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法资料简编:潍坊学员陈子秀之死

【明慧网2000年8月18日】修炼法轮功是一种权利,陈女士说,一直到她生命的最后一天
《华尔街日报》记者伊安. 约翰逊撰稿
2000年4月20日

[中国潍坊消息]

在陈子秀去世的前一天,逮捕她的人又一次要求她放弃她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在又一轮警棍打击后几乎失去了清醒意识的情况下,这个58岁的老人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

暴怒的地方官让陈女士赤脚在雪地里跑。据其他目击这一事件的监狱中的人说,两天的折磨使她的腿严重淤伤,她的短短的黑发上粘着脓和血。她在外面爬,呕吐并因虚脱而昏倒。她再也没有恢复知觉,并于2月21日去世。

一年以前,中国以外只有很少的人听说过法轮大法及其养生的功法。法轮大法以法轮功这个名字为人所知,它包含了调息、打坐以及阅读功法创始人李洪志劝善、有时颇为超常的著作。(译者注:习炼法轮功功法无需调息。原文此处为西方记者的误会。)

尽管法轮功已经在中国数百万人中流行,他在国际上引起注意还是去年4月25日的事。那天, 10000多名信众汇聚北京,围住了政府领导所在地中南海,要求政府停止在国家报纸杂志上将他们描述为宣传迷信的邪教。这一人群构成了奇异的景象:大多数是中年人,劳动阶层,当日离开北京市中心回到各地自己的家之前,他们只不过安安静静地在那里打坐。

但是,在一个对其威权的公开挑战没有足够包容力的政府眼里,这个抗议是一次无法原谅的挑衅。政府逮捕了数百名法轮功组织者,并发现其中一些人是中央政府、警察甚至军队中的官员。由于担心一个迅速发展的宗教会影响这个无神论的国家,北京在去年7月宣布法轮功为“邪教”并正式予以取缔。

面临着政府安全部门的全力打压,法轮功本应该迅速消亡。但与偶尔挑战共产党的异见者不同的是,法轮功的活动并未因为大规模的逮捕、殴打甚至残杀而停止。相反,一个强硬的核心仍然继续抗议。在北京的市中心,每天有数十人因试图展开呼吁恢复这一团体合法性的横幅而被逮捕。一年以来,法轮功信仰可以说是对共产主义统治的50年威权最持久的挑战。

代价过高的胜利?

陈女士的故事是极端的例子之一。一方是共产党,它如此坚决地取缔法轮功,并已采用了自1989年在天安门广场镇压由学生领导的反政府运动以来最大规模的公共安全手段。政府在这场斗争中,如果可能获胜的话,将付出极大的代价;它的铁腕手段已使上百万的普通群众对它不抱幻想,比如陈女士的女儿,她在发生去年的事件以前是不关心政治的。同时这也损害了中国的国际地位,因为它需要外国的帮助来解决一系列紧迫的经济问题。(2000年4月21日译稿)


因为什么,你们举起了手中的棍棒?如此凶残,到底为了什么?
--- 惨死的法轮功修炼者陈子秀的女儿致打人凶手的公开信

刘先生,邓女士:

我是陈子秀的女儿张学玲。陈子秀想必你们都知道,就是今年春节过后,死于你们的凶残棍棒之下的那位年近6旬的老太太。一直以来,我很想见到你们,希望真诚的跟你们谈一下,担心你们会产生一些误会,我还是先写一封信吧。提起笔来,不由想起了母亲,思绪万千,泪如雨下。

妈妈在2000年1月3日刚刚度多了她58岁周岁的生日,按照年龄,可以算得上你们二位的长辈。按照她的健康状况,再活20年是没问题的。我想二位也同我一样,为人子女,为人父母,一定能体会到我们一家失去亲人的痛苦和我们心中的怒火及对你们一帮人的仇恨。我在4月17日被公安拘留,你们却一直逍遥自在,甚至受到表扬。那些日子,我一度想用同样的甚至用更为凶残的方式去为母亲报仇,我知道你们和你们为之效力的势力是根本没有人性的,也根本不需要考虑法律的。但我更希望用法律手段解决。除了我的善良,我的希望又说明了什么呢?

禽兽们可以为了自己的生存互相残杀,弱肉强食,这是动物的本性,是自然法则。人是不同于动物和禽兽的,人有道德的约束,在法制国家里,应该还有法律的约束。因为人有道德,人类社会变得美好,有亲情,有真情,尊老爱幼,互相帮助,正义善良受到尊敬,邪恶犯罪受到惩罚。

而你们呢?惩善扬恶!沦丧道德!践踏法律!禽兽不如!你们要将人类社会推向哪里?!

