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更多的人关注石家庄女子劳教所的情况 【明慧网】

请更多的人关注石家庄女子劳教所的情况

【明慧网2000年8月16日】她叫朱红,女,32岁,家住石家庄市桥东区槐北中路27号省安装公司院内3单元402室,个体经营者。因6次进京上访而于2000年1月6日被劳教3年,现关押在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四大队一中队四班。

1999年7月1日,她独身一人去国办信访局上访;

1999年7月20日,进京上访,22日在府右街口被抓,被押到石景山体育场,又送至廊坊被非法关押24小时左右,7月24日晨送回石家庄市一招,后在派出所留置几小时后释放,以后在家受人监视;

1999年10月9日,她再次进京去国办信访局上访,受到接待后,被押往石家庄驻京办事处,于当晚12点左右押回石市裕华东路派出所,关押2天后处以行政拘留15天;

10月28日,她又进京去信访局上访,在门口被询问后,负责人想把她带走,后因没有车了,让她改日再来,她便于当日返石;

11月4日,她进京去国办上访,在门口被抓上了警车,押往驻京办,当晚被送回石市裕东派出所,又送至东焦派出所,处以行政拘留15天;

12月2日,她又进京上访,被抓回驻京办,关押27小时后,被押回石市东焦派出所,后被送往石市第一看守所,被处以刑事拘留30天;30天后被送往劳教所,劳教三年。

在石市第一看守所拘留半个月后,曾被派出所提审:先送到石市第五医院,说检查她是否有精神病,便强行给其做了CT、脑电图、心电图,均无异常现象。然后召集七、八个精神病专家会诊,象答辩一样轮番提问(内容多是关于法轮大法的问题),她一一在法理上认真回答,讲明了许多他们对大法弄不清的问题。由于她对答口齿伶俐,思维敏捷,只能令这些专家们无言以对,束手无策,最后不得不说:"找能管你的地方去吧。"然后又把她投入看守所。这次检查,她家人共出检查费用1500多元。

2000年1月6日,她被送往劳教所四大队,在这里行动有人监视,她因炼功被铐在大树上,被监控犯人打骂多次。

在这里劳教是强迫的,她们干了许多苦活、累活,曾长达48小时熬夜赶活,不仅如此,她多次承受谩骂、非难、甚至身上发着烧,手上裂开大口子还得扛重包。3月中旬,她们提出八小时工作日,遭拒绝后,大家拒绝强制劳动,于是被罚站墙根。每天从早上六、七点站到深夜十一、二点,中午也不准休息,还不分节假日,大家脚都站肿了。后来又罚她们练队列。在这期间,她因炼功被上绳二次,遭到警棍毒打多次(打得屁股黑紫色,很长时间不能恢复);也曾被班长关在车间毒打多次,更被监控人员毒打、谩骂多次,在这种被迫无奈的情况下,她们52名大法弟子开始拒绝穿区别服,拒绝强制劳动,并拒绝吃饭。3天后,许多大法弟子被强行灌食。

5月1日上午,她们18位大法弟子被带上手铐押上汽车,同时有18名监控人员陪同,也不告诉去哪里。后来把她们拉到市劳教所第三大队,被关押60多天,与世隔绝。在这里,大家经常因炼功被"监控"、队长打骂、上铐。她曾因炼功被吊铐在大铁栅栏门上,脚尖点地;也曾被铐在暖气上、桌子腿上,分别长达20多小时,加上长期绝食,身体虚弱,有几次几乎休克过去。许多大法弟子因绝食被强行灌食多次,甚至有的吃了饭也强行灌,--此事是"监控"回来洗头上溅上的血时说的(灌食时有许多大法弟子被扎出了血,有的鼻孔出血,有的嘴里血流不止)。

2000年7月3日,她们一行人被押回大队……

我仅以一名普通知情并同情者的身份,迫切希望朱红及她的同修们生存状况能好一些,再好一些。因为,她们在那里吃尽了苦,承受了很多磨难,可能还将继续承受下去。可是她们都是些好人,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们?!如果不是亲眼目睹,亲耳所闻,连我也惊异,在社会主义的法制国家里竟会堂而皇之地有这样的人间地狱!

善恶终有报,珍惜大法弟子的生命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

(知情者 2000年7月12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