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中华民族与法轮大法”的思考


【明慧网2000年8月18日】 我是八十年代初来美国留学的。当时的中国刚从文化大革命中出来不久,改革开放刚刚开始。那时多数美国人对中国的看法都是愚昧和落后。也很少有人相信中国政府说的话。这也难怪,连我自己都是这样。说是这样,心里可不好受。不管中国多落后,政府多荒唐,但毕竟是自己的祖国和政府。自己骂两句倒还可以,但一听到外人说心里就不是滋味。渐渐地,改革开放取得了成效。继而,就突飞猛进了。不但经济上的成就令世人瞩目,就连政治上都变得开明和宽松。作为一个海外的中国人,脸上也开始有光了。后来,我学了法轮大法。在修炼中,虽然民族主义的观念逐渐地淡薄,但却越发感到在这个时候作个中国人是多么的幸运。也为有了大法的弘传,使中国有了光明的未来而感到欣慰。

自九九年四月起,国内的空气开始紧张。可是我根本不相信已经相当开明和明智的政府会对一个炼功修心的群众团体大动干戈。结果,九九年七月,全世界震惊了, 中国政府祭起的竟然是红色恐怖的魔棍。其荒唐和残忍超出了任何人的想象。中国在一夜间就倒退了多少年!不说和法轮大法有什么关系,就只是作为个热爱祖国的海外华人,我都深感可惜和羞耻。更别说那些为了中国的进步呕心沥血的各阶层人士作如何感想了。

说真话,我直到今天都纳闷,为什么政府要像对待洪水猛兽似的对待努力做好人做更好的人的修炼群众呢?开始时,政府的镇压还是荒唐、可笑,和蛮横无理。后来就变得越来越血腥、残忍,和令人发指了。为什么呢?那些所谓宣扬迷信、不让吃药,或是一千四百例炼法轮功致死等,都属于“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之说。掌握中国政府大权的个别人,最怕的就是失去他们手中的权力。也许原因在这儿?

修炼法轮大法的人数在短短的七年内就发展成一亿之众。的确是快得惊人。但是为什么会这么快呢?是因为法轮大法迎合了人们对社会现实和政治的不满吗?是人们在大法中找到了一个更理想的社会政治制度或模式吗?还是大法给人封官许愿,贿赂人心而扩大什么势力呢?就让我们一一剖析来看。

中国的社会在改革中,自然会有对现实和政治不满的人。可是大法教人的是如何在逆境中做好人,以苦为乐,提高心性。说句笑话,这样的人不都是“顺民”吗?是哪个统治者都求之不得的。至于说找一个更理想的政治制度,那倒不难。但是大法不允许学员介入政治。什么民主什么自由的都与修炼人无关。大法是为了修炼而不是为了治国而传的。大法的老师李洪志先生一再强调:“常人社会形式,不管它是什么样的社会与政治,都是有定数的,是天定的”。再说什么扩大势力吧。这么多人在学炼大法,一定有个原因。是啥呢?大法不给官当,没有钱赚,也无愿可许。刚入门的人也许会求一个身体的健康,但真正的修炼人求的是放下一切常人所求,求的是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做一个好人,以至做一个超常的好人。如果这是一股什么“势力”的话,那真是天赐给当权者的厚礼,百利而无一弊,越大越好。如果中国政府的那几个领导人还能正常思考的话,他们倒是应该奉法轮大法为国法,尊李洪志先生为上宾。当然,大法不会要这个。大法既然不介入政治,那当然也不能为政治所利用。

其实,《转法轮》开篇第一句就是:“我在整个传法、传功过程中,本着对社会负责,对学员负责,收到的效果是好的”。在多年讲法中,李洪志先生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大法的传出必须是对人类社会有好处的。这不是大法特意要为人类社会做什么,但是大法使人心向善,使道德回升,所以必然有益于任何一个社会。奇怪的是力主镇压法轮功的那几个领导人就是听而不闻,视而不见。

大法的传播,没有媒体的宣传,没有政府的推广,而全是靠人传人,心传心。传大法完全是义务的。不但没有可捞的任何“好处”,还要花费自己许多时间,而且都是自己掏腰包来支付各种费用,因为弘法都是自愿的。如果不是真正感到大法好,有谁会这样做呢?而且做得如此神速!这是一伙人凑在一块发泄一下对现实的不满、或是谈论一番民主自由,甚至是密谋策划一套颠覆政府的阴谋能做得来的吗?

仔细想来,大法的弘传给社会及政府带来的好处真是举不胜举。要是没有大法,就这一亿人中,有多少人会生病?有多少人会对现状不平?有多少人会对政治不满?有多少人会在社会的道德败坏中随波逐流?不可思议的是,这么好,这么珍贵的大法弘传在中华,倍受其益的中国政府不去珍惜,不去推崇,反而要将大法从中华的土地上灭绝。历史选定了中华,中华却容不得大法,这不可悲吗?历史在重演着,而中国政府却要让中华民族背上这耻辱的黑锅。醒醒吧,众生!失去理智的大法迫害狂只是那么几个,但是为此付出代价的却是整个中华民族。在镇压大法的一年多来,中国是更太平了还是更多事了?在世界人民的眼中,中国政府的形象是更开明了还是更野蛮了?……不要再袖手旁观甚至助纣为虐了。为了中华的未来,让真正为国家、为自己、为子孙后代负责的人们共同来努力,尽快结束这场悲剧、闹剧、丑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