邓女士,你还记得我妈妈慈善的面容和她健壮的身躯吗?你还记得她因被你们毒打时痛苦的神情和呻吟吗?在她生命的最后三天中,她是忍受着怎样的巨大的肉体的痛苦和心灵的折磨,无怨无悔地煎熬了每一分每一秒。邓女士,我想对你说:她是一位母亲,一位老人,一个善良正义的人,一位经历了无数坎坷而乐观的人。她是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尊敬的,她却死于已步入两千年的民主法制的中国,死于你们这些政府官员的组织之下,罪恶之手,惨不忍睹,骇人听闻,千古奇冤!令人难以置信!

妈妈是漂亮的,年轻时在照相馆挂的不多的模特照片中,经常会看到妈妈的笑容,当时我们常为有这样一位漂亮的妈妈感到自豪;妈妈是热情和善良的,虽然贫穷,却经常施舍素不相识的人,吃饭时如有陌生人来打听房租,她会立即放下碗筷,领着人家跑遍全村;妈妈的身体是健壮的,妈妈付出生命的代价追求真理,我明知伸冤不会有结果却四处奔波,妈妈的行为在启发、教导我们远离愤怒、仇恨和敌视。

妈妈的经历是坎坷的,一生中,她的婚姻生活只有14年,37岁时,爸爸得了肝癌,她知道晚期是不治之症,她瞒着奶奶,瞒着我和哥哥,从未出过远门却和爸爸东奔西跑去看病,日夜守候在身边,一直到爸爸去世。一百天后,妈妈又失去了姥姥。那一年妈妈只有38岁,哥哥13岁,我11岁。窘困的生活,年幼无知的孩子,没有人能够真正地帮助她,宽慰她。中年的妈妈深深地领悟了“寡妇门前是非多”这句话的无尽含义。不懂事的哥哥因家中的磨擦曾经恶语中伤妈妈,两年的时间不喊她一声“妈”,不见她,一直不跟我们生活。每逢过年过节,我知道妈妈心如刀绞,能有几个人体会到这种滋味。那些房子是靠我们母女借着月光,到处捡砖头盖起来的。在还没有那么多机械化的农村,一个没有男人的家庭,让妈妈也曾在突如其来的大雨中坐在麦垛中嚎声大哭。她所承受的精神和体力上的风风雨雨如泣如诉,让我们无以报答,而今又无法面对。

我们现在只是在证实真理,唤醒良知,呼唤正义。不知你们是否还有人性在,是否感到了忏悔和负罪?相信生命的历程中终究会有一天,罪恶会受到应有的惩罚,相信历史是公正的,终究会有一天真理会显现。其实我也曾跟你们一样因为相信政府、跟政府站在一起而误会了法轮功。我曾教育妈妈、批驳她们的思想。然而,妈妈的死让我惊醒。

谁对谁错?谁善谁恶?谁是谁非?我悔恨万分,如果再早一些清醒、觉悟、理智,悲剧还会这么大吗?通过妈妈她们遭受的一切,我们不应该深思和反省吗?世界上哪一个国家的邪教徒,甚至是哪一个普通人面对如此残暴的严刑拷打可以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她们并非无还手之力,有这样善良的邪教徒吗?她们邪在哪?她们错在哪?他们因为信仰而身心受益,找到了生命存在的意义。

其实你们只是一些人手中的恶棍,被人指使,而依附权势的奴性正是我们民族的悲哀,正是我们悲剧不断的症结所在。奴性滋养的权贵有恃无恐,邪恶了的权势彻底忘掉了他们对人们的职责。没有心法约束的人在助纣为虐,牢骚满天,私欲物欲横流,每个人都有一大堆不善良的理由,甚至作恶也是那么堂而皇之、振振有词。这时候,真正的好人被当成傻子,几乎不让他们有生活的空间。

是妈妈的死,是她伟大的人格力量,是她们因为拥有了真理而无所畏惧的力量让我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者的队伍中。除去这个法和理我又能相信什么呢?因为修炼,我知道妈妈不会记恨你们,我也不会记恨你们,但我想真心地告诫你们和所有助纣为虐的人:

悬崖勒马吧!为了你们自己,为了人类,为了社会,放下你们手中的棒子,停止邪恶吧!

此致 敬礼

张学玲
2000年8月



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衡量着一切生命,善恶有报乃宇宙真理。为了您生命的永远,请来了解法轮功真相。您也许还不会修炼,但请把“真善忍”记在心里,做个真正的好人。
世界法轮大法电台频率:北京时间早上6~7点15.67,15.68,15.69,15.70,12.12,12.13,12.14,12.15,13.575,13.58,13.585,13.59MHZ;北京时间每晚10~11点9.35,9.37,9.38MHZ;请用国外代理服务器绕过封锁,访问明慧网 http://www.minghui.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