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几起发生在石家庄的非法劳教事件 【明慧网】

记几起发生在石家庄的非法劳教事件

【明慧网2000年8月19日】
让真象大白,给邪恶曝光
——记几起发生在石家庄的非法劳教事件

由于极端自私和极度虚弱的阴暗心理被邪恶所左右,中央和政府中少数掌权者要镇压法轮功。因为打击的是“真、善、忍”,所以他们使用的武器必然是栽赃陷害和谎言欺骗,所以才要极尽一切手段封堵事实真象,动用从皮鞋警棍到铁窗牢狱等一切可以动用的国家暴力机器,用灭绝人性的黑色恐怖堵老百姓的嘴,同时开动他们一手控制的宣传机器大肆散布谎言毒雾。在去年刚开始镇压时,还高喊要高压“转化”;今年以来,看到镇压反而促成了法轮功在全世界的飞速洪传,看到真象越来越从谣言谩骂的迷雾中凸现。只要世界上还有独立思考的人,他们的用心和伎俩便瞒不了人,即使一时曾愚迷而盲从的人们也越来越醒悟。在这种情况下,出于对真相的极度惧怕,用恐怖和暴力手段“堵嘴”便成为其负隅顽抗的最后一招儿。而“堵嘴”的手法仍然是更加疯狂地辱骂恫吓加警棍监牢。目前,他们的警棍已打死42条善良无辜的人命,其中包括我省宁晋县大杨庄的农民王兴田,一个七里八乡、有口皆碑的老实好人。今年3月25日家人见到尸体时,发现周身都是电警棍暴打留下的伤痕,多处是窟窿,最为明显的是后脑勺上的一个大洞。监牢之中则到处关着敢于走出来说自己心里话的大法弟子,甚至是被怀疑要走出来的人。

这里我们要记述的是发生在石家庄的几起非法劳教事件。所记述的大法弟子本来都是社会中普普通通的一员,有的是单位的业务骨干,有的是善良的母亲,有的是慈祥的奶奶和姥姥。他们都是我的这块土地上的乡亲。就因为他们觉着看到报纸电视睁着眼睛撒谎,看到那么多人被欺骗而不愿意沉默,要凭着良心说一下自己知道的事实真象,就被蛮横地抓捕劳教,不按任何法律条款,不讲任何司法程序——

李改珍:女,今年54岁,新乐市人。春节前的腊月二十六下午,新乐市公安局不带任何手续,闯进她家,然后将她带到局里不问青红皂白先打一顿。几个年轻力壮的干警对这位五十多岁的老人打累了,又将老人背铐在院里的一棵大树上冻着,直到天黑才押到县看守所。第二天晚上(2月2日)天气特别冷,身穿棉大衣的干警又来折磨老人。这次他们在院里用雪堆起一个大雪堆,让老人脱的只剩两件内衣,一件上衣,一件裤头,爬在雪堆上,身上再放些冰块,然后正反两面从头到脚浇冷水。浇完之后,十几个人轮流再打。一边打,一边用丧失人性的污言秽语辱骂老人。脸打肿了,嘴里烂了,老人不断口吐鲜血,但是坚强地忍受着。他们打人不算,还让关在一起的其它大法弟子互相打,有人受刑不过开始打,一边哭一边打,就这样在新乐看守所度过了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43天,每天吃着一碗玉米粥,两碗菜汤,六个馊馒头的伙食,到最后扣下老人1000多元伙食费送到石家庄劳教所第四大队,说是因老人“非法聚会”,宣传法轮功,判了三年劳教,……

