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所谓“中南海事件”的真相(二)

去国务院信访办上访是不是没做到忍?

【明慧网2000年8月14日】听众朋友,你们好。又到了热门话题节目了。我是欣悦。今天,我们继续所谓的4/25“中南海事件”真相的讨论。

有人说,“真,善,忍”是法轮大法学员修炼的原则,法轮功学员去国务院信访办上访没做到忍。那么,法轮功学员去国务院信访办上访是不是没做到忍呢?

这是许多不修炼的人对此事件的评论。一位大法学员对这个问题有如下的评说:

关于“忍”。在这一点上非议颇多,世人有误解,也有不同的看法。宇宙的最高特性是“真、善、忍”,我们按照宇宙的最高特性修炼,我们是“真善忍”同修。我们所说的“忍”,是在修炼过程中个人所受到的种种魔难,个人利益的损失,我们讲“忍”,而这种忍还是根本不产生气恨,不觉得委屈的“忍”,这种忍是源于我们悟到了更高层次的法理,从而放下了对世间执著的忍,这与不修炼的人为顾虑之心的忍和强忍,绝非同一概念。

“忍”并非无原则地忍。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三个字分开来,每个字都具足“真、善、忍”,“忍”中包含着真与善,如果连真伪都不分了,善恶都不分了,真理受到诬蔑和践踏都麻木不仁了,那种所谓的忍,不是连宇宙、生命的存在都变得无意义了吗?那种所谓的忍,在我们看来是背离“真善忍”宇宙法理的不忍。

修炼人作为公民是享有法律提供的基本生存权力、信仰自由和结社自由的。这也是我们得以借用常人社会来修炼自己的保障。当这种合法权益受到攻击甚至剥夺的时候,修炼人的最大人生目的修炼就直接受到了严重干扰。这时大法弟子自己如果不站出来说一句话,那麽这种所谓的“忍”,已经丢掉了真与善的内涵,并非是符合宇宙特性的“忍”。

对修炼人在社会中合法权益的攻击和剥夺,在老百姓来说可能是出于一种误解,而在那些别有用心、满身魔性、数年来一直在蓄意策划如何打击大法构陷修炼人的极少数人来说,那些反对大法的言论、歪曲事实的诬蔑宣传和对大法弟子的暴力行为,则是他们用极端化的邪恶思维方法来攻击大法的真实表现。

事实上,自1996年《光明日报》事件以来,一些心怀叵测的人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大法的污蔑和攻击,直至发展到1999年4月20日对天津大法弟子抓、打、关及下文明令禁止大法弟子修炼,在这种情况下才有了“4.25”万名大法弟子和平上访。值得澄清的是,他们去的是坐落在中南海附近府右街上的国务院信访办公室,是去上访反映情况,而不是象目前媒体上通常所提的“包围中南海”。当时,上访中数万人没有标语,没有口号,没有影响交通和环境卫生,充满详和宁静,大家心中没有个人的得失,唯有真实地向政府反映情况,求得合法的修炼环境这一条,这还不是“忍”吗?

参加那次上访的修炼者中很多是见证了历次政治运动的中老年人,其中不乏老革命、国家干部、知识分子、工人、农民,他们是一个由社会各行各业、不同层面经历了各种社会变革的人组成的人群。他们怎么会不知道在中国做出着这样大胆真诚的举动是在冒着身家性命的危险呢?但是,虽然他们都已经享有着稳定的生活、工作和在常人社会中的各种利益,为了真理和更多人的幸福未来,他们毅然选择了把个人的得失置之度外。虽然至今这还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的,但是,他们坦然地这样做了,问心无愧地做出了这种无私无畏的善良选择。这不是真正的忍吗?这是普通人难以做到的大忍。

时隔一年有余,“425”上访的参加者和更多的修炼者们在这一年中经历了残暴、邪恶的镇压而无怨无悔。这是具足“真、善、忍”之“忍”,受到了那麽不公的待遇还是心怀善念地去讲清事实真相、依法行事,这就是符合宇宙法理之“忍”,是大法修炼者在宇宙真理的指导下正悟到的大善大忍之忍。

(MUSIC) 听众朋友,现在正在播送的是世界法轮大法电台的热门话题节目。欢迎您继续收听。

以下是另一位学员撰写的《四.二五法轮功和平请愿是人类最高精神的辉煌展现》一文。文中说,

四.二五去国务院信访办上访,中国少数当权者拿来大作文章。常人中也有不理解的,认为法轮功不忍。这都不奇怪。我们认为,恰恰相反,四.二五以及后来的法轮功和平请愿是人类最高精神的辉煌展现。暴力贯穿了整个人类历史,而仅从暴力的使用本身并不能区分正义与邪恶,因为武器和暴力可以同样地被代表正义或邪恶的力量使用。

然而,非暴力运动只被正义一方所使用。很简单,何**绝不会到大法研究会去和平请愿,而镇压法轮功的极少数当权者也绝不会为恳求法轮功学员停止修炼而去人民大会堂绝食。不仅如此,历史上所有大规模的非暴力抵抗运动都被公认为人类最高精神而载入史册。例如圣雄甘地领导的不合作运动,马丁路德金领导的民权运动,史学家和政治家都已给予最高的评价。而王维林只身挡坦克的形像也被世界舆论评为最激励人类精神的形像之一。之所以如此,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所有的非暴力抗争都需要极大的隐忍,极大的牺牲与舍弃精神。也就是说,只要是非暴力,其本身就已经是大忍了。

法轮功的请愿是和平的,本身就已经是大忍之心的体现了,何来不忍之说呢?法轮功的和平请愿和前述几次非暴力运动相比还有两个突出的特点。第一,严格地讲,那几次非暴力运动争的是平等,是一个群体对另一个群体不公的抗议,是一个团体的行为。比如,甘地认为英国人对印度人不公平,马丁路德金认为白人对黑人不公平,而八九民运针对的则是当权者的特权与腐化。这些诉求都隐含了对优势阶层让出部份权益的要求。如果这些诉求达到了,整个团体都将受益。而法轮功争的是修炼的自由,它是个体的行为。其诉求没有对任何阶层的任何权益方面的要求。而诉求达成后,每一个个体仍然需要自己去修炼,不存在受益的问题。这就要求每一个个体都有大忍之心,而无求取之意。第二,那几次的非暴力运动,在内部都出现过采取暴力的声音。而这在法轮功的和平请愿中是绝对没有的。

我们对四.二五是高度肯定的。参与其中的学员不但要忍受镇压者的暴虐,还要忍受常人的指责和误解,这不是大忍是什么?作为大法弟子,评价四.二五的是非功过还有一个简单的方法。我们只需要问一下自己,假如四.二五的结果是政府承认了法轮功的合法地位,我们是不是会认为四.二五很伟大呢?这是肯定的。那么,因为少数当权者对法轮功的镇压而改变对四.二五的认识,这是符合了“真、善、忍”这个宇宙不变的特性呢,还是顺从了我们头脑里常人的观念?

顺便提一句,破坏我们修炼环境的是中国当权者中极少数镇压法轮功的人,而不是参加“425”和平请愿的大法弟子。

(MUSIC) 听众朋友,今天的热门话题就到这里。我们明天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