政大楼洪法炼功,风雨无阻。假期我每天在户外草坪炼功。希望住户能看到炼法轮功,近来我还经常去中国城最繁华的地方发大法宣传报纸,目的是让更多的人知道法轮大法并了解事实真象。当然我做得还很不够,离大法的要求还差得很远,还需要抓紧学法,把自己身上不好的东西去干净,并积极投入到这场正法、护法的洪流中来,尽自己应尽的一份力量。

谢谢!
加拿大法轮大法小弟子
(2000年华盛顿法会发言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