刘彩华,女,原唐山钢铁公司机关干部。她因十多年饱受各种疾病折磨。96年12月份又被医院诊断出患了卵巢癌,9天之内做了2次腹腔大手术,对生活完全丧失了信心,决定停止一切治疗,等待死亡降临。97年8月经人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十几天后身体出现奇迹,周身疼痛终止,驼背也伸直了。同时心胸变宽,遇到矛盾找自己,宽以待人,和睦了多年僵化的夫妻关系。在父母病重和丧事处理期间,姐妹四个修炼人带头伺候,带头掏钱,使困扰多年的八个子女的大家庭的矛盾烟销云散。她在单位实行减负增效措施时,为缓解同事之间争岗位的矛盾主动让出了自己的中层管理人员岗位。在98年4月还救助一名贫困山区孤儿使之重返校园……,在这种情况下,在她从法轮大法中深深受益而又在惠及社会和他人的时候,发生了污蔑和镇压法轮功的事变。面对谎言构陷,她能沉默吗?于是99年4月25日她去中南海,7月20日又去北京中办和国办信访局,结果被公安人员抓住押送回来,9月6日她又去北京,在天安门附近休息时被再次抓回,拘留15天,放出后又直接去了北京。因上次被抓是因为老实回答自己是修炼者,此次不正确回答警察提问。那个警察张口骂大法和师父,她心里决不允许有人咒骂自己最最伟大的大法和师父,便善意相劝,结果再次被抓,送回后先被判一个月刑事拘留。期满后,当地公安认为她这个情况是不可能不去上访的,为了堵她的嘴,干脆判其劳教三年。赞助那个山区贫困生学完最高学历的愿望因此而中断。就象千千万万其他大法弟子一样,只要谎言在继续,指鹿为马的镇压在继续,她不会停住说明真象唤醒世人的嘴的。现在她被关押在石家庄劳教所四大队二中队。为蒙受千古奇冤的师父和大法申诉,为其他功友和自己申诉,她曾将《申诉书》呈河北省劳教委复议,结果可想而知……

党兰凤,女,54岁,家住石家庄市化肥厂宿舍第四生活区。和其他功友一样,得法后明明白白地知道自己身心发生的巨大变化,不断净化的身体和不断高境界升华的思想以及对大法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了解,坚持要给政府讲真话,要给世人讲真话。因为她的坚定,1999年10月18日在北京的天安门广场被抓,押回后从正定大街派出所到刑警队,又到看守所,直到11月3日押送到石市劳教所,被判劳教三年。这也是一个地方公安机关只要堵住嘴,不问合不合法律与情理的典型事例。

吴慧卿,女,37岁,石家庄市勘探研究设计院干部,大专文化。99年4月25日,天津大法弟子被警方非法殴打并抓捕45人后,为向中央说明情况要求释放被抓人员,参加了中南海集体和平上访。7月20日后,多次向各级政府反映大法弟子的真实情况。去年中秋节前在北京朝阳大酒店深夜被抓,押回后被公安分局留置。由于没有违犯任何国家法律而被非法抓捕,曾绝食六天抗议,六天后被单位带回看管。在单位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情况下,寻机离开再次来到北京,在天安门广场再次被抓,受尽戴背铐上下不停拎的残酷折磨,被逼说出家庭地址,几经转折关押到石市第一看守所,11月3日被诬以“煽动、串连”等“罪名”,判处劳教三年。

芦冉,女,99年石家庄师范专科学校毕业生。早在上高中时就已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心极大地受益,为人宽和乐观,学业优秀。毕业后在家待业时,恰遇中央和政府取缔法轮功,师父被通缉,继而大法被打成邪教,镇压愈演愈烈。此种光天化日之下公然颠倒是非黑白,令芦冉无论如何不能接受。于是便进京履行宪法赋予公民的上访、申诉的权力,上访过程中没有过激的行为与言论,面对执法人员的打骂与侮辱,甚至是惨无人道的折磨和虐待,表现得心平气和,一心只望政府不要颠倒黑白,不要诬善为恶,还大法以清白。结果她因此被以“扰乱社会秩序”罪名判处劳教三年,现关押在石家庄劳教所。

