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8月16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

2000年8月16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2000年8月16日】【大连】听大法音乐结下的善缘

大连流传着这样一个事,据说真实不虚。遗憾仅是本人没能得见其人。说大连一个老太太归西了。家人已经开始操办殇事,那天早上其家人进屋,看见其母在厨房做饭,吓得转身就跑,其母叫道:别跑,我没死。家人半信半疑,老太讲起来:我到了地狱,地狱那边一查,说这个人曾偷听到大法音乐,地狱不能收。于是把我送回来了。

这老太太找到一些曾经炼功但现在放弃了的人要求学功,那些人说,我们都不敢学了,你怎么还要学?老太太把事情讲了,坚决要学。那些人非常震惊,深深体会到大法的威力,遂重新开始勇猛精进。


【大陆】中央电视台所报哈尔滨杀人事件的真相

时间大约是在1999年12月30日以后,2000年初的几天里,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报道了一则“哈尔滨法轮大法弟子杀人”的事件的新闻。据称此人是黑龙江省森工总局的职工。

事过不久,有一位功友出差在火车上,巧遇见4个人,听到他们说的一件事:一位是哈尔滨教育局的人,他参与了调查这个杀人案的工作,另外三个火车上的人是哈市三个学校的校长。参与了调查这个杀人案的工作的人说: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播放的法轮功的事,都是假新闻!我可知道了。某某某(那个杀人犯)我们去他家里调查,发现一本法轮功的书都没有。他爱人也说他(那个杀人犯)一天法轮功也没有炼过。咱们也不敢随便报,但中央电视台来人说:我们都来人了,怎么办?然后就请示,李岚清答复:“一定要报道!”就这样,便有了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中的假新闻。这完全是个别中央领导人蓄意制造的。

而且特别是,黑龙江省森工总局的职工都知道此人根本不炼法轮功。中央电视台却如此严重失实栽赃报道法轮功,让天下人耻笑,也让人深思:中国政府怎么了?


【山东】烟台大学教师段润来被判劳教

段润来:28岁,上海财大研究生,烟台大学财经系教师。去年9月10日至11月上旬,因修炼法轮功被烟大校公安处关押。

12月中旬,公安因担心断润来上访又将其关押,同被关押的还有该校的另外两名教师。随后段绝食并被送入拘留所拘留10天。

2000年1月,段与其他几名教师被同时无限期关押,但学校内去上访的教师仍然越来越多。段润来等人于3月上旬摆脱公安监视去北京上访,又被抓回,在遭受打骂后又被拘留15天。拘留后又被无限期关押。当段润来以绝食抗议时,被六、七个人抬上一张床,遭全身捆绑、强制输液,但输液後仍然绝食。

3月15日两会结束后,段润来因绝食坚定被视为"态度恶劣",被判处劳教。现关押在山东淄博劳教所。


【重庆】重庆铁路局唐明君、吴荣跃被判劳教

唐明君,女,43岁,重庆铁路分局电务段工作。她因7月14日在街道散发资料被抓(曾去北京上访两次),现被判劳教一年半,关押在资中铁路女子劳改农场。

吴荣跃,男,41岁,重庆铁路分局西机务段干部,因坚持修炼被单位发配到重庆铁路西机务段上干重活,同时被保安长期看守,但他冲破束缚曾两次去北京上访,被拘留两次。后因到功友李洁琳家去时正碰到公安在家,便被公安无理抓走。现被判劳教两年,关押在资阳铁路劳改农场。


【广州】广州公安无故关押、劳教大法弟子

广州市公安为防范法轮功学员在7、20期间上访,从7月10日开始把大量法轮功学员从家里抓去办“学习班”,每个学员需家属和单位派人全天陪伴,家属和单位苦不堪言;直至7月30日才开始将“学习班”的学员陆续释放,但白云区被关押在石井招待所的部分学员于7月28日被转到白云区戒毒所继续关押,强迫学员写不上访和不参加集体炼功的保证书,还威胁不写保证的学员就无限期关押或直接送劳教,有10名学员至今仍被关押在戒毒所。

广州大法学员王英,徐菊华在7月9日被派出所无故从家里带走,一直关押在天河看守所至今,不准家人探访。

广州大法学员郑兰英(儿子仅6岁)、郑桂英(女儿仅3岁)两姐妹双双因6月18日外出炼功被捕,至今仍被关押。余玮明、陈穗玲、施雷等也因同一天外出炼功被关押至今。

广州大法学员周敏同夫妇及其岳母在7月18日晚上被公安强行撬开家门,把他们三人从家里带走参加“思想转化学习班”,在“学习班”期间,周敏同被转到岑村劳教场,无缘无故被判劳教两年。

广州荔湾区陈红纯等五名学员在7、20的“思想转化学习班”期间因坚持炼功被转到荔湾区看守所刑事拘留至今。

广州大法学员李心意夫妇在7、20期间被公安抄家后带走,至今下落不明。


【兰州】兰州炼功少女遭酷刑折磨和强迫劳役

7月中旬某大法弟子一家五口人(两名上中学的女儿)又一次去北京护法,在天安门广场炼功时被抓进天安门广场公安分局。由于大家都不说姓名和住址,警察开始恐吓、逼问十几岁的女孩仍没有结果后,便狠毒的用手中燃烧的烟头连续烫这位小弟子的手,直到说出姓名和住址,这时女孩的手已被他们烫起了多个大大的水泡。钻心的疼痛并没有使女孩儿落下一滴眼泪。一家人被押送到兰州后又被关进了某拘留所,15天高强度的体力劳动,从早上6点多一直干到晚上9点多,高温酷热(39度)的天气,孩子们和大人一样的待遇干同样的活。

又悉,前一段时间兰州一批特务打着大法弟子的旗号伙同一些公安明目张胆地到狱中去哄骗被关押的大法弟子,劝说他们写悔过书、揭批等等,说是以便赶快从狱中出来获得“自由”。然而,绝大多数弟子有大法在心,当场识破了它们的丑恶嘴脸,根本不为其所动。

另据报道,被关押在兰州市第一劳教所(平安台)的近四十多名大法弟子(因各地学员都有,无法详知具体人数),被分散看管在各个大队,大法学员不许关押在一起,一个房间一名弟子,其余都是犯人,平均六个犯人看一名大法学员。每天除了超强度的体力劳动外,时时为犯人们的污言秽语、打骂所包围。刚刚被判劳教一年但才关押一个月的某大法弟子已经被折磨的几乎让人认不出来了。据悉西果园看守所每年犯人死亡率很高,足见其邪恶之程度。呼吁善良的政府、团体、人们给于我们帮助。

西果园看守所电话:0931-2750295
平安台劳教所电话:0931-6271102
桃树坪拘留所电话:0931-86908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