史淑芬,女,95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99年9月3日去北京上访,欲以自己修炼前后身心发生巨大变化的真实情况,为大法说一句公道话,因此获罪。99年9月16日被抓后押回定兴县公安局,不久被送入县看守所关押了整整十个月。在看守所期间,一直逼问其法轮功有无组织,当辅导员挣了多少钱。她实话实说,法轮功确实没有组织形式,辅导员也不可能挣一分钱,结果遭到用竹棍打双手、整星期不让睡觉,长时间固定铐在一个地方致使全身浮肿,有的地方溃烂等一系列酷刑折磨。直到2000年7月18日上午公安局政保科长和几个干警将其带到车上,开出一个小时后告诉她被判了三年劳教。面对这些,她很平静,因为她向政府讲真话无罪。告诉人们法轮大法的真象是每个知情人的义务和责任,何况大法弟子。

王永梅,女,石家庄市开发区周通村人。由于堂堂正正修炼法轮大法,99年7月中央作出镇压法轮功错误决定后,一些人对她十分关注,担心她上访讲实话,早就想用一劳永逸的办法消除这个“隐患”。今年4月28日,王永梅去北京天安门打出了一个写着“法轮大法好”几个大字的横幅,告诉世人自己对大法的认识。很快被抓起来,押回了石家庄开发区派出所,5月10日送看守所。家人到公安机关要人,派出所欲用扣压财物的办法逼其保证不再为大法说话。家人无奈,向派出所交押金10000元,向村治保会交押金5000元,由此于6月2日被放回家。但王永梅回家后拒不写保证书,派出所长和指导员于6月30日再次找到她进行威逼,达不到目的便几个人强行将其按住,戴上了背铐,连推带打塞进警车,就这样她被劳教了,现关押在石家庄女子劳教所,限期一年。劳教所的队长还威胁她说,你要好好表现,否则可就不是一年的问题了,可能要关你二年三年。这些执法者真敢践踏法律,肆意妄为而不受约束啊。

朱红,女,32岁,家住石家庄市桥东区槐北中路,因修炼法轮大法身心极大受益,面对中央和政府少数人颠倒黑白的镇压,认为必须把自己知道的情况告诉领导人,以尽到一个公民的责任。她有六次上访的经历,第一次是99年7月1日独自一人进京到了国办信访局。那时的接待人员还能比较礼貌地听取上访者的倾诉,甚至有人还表示法轮大法对社会确实有益无害。第二次是99年7月20日,北京已经在到处抓人,信访局根本进不去,她决定等机会把意见反映给政府,却在22日走到府右街口时被抓,强行押往石景山体育场后被转送到廊坊,7月24日才送回石家庄。第三次99年10月9日到了国办信访局,虽然受到了接待,但当时就被扣押,押回石家庄裕东派出所关押2天后处行政拘留5天。第四次是99年10月28日又到北京国办信访局,把守在那里的石家庄的警察欲押送她回石家庄却没车了,让她自己回家,改日再来。第五次于99年11月在国办信访局门口被抓上车,押往石市驻京办事处,当晚送石市裕东派出所,后转往东焦派出所,又处15天行政拘留,第六次是99年12月2日在北京国办信访局被抓,关押27个小时押回石市东焦派出所,处刑事拘留30天,在石市第一看守所关押,30天后送市劳教所劳教三年。值得一提的是,公安机关某些人对朱女士不畏恐怖高压、生命不息、上访不止的行为十分不解,不明白她一芥草民为什么在中央如此打击下还要找政府说什么心里话。他们认为她象只身进狼群劝其不要再吃羊的人一样难以理解,遂于99年12月中旬将她从看守所提出来送石家庄第五医院,招集七八个精神病专家会诊,就象答辩一样问了她许多问题,并做了CT、脑电图、心电图等。结果证明朱女士身体健康,思维健全敏捷。参加会诊的人却在朱女士的问答中明白了许多法轮功真象,明白了朱女士被他人看来不可理解的行为乃是一个修炼者为社会负责为他人负责,不肯眼看世人被谎言所迷、善良被诬以邪恶而明哲保身的高尚无私行为……

限于篇幅,我们不可能一一列举,所以仅举几例。

成千上万的大法弟子被强行非法关进监牢之后,与世隔绝,当局认为他们没有上访或向世人呼吁的自由了,但虐待和迫害一天也没有停止过,其目的仍然是害怕他们学炼法轮功,甚至害怕提起法轮功三个字,听到有人谈起这三个字就谩骂殴打。例如在石家庄劳教所第四大队,每个大法弟子都被安排1~3名真正的犯下各种罪行的人严密监控,一言一行,日记书信他们都可以强行检看。在对付大法弟子这个问题上,公安看守管教和杀人放火偷盗抢劫卖淫强奸犯是一致的,各种犯罪分子和中央少数领导人是惊人一致的。今年初,大法弟子被强迫每天超负荷劳动十几个小时,甚至出现48小时不停熬夜赶工作进度的情况,试图以此挤占学员的学法炼功时间。发现有人偷偷炼功,就当着全班人打耳光。朱红女士就曾被连续打了几十个耳光,致使大便失禁。3月上旬,被迫害人已向劳教委书面提出八小时工作制要求,遭拒绝后大家自动停止了劳动。为此他们受到连续半个月每天呈立正姿势而面壁罚站十七八个小时的处罚,中午不休,节假日不停,半个月后好多人身体出现浮肿,3月28日,罚站之外又加上了练队列,逼迫跑步、走正步等处罚,每天7、8个小时,实际折磨更重。这期间因为大家以炼功姿势站立或者背诵师父的话,而遭到各种各样的毒打,计有脚踢、上绳、揪着头发满地拽,用棍子打屁股,灌辣椒面,毛巾堵嘴,勒脖子等。除看守人员打骂外,他们还让其它犯人代打。许多人身上都是黑紫色。四大队的刘菊华、王大须、王金梅、易增燕、郭丽云、乔云霞、郭新、白丽、李娜、吴惠清、杨青芳、朱红、范立新等是经常被打的对象,惨叫声,哭泣声,撕心裂肺的嚎叫声经常从办公室或车间里传出。由于这种严重践踏法律和人权的罪行愈演愈烈。4月27日近50名大法弟子脱掉号服,拒绝劳动,拒绝吃号饭,要求依法恢复自由,还给大家正常生活。由于为绝食者灌食人手不够,5月1日上午,18位大法弟子被戴上手铐送到了劳教三大队,在那里与世隔绝关押60多天,每个人都多次被吊打,铐在铁栅栏上、暖气管上、桌子腿上;许多人被往复灌食多次,甚至吃饭后也要灌,鼻腔出血,嘴里出血成为常事,洗头时发现头发里都是被溅出的血块儿……

特别需要说明的是,发生在石家庄的事和全国各地是一样的,罪恶遍布中国大陆。

用这种方法去维护一个错误决定,用这样失去人性的手段去支撑无数的谎言。极端自私无耻的人啊,怎么能疯狂到这种程度?可是真象你能这样掩盖多久?恐怖又能得逞多久?一年来,所谓邪教的指控早被世界各国良知未泯的人驳斥得体无完肤。受蒙蔽的世界舆论90%改变了态度,转而声援中国大法弟子。各主要国家的中国大使馆门前抗议的人群常年不断,出访的领导人走到哪里,法轮大法的横幅就打到哪里。人们心里都有杆秤,现连许多警察都已明白了谁是谁非,常人畏惧的只是作恶者手里的政权而已。

值得万众景仰的是那些无私无我走出来捍卫宇宙真理的大法弟子。因为他们,许许多多被欺骗和恐怖迷倒的人才不致被蒙蔽到底,使生命万劫不复!

石家庄大法弟子
2000. 7